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丽人行4

    大家都打得不是很投入,唯一投入的反而是云随月,她太在乎结果了,所以每一圈打完,就会和林冰琴复牌,讨论某一轮某根牌的对错得失。有几次被我们险胜了,她还很正经的批林冰琴。

    林冰琴的脸就板着,没人愿意这样子是不是?

    气氛一下子微妙,难怪都说不好和女人打牌了。

    还好我和杨丽环配合默契,接连出错了几根牌,所以不多久,我们就输掉了。

    云随月兴致勃勃,仿佛忘记了刚才对林冰琴的责怪,又仿佛现了自己又一个新领域的高明之处,所以急需再确认一下,就提出再打一圈。

    牌局就这样继续下去,第二圈我们就认真了许多,也许杨丽环也不想看云随月太过嚣张的样子。

    但是我们运气不济,每次都是差得很多的烂牌,所以往往距离胜利一步之间。这就可惜了,杨丽环都觉得嗟叹。

    我仿佛被抽离出来,远远地隔着打牌的四个人,看着这几个人的表演。

    当然我看不透,我只是觉得自己的莫名其妙。

    这种莫名其妙,有一种奇异的微妙。

    那种微妙在于,三人中,理论上杨丽环是别的单位的,我应该和她最隔阂,而我们却是最相契的。理论上,从相貌,能力,态度,云随月都应该是最出色的,但她却难以靠近。理论上,林冰琴对我表示了最大的好感和顺从,但是,她却在事实上离我最远。

    大概十点半左右,林雪琴回来了。脸上还带着潮红。

    她真的给我们带回了宵夜,居然是一只打包的童子鸡。

    此刻我们的牌局正好是在k上面僵持,而轮到我们当庄。杨丽环一把扔了手里的牌,说,我的牌很烂,一定会输的。大家洗手,吃**。

    云随月出乎意料没反对。

    我的牌很好。但是我也懒的说。

    于是,一起吃鸡。

    27丽人行4

    大家都打得不是很投入,唯一投入的反而是云随月,她太在乎结果了,所以每一圈打完,就会和林冰琴复牌,讨论某一轮某根牌的对错得失。有几次被我们险胜了,她还很正经的批林冰琴。

    林冰琴的脸就板着,没人愿意这样子是不是?

    气氛一下子微妙,难怪都说不好和女人打牌了。

    还好我和杨丽环配合默契,接连出错了几根牌,所以不多久,我们就输掉了。

    云随月兴致勃勃,仿佛忘记了刚才对林冰琴的责怪,又仿佛现了自己又一个新领域的高明之处,所以急需再确认一下,就提出再打一圈。

    牌局就这样继续下去,第二圈我们就认真了许多,也许杨丽环也不想看云随月太过嚣张的样子。

    但是我们运气不济,每次都是差得很多的烂牌,所以往往距离胜利一步之间。这就可惜了,杨丽环都觉得嗟叹。

    我仿佛被抽离出来,远远地隔着打牌的四个人,看着这几个人的表演。

    当然我看不透,我只是觉得自己的莫名其妙。

    这种莫名其妙,有一种奇异的微妙。

    那种微妙在于,三人中,理论上杨丽环是别的单位的,我应该和她最隔阂,而我们却是最相契的。理论上,从相貌,能力,态度,云随月都应该是最出色的,但她却难以靠近。理论上,林冰琴对我表示了最大的好感和顺从,但是,她却在事实上离我最远。

    大概十点半左右,林雪琴回来了。脸上还带着潮红。

    她真的给我们带回了宵夜,居然是一只打包的童子鸡。

    此刻我们的牌局正好是在k上面僵持,而轮到我们当庄。杨丽环一把扔了手里的牌,说,我的牌很烂,一定会输的。大家洗手,吃**。

    云随月出乎意料没反对。

    我的牌很好。但是我也懒的说。

    于是,一起吃鸡。

    ----------------------------------------

    林雪琴没有一起,她去洗澡了吧。

    云随月的情绪好像也一下子低落,所以吃了几口,就借口不吃油腻的宵夜回房去了。

    杨丽环忽然说,杨坚冰,喝一杯如何?

    还没等我说话,林冰琴先说了,疯了,明天还有事情呢。

    杨丽环说,所以我问杨坚冰,没有问你。

    这显然让林冰琴受伤害了。她愤愤地起来。

    我急忙拉住她,说,冰琴,一起坐坐,不喝酒也没关系。

    她讥讽说,是不是想拉我下水,没关系,我不会告密的。

    所以你有时候很难理解女人的逻辑,我只是相关照顾她的情绪,她一下子就扯到了公事上去,充满了半真半假的行政味道。

    杨丽环只冷眼看,不说。

    林冰琴已经砰上了房门。

    我问,一定要喝?

    杨丽环说,你也需要,不是吗?

    我简直头大,要不一起出去。

    不,她说,在这里,什么都好说,出去了,什么都说不清。

    所以,我只好劳动我出去,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还没关门的小卖店,买了四支“银城啤酒”。

    27丽人行5

    回来的时候,杨丽环一个人静静坐在客厅,电视已经关了,我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像这样的状况,我想,不说,还显得安静一点,或者说,心理解了,未必需要语言说出来。

    我给她开了一瓶酒,她拿起了,就先往嘴里灌了一口。

    我急忙开了一瓶,赔了一口。

    这样你一口,我一口,很快就各自喝完了一瓶。

    剩下的一瓶显得弥足珍贵。

    我先开口说,不要喝那么快。

    她点了点头。

    我接着说,丽环,你有心事。你告诉我,你要新生的。

    她点点头,说,是的。

    那是为什么?

    我爸爸生病了。

    哦?我很同情,也很诧异。

    死亡,原来这样近。她语气很暗哑。

    我不知道怎样安慰她,这样大的事情,好像是我平时第一次遇到。

    我问,癌症?

    肝癌晚期。

    我一时无语,喝了一口。

    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伤伤病病,冷冷清清,这就是我父亲的写照了。她的语气有些萧索,也有些悲愤。

    是国家干部?

    国企工人。他们那一代,是创始者,说来话很长,现在效益不好,报销也有限。我常常恨自己不能以身相代。但是,当官的,却依然可以打着考察的名义四处旅游。想想,贡献了一辈子,才五十岁不到,这样的结局,是不是很不值得?

    我不知道怎么说,她的背景,于我,也太遥远了,我不过是家里第一个“吃皇粮”的。我能体会到自己此时的窘迫,但我却绝没有前辈们的艰辛。

    或许,唯一可以安慰的,教育和企业不一样,是永远不会被倒闭,取缔的这是很天真的想法,不到十年,教育倒闭,就出现了

    我试着安慰,这是人生难免的,你也不要太悲伤吧。

    我不悲伤,我只是绝望。

    她的语气无限萧索。

    我试着站起来,不小心碰到了一个空瓶子,空瓶子在地上出剧烈的撞击声。我们都吓了一跳。

    我不由看看房门,希望没有吓到她们。

    但是林冰琴已经出来,她打开门,只穿着睡衣睡裤的她如一个卡通玩偶,全不同于杨丽环的大气成熟。

    她说,你们能不能安静一些,你们不在乎,我们还在乎比赛呢。

    我们一时都沉默。但手里的酒都拿着,没有放下。

    林冰琴气了一会儿,就又关上门了。

    我呆了一会,问,冷吗?

    她摇摇头,说,还好。

    到阳台上坐坐吧。屋内太闷了,我提议。

    阳台在我的房间的外面。

    她当先站起,说,也好。

    我开了房门,穿过房间,我们并肩坐在阳台上。

    这个小小的县城,灯光并不多,一弯半圆的月儿,此刻斜斜地照在阳台上。

    月凉如水,夜凉如水。

    27丽人行6

    我们默默地小口啜饮着啤酒,啤酒到了嘴中,此刻已然满是苦涩。

    她夸张地喝了一口,却没有喝下多少,然后长长喘一口气。

    我说,你今后怎么打算?

    她说,我并不知道。我告诉你我会变现实,但小时候的教育是多么的深的烙印。便是现在,觉得我父亲很不值得。但是他对我做人的道理和原则,我依然没法子放下。他的原则其实很简单,就是做一个好人。可是他的好人规矩太多,不能做亏心事,什么都要凭实力,什么都要服从组织,服从集体。这个世界,我不知道还有多少公平和不公平。我只是觉得,这样的好人实在太难做了。可是,每当我要去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他的话就会出现在我耳边,我无法踏出,哪怕是很小的一步。

    喝酒不是吗?我试探着说,假如喝酒也算坏事的话。

    喝酒?她苦笑了一下,喝酒只是自残自虐,关坏事屁事。你要知道,坏事,起码要利己,而且通常还会损人。你说喝酒,算哪门子坏事。

    我默然。在我的教育里面,喝酒,都算是不好的事情的。看来,我把父辈的教育,已经比杨丽环更大的背叛了。只是表面上看来,我竟然是比杨丽环更要正常。。

    不知不觉间酒已经喝完。杨丽环提了空瓶子,作势就往楼下扔。但是抡圆了膀子,终于还是缓缓放下。

    我说,你肯定想到了别人,是不是会因为碎瓶子而受伤。

    她点点头,说,事实上,我见过无数人砸过酒瓶子,但是我就是没法子砸下去。

    我说,给我吧。

    然后接过她的酒瓶,提回厅里放着。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