27丽人行

    五一节过后,县里的新教师比武之期到了。

    由于时间定在周一,所以我周末先回家。星期天中午,忽然想可以约林冰琴一起,所以就早早出,到林冰琴家里。

    出乎意料的是,林雪琴和杨丽环居然都得以代表我们镇的学区参赛。这下好玩了。他们是大学区,参赛的名额也比较多。

    从镇上到坐车方便,所以我们就在冰琴家里打牌,直到下午四点半才去坐车。

    到了进修学校,直接就去招待所报名住宿。巧合的是云随月也刚好在那里办理手续,这样,按照顺序,我们都住隔壁号的房间的。

    在车上我就和杨丽环说过,小时候一起参加作文竞赛,一起住过招待所,没想到这回又可以一起故地重游,看来我们是有缘分的啊。

    杨丽环说,是哦,只是不知道当时住的房间还在不在?你还记得你的房间的样子吗?

    我隐约记得是四人房。其他就模糊。

    她说她们其实比我们惨,由于参赛的女生少,其实她们不止四个人住一间的。

    出乎我们意料之外,进修学校的招待所已经全部翻新,现在改造成套房式的了。这样,我们五个人,三间房,刚好一套房。

    按顺序是:云随月和林冰琴一间,林雪琴和杨丽环一间,我第三间。

    第三间比较小,只有一张床。

    也就是说,我和这四个女孩子,住在同一套房里面,肯定是不会再被别人插进来干扰了。

    27丽人行2

    五一节过后,县里的新教师比武之期到了。

    由于时间定在周一,所以我周末先回家。星期天中午,忽然想可以约林冰琴一起,所以就早早出,到林冰琴家里。

    出乎意料的是,林雪琴和杨丽环居然都得以代表我们镇的学区参赛。这下好玩了。他们是大学区,参赛的名额也比较多。

    从镇上到坐车方便,所以我们就在冰琴家里打牌,直到下午四点半才去坐车。

    到了进修学校,直接就去招待所报名住宿。巧合的是云随月也刚好在那里办理手续,这样,按照顺序,我们都住隔壁号的房间的。

    在车上我就和杨丽环说过,小时候一起参加作文竞赛,一起住过招待所,没想到这回又可以一起故地重游,看来我们是有缘分的啊。

    杨丽环说,是哦,只是不知道当时住的房间还在不在?你还记得你的房间的样子吗?

    我隐约记得是四人房。其他就模糊。

    她说她们其实比我们惨,由于参赛的女生少,其实她们不止四个人住一间的。

    出乎我们意料之外,进修学校的招待所已经全部翻新,现在改造成套房式的了。这样,我们五个人,三间房,刚好一套房。

    按顺序是:云随月和林冰琴一间,林雪琴和杨丽环一间,我第三间。

    第三间比较小,只有一张床。

    也就是说,我和这四个女孩子,住在同一套房里面,肯定是不会再被别人插进来干扰了。

    晚饭后,大家回到房子里面,姑娘们都进房间去了。我一个人坐在大厅里看电视。

    过一会儿,冰琴最早出来,我看她是梳头了一下的。我问,你要去哪里?打扮得这么好。

    她说,我有打扮吗?你这个人。

    我说,你自己说吧,头梳得这样整齐,如果有美女同学可以介绍过来认识,我可要跟你去。

    她说,我还指望你介绍帅哥同学给我呢,今晚我是赖定你了。

    但我是根本没有同学的,所以我不可能出去,但冰琴不会管我这些,她已经在另一种椅子上坐下。

    过一会儿,云随月也出来了。她问冰琴,冰琴,今晚有没有要去找你同学。

    我促狭地看着冰琴。冰琴摇头说,没有,我和杨坚冰是少数派,读外地的师范学校,没有同学的。随月,你呢?

    云随月在冰琴对面坐下。她全身依然是一丝不苟的整齐,但她也摇头,说,我好像看见了我的同学,但是我不想去见他们。

    为什么?冰琴傻乎乎地问。

    这又为什么的?我偷偷看云随月,她的脸上掠过一点不自然。我于是继续挥说:云老师是热门人物,为了保持大战前的状态,也为了减少不必要的纠缠,她需要闭关。对吧,云老师。

    云随月很正经地说,杨老师,我可不兴开玩笑的哦。

    我说,好好好,希望你不是色厉内荏。

    云随月低哼一声,别过头去看电视,偏偏冰琴也是傻的,说,杨老师,你这话不对,什么叫色厉内荏,这是口是心非。

    云随月盯着屏幕,屏幕上是几十年不变的罗京和贺红梅在播报新闻。

    我看看冰琴,看看她,并且偷偷吐了一下舌头,也一本正经盯起了屏幕。

    从侧面看着云随月,我忽然有一种疑惑,这个一直紧绷绷的高手,优秀老师,她的弦还能绷多久?几时会断?

    27丽人行3

    又过一会,林雪琴穿一套漂亮的黑色连衣裙出来,脚上是半高跟的凉鞋,实在是温柔娴雅的淑女样子。她挎着个小包,从门里面出来。

    她问冰琴,冰琴,你要不要一起出去?

    冰琴说,姐,我头太长,当不了灯泡。告诉周教导,别忘了给我买好吃的就是。

    林雪琴也不生气,说,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然后很礼貌地冲我和云随月点了一下头,说,我出去一下,你们好好玩。

    不可否认,林雪琴和林冰琴的相貌都一样的美丽,但气质显然相去太远。学琴沉静,温雅,仿佛大家闺秀,你很难看穿她的悲喜。但冰琴却有点小小聪明,小小调皮,有真的情绪。

    她们唯一的共同点,或许就是胸怀都还够大,不是小心眼的人。

    但我无疑更愿意跟冰琴这样会激动会开心的人一起。

    我闲闲问,周教导家是县城的啊。

    林冰琴说,是啊。

    你姐姐好眼力,我说,冰琴,你找哪里的?

    要你管?冰琴不知道为什么不高兴,白了我一眼。

    我也无趣起来,站起身来说,我找杨丽环去。

    27丽人行3

    又过一会,林雪琴穿一套漂亮的黑色连衣裙出来,脚上是半高跟的凉鞋,实在是温柔娴雅的淑女样子。她挎着个小包,从门里面出来。

    她问冰琴,冰琴,你要不要一起出去?

    冰琴说,姐,我头太长,当不了灯泡。告诉周教导,别忘了给我买好吃的就是。

    林雪琴也不生气,说,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然后很礼貌地冲我和云随月点了一下头,说,我出去一下,你们好好玩。

    不可否认,林雪琴和林冰琴的相貌都一样的美丽,但气质显然相去太远。学琴沉静,温雅,仿佛大家闺秀,你很难看穿她的悲喜。但冰琴却有点小小聪明,小小调皮,有真的情绪。

    她们唯一的共同点,或许就是胸怀都还够大,不是小心眼的人。

    但我无疑更愿意跟冰琴这样会激动会开心的人一起。

    我闲闲问,周教导家是县城的啊。

    林冰琴说,是啊。

    你姐姐好眼力,我说,冰琴,你找哪里的?

    要你管?冰琴不知道为什么不高兴,白了我一眼。

    我也无趣起来,站起身来说,我找杨丽环去。

    -----------------------------------

    杨丽环眯着双眼,走出房间。这位mm,此刻已然卸下了武装,穿着很宽松的衣裤,踩着一双拖鞋。

    好在那衣裤并不是很标准的睡衣,而仅仅是白色的宽大t恤,t恤上是一张大大的卡通笑脸,旁边写着卡通的字:goodnight,forever。

    我夸张说,杨丽环,你不是要睡觉了吧。

    杨丽环说,我不会比你早睡就是。怎么,你不出去玩?

    我摇摇头,这个世道只有美女有市场,我这一出去,肯定会被警察当作影响市容抓起来的。

    她不理我,直接坐到我刚才坐的位置上,说,大家都不出去,不如再打打牌?

    林冰琴率先响应。

    云随月不置可否,好一会儿说,会不会影响明天的事情?

    杨丽环笑着说,云老师,你好像很紧张,没事的,越是大战之前,越要放松自己。

    我也呵呵笑,这能算是大战吗?

    杨丽环高声说,少废话,去买扑克。

    等我回来的时候,座位的格局并没有变化,我只好坐在杨丽环对面,背对着电视,嘟囔说,这不公平吧,我看不到电视。

    杨丽环不要分数哦,洗牌牌,说,你牌技那么烂,还想看电视。

    我无奈地叹口气。

    至此,我才看见云随月好像很奇怪地看看我,又看看杨丽环,然后低声地笑了一下。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