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雨7

    太阳是很奇妙的,因为它每天都照常升起。掌酷这天,因为我没关窗,所以一早,第一缕光线就照在我的眼皮上,我醒来了。

    然后大家有很正常的,若无其事。

    接着就是周末了。

    星期六是端午。

    星期五下午,学校已经清空,清空到只剩下我和赵翠娥。

    连林平知也已经先行带着妻儿于中午离开。

    这是很痛苦的事情,因为我不得不又面临这种局面:只有我,和赵翠娥。

    学生散学是4点30,看得出学生们的归心似箭寄宿生,都几乎是撒丫子走的。

    当然,天阴沉沉的,一场大雨似乎即将来临。

    我呆在宿舍里,继续看书,到了快五点的时候,连值日生都扫完地,一个不剩地走了,我听到厨娘在叫吃饭。

    饭很少,只有我和赵翠娥。

    我拿了一张椅子,坐在走廊上,赵翠娥不避嫌,就在我身边坐下。

    饭菜都在饭盒里面,所以拿在手里,连桌子都不用。

    会不会下雨,我抬头看天。

    一丝小小的云飞过,天空裂出一片白。我想,看样子还没那么快。

    那么,不如回家?

    我似乎看到妈妈包裹的粽子,正香喷喷的从锅里捞出。

    赵翠娥有意无意地问,杨坚冰,明天端午,你不回家啊?

    我说,我当然回家。

    啊?什么时候?

    吃完饭后,我说。我吃完饭后就走。

    啊,那学校不就是我一个人了?

    是吗?可能吧。

    我不敢一个人住。

    哦。我漫不经心地回答她。这好像不是我的问题。

    要不,我和你一起走?她小心说。

    开玩笑吧?我走山路呢。再说,你走到我家睡哪里?

    你们那里有电话吧,有电话我让我家的人来接,从你家那里到我家,路好的。

    我笑了一下。吃完最后一口饭,懒得理她。

    回到房间后,我呆立在窗口看窗下的菜园,这时候,天色竟又白了几分,看样子,雨还没有那么早。那么赌一把吧,总能在下雨前赶到家里。

    何况,即使赶不到有什麽关系,还有雨林的耕山房,不是吗?

    想到雨林的耕山房,我忽然想起这大半年都没见到雨林了。或许今晚可以见到。

    我二话不说,换上回力鞋,准备出。

    刚出了门,就看到赵翠娥可怜兮兮地站在我面前,也不说话。我回头关门,这种时候不能搭茬。

    她说,杨坚冰,带我一起回去好吗,这天气我一个人真不敢住这里的。

    我知道这是个累赘,但我想她会知难而退,就无可无不可说,脚在你脚上,没人拦着你。

    她眼睛居然放光,兴奋说,那你等等。

    等的时间不长,晕死的是她居然换上裙装,上身着白色的衬衫。还好脚下不是高跟鞋。是一双平底皮鞋。

    当然,手里还有一个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说,不要说我无情,但是既然你愿意跟我走,我得先告诉你,第一我不大可能等你,第二,你不要在我耳边说泄气话,第三,我们家没有多余房间给你睡。

    她说,没关系,我相信我的。我以前还是运动员。

    以前,呵呵,我想,身子没掏空以前吗?

    我懒得理她,当先走路。

    需要交代的是,我两手空空,身上也只一条裤子,一件白色长袖衬衫。

    端午雨8

    就这样上路了。

    我在前面走,空气中的潮湿之气越来越浓厚。

    我也偶尔抽空看她,她低头,不说话,走得很辛苦,脸都红了。

    我有点心软,悄悄放慢脚步。

    出了村子,我们往小路一拐,开始上了陡峭的而崎岖的山路。

    大概二十分钟,雾气扑面而来。山风呼呼的,卷着白色的雾飘来飘去。我知道这是必然的。若没有后面这个人,肯定是很刺激的一种体验。

    这是典型的小资毛病,我也没法子。

    需要说明的是,我没带任何的照明之物,那是因为,我在黑夜中,只要适应了,就可以夜视。但此刻我忽然有些后悔,既然她跟来了,我势必难以不管,很显然,我没带手电筒,是自讨苦吃了。

    但愿她带着。

    还有,希望不会下雨。

    我无所谓。

    可是我必须为她负责。

    真晕。

    天终于全部黑下来,眼前却白茫茫一片,雾气随着山势越浓厚。赵翠娥终于开口了,说:杨坚冰,你能不能有点人性?

    我下意识地抬头,自然是什么都看不见的。我说,你也知道这个结果,是不是?

    端午雨9

    赵翠娥的声音里已经到了哭腔,那你也等等我拿手电筒。

    她真的就掏出手电筒来。

    我了一会楞,在路边顺手折了一段木棍,递给她,说,拉着,小心点。

    她并不抓住木棍的末端,而是握在极靠近我的手的中段,我没说什么,继续前进。

    愈往上,路愈来愈湿,愈来愈滑,连我都不好走,她更是。她的气喘得又急又凶。

    我在心里说,再坚持一段就休息,事实上,只要在往上一段,就有一二很小的盘古宫。大概只有一米左右的深浅,两米左右的宽度。盘古公的金身常驻民间,这里只有两边各一个石凳,中间一个石供桌。别无它物。也不知道这会儿,那里是否也是雾气弥漫,湿润如路。

    关键是不能下雨。

    但老天爷不是我指挥的,一滴很大的雨滴打在旁边的林子里,然后我的脸上,然后赵翠娥尖叫一声。

    雨,还是下起来了。

    我有些懊丧,若非她,我起码能赶到嘉美岭,这样是走是留,我都无所谓。

    但此刻,我只好拖着她继续前行。

    可是,她还是滑倒了。

    很突然的一声尖叫,我的手一空,回头,她已经匍匐在地上,肩上的包也甩到路边。

    我只好回头,拉起她,又拉起包。问道,摔疼没有。

    她咬着牙摇头,但眼泪已经流了出来。

    我叹一口气道,再坚持几分钟,我们到上面一点的盘古宫歇脚吧。

    出乎意料的惊喜是,盘古宫居然叠着几捆柴火,想是附近的农人割砍的。这至少保证了盘古宫不大的地方,还有几处干净的落脚之处,我顾不得许多,先把柴火搬出,又抽了一把干草在石凳上垫住,说,坐下歇会儿吧。

    同时顺手关掉了已经转移到我手上的手电筒,这种时候,保留电力也是很关键的。

    黑暗中我感觉到她靠近我,有湿气的温热靠近我肩膀。这种热,有些些抖。我问,冷吗?

    她低低说,嗯。

    我叹气说,可惜没有打火机,不然烤堆火,倒是不错。

    她没回答,过一会儿,忽然且擦且擦两声,黑暗中亮起了一点火星,然后一缕小小的红色火焰亮了起来。

    她居然带着打火机。

    我欢呼一声,拿过打火机,反身从外面抽了柴火,生起火来。

    端午雨10

    火是好东西,它带来的温暖,足以驱散一切阴霾,包括心里头的。

    在火渐渐红热起来后,我们彼此的衣裳上都有了蒸腾的白汽。

    我忽然觉得自己的过分,或许是心情好了起来,或许觉得是人为的隔阂实在不是个理智的做法,而且太过不近人情。所以我先说,赵翠娥,其实我看出来,你也不是很开心。

    赵翠娥淡淡笑了一下,火光中很是好看,你一定要承认,她是有一种特殊的风致和韵味的,那是林冰琴,阿珠,少剑,以及杨丽环所没有的。我居然有些呆。

    她说,我是不快乐,但我是自找的,起码我知道为什么?但我看出,你的不快乐,甚至你都不知道为什么。所以,我还是比你快乐的。

    这好像是实情,所以我无法反驳,只好问,那你是为什么不快乐呢?

    我是坏人,所以我不会快乐。她很直接说。

    为什么你是坏人?我有些尴尬地反问,我觉得你其实不坏。而且,其实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怎样生活的权力的。

    赵翠娥似乎有些感动,看了我一会儿,忽然问,你几岁了?

    20怎么了?

    我也才21大你一岁而已。可是别人看我们,我起码大你十岁吧。杨坚冰,不是每个人都有权力选择自己的生活的。

    是吗?我有些茫然。

    是的,你想过自己的生活,想自由,起码要够强,可是当你强到一定程度,你又会现有更强的力量在主导你。你还是被动的。可是你的步子已经迈了出去,那么你就只有继续走,无论你是否愿意。

    我摇摇头表示不理解。在我目前有限的人生经历中,似乎还没有遭遇很被动的事情----不如意,不爽的事情,有,但是我都顺从我内心的想法去做了,例如阿珠,我并没有强求。

    我甚至认为,放弃阿珠这样的事情,我都做得出来,大概世界上已经很难有事情可以左右我。

    然而赵翠娥是有别于我的。

    她就这样,在火红的火光下,用从容而淡定的语气,跟我讲述她的故事。

    这种情景,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是不是人都必须在一个极端的环境中,觉到了相依为命的感觉,才会更好的敞开彼此?

    但是这个夜晚,我认识到,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