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家长百态之官2

    这一天,忽然接到一个通知,说镇上派出所户籍科通知,第一,起用第二代身份证,旧的要准备去换;二,集体户的户口本要更换,变成每人一本户口本,但集体地址仍写的是学区的地址。

    正是早上第三节,吃饭还早,作业还没收上来,除了听歌,看书晒太阳,就没有别的事情了。

    就下到二楼去叶秋富的宿舍,他宿舍搞了个十四寸的黑白电视,没什么看头,但也能消聊。

    记得这个点是放的关礼杰主演的《国际刑警》,好像还不错。

    哪知道下来的时候,刚刚放完。

    叶秋富问我户口去改了没有,我心想常常出门考试啥的,干脆去换个证也好,于是两人一起,坐了他的车到镇上去。

    户籍科还颇忙,有一些人再办事,听听,有取新身份证的,有结婚迁户口的,有新生儿申请户口的,不过叶秋富似乎比较熟,跑到前面去问了一下,那民警听说是学区的老师,也还客气,但告知也要先重拍了相片的。

    所以就没办成。

    出来经过政府大院中间的花坛,看见西边有个半秃的矮胖子,正蹲在那儿晒太阳,他见了叶秋富,很热情地点头,说,叶老师,怎么有空来。

    原来和叶秋富认识。

    看来他也是显得无聊,我偷偷问叶秋富是谁,他跟我说是土地所的副所长。

    叶秋富说,下来换新身份证。你今天没下乡啊。

    副所长看了旁边的我,问,这是你新同事啊,怎么眼生。

    叶秋富说,你是领导啊,没关心孩子的教育,你女儿正在他班上呢。

    我也有些疑惑,我的学生中有家长是政府的吗?

    ——这里要说明一下,该学生的学籍卡上写的地址是镇政府所在地方,可是镇政府的具体地址是一个门牌号,通常我是想不到它就是镇政府。就像我也是在办了户口本之后,才知道我们学区原来是什么街道几号一样,因为你根本看不大门牌。

    矮胖子副所长听了,马上很热情地伸出手来,是吗?哎呀,失敬失敬。

    他紧紧捏了我一下。

    又充满歉意地对叶秋富说,忙啊。你看,昨晚又喝到两点多。tmd,不知道这样喝下去什么时候会死。

    45家长百态之官3

    我以为副所长同志会就在办公室里喝杯茶就算了,没想到他带着我们走向后面的宿舍里——当然,先关了门,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农民伯伯们来办事情总是找不到人的原因吧。

    他的宿舍在三楼,进门,现里面有人在忙碌,正在做饭。那人闻言探头出来,问,还没做好饭,就要回来吃了?

    嗓音浑厚,倒像是男声,但头卷曲,是老来俏的造型,分明是个女人。

    副所长说,是孩子的班主任,刚好遇到了,总得请来宿舍喝杯茶。

    女人听了,在里间忙乱一阵,然后在围裙上擦手,走出来问,哪个是孩子的班主任啊?

    副所长坐在椅子上,欠了一下身子,指着我。

    女人就很热情,说,那我多煮点菜,中午一起在这儿吃。我刚才下了米。

    我和叶秋富赶紧辞谢。

    倒没想到官夫人这样的热情。

    45家长百态之官4

    这时候我已经知道了副所长就是姓上官的孩子的家长。上官这姓在本地不多,原来果真是外来户口。

    言谈中知道他妻子也算是政府的人,在计生办那边上班,所以两人倒有两间宿舍,也算得可以了。上官同学读书一般,中上水平。我印象倒不是很深刻。

    副所长也敬烟,倒茶,不过态度很是随意,没有像其他家长那样双手。女人是想把话题引向孩子的学习,男人却并不十分在意,往往将话题岔开。

    我和叶秋富实在没法子有跟他们有共同的语言。——或许我们还有天生的见官情怯的本能。自然将自己放低了。

    正要告辞的时候,上官同学已经背着书包回来,进门倒有些意外。很腼腆地打招呼。

    女人很得意,说,这孩子,倒是老实。啊,对了,两个老师,就一起吃个饭吧?

    原来坐着说了这一阵子的话,她还没行动的。

    男人也站起来说,要不一起出去外面吃个便饭?

    我们还是忙忙辞谢。

    回来的时候,觉得这今天的过程,真有些莫名其妙呢。

    不过比较惭愧的是,我后面就没有再去这个地方家访过,他们也没找过我。

    彼此的心思,谁有能解得?

    45家长百态之官5

    其实后来有一次不经意和叶秋富又谈起这件事,他说,你想,像他们政府的,谁不是把家安在县城,谁不是把孩子放在实小一中读书?上官虽然也是副所长,可是他的年纪也不小了,很难升上去。夫妻俩混到这样子,也算落魄的,相比于当官的。他们把孩子带着,住狭窄的宿舍,让孩子读山区的学校。本来或者有什么难堪的事情了吧。

    当时并不理解,后来知道了,面子有很多种,孩子也是其中之一。自己不出色,孩子也一般,除了顺其自然,是很难有激出拼命折腾的心思来的。

    如此想来,忽然觉得大家都不过是尘世里面的凡人而已。

    从此对政府的人,少了点厌恶,却多了点隔阂。

    45家长百态之单亲1

    班上有个女孩子,叫罗红娟。罗也是本地的少数姓氏。

    罗红娟比同龄的孩子早早成长,13岁的年龄,倒有快一米六的个头。但除了腿长,其他形体却也还并不见突出于她的同龄人,所以一般,我听孩子们叫她“长腿的”,而没有别的更难听的话。

    罗红娟坐在最后一排,她的成绩和她的日常表现,完全是神经刀。有时候是疯疯癫癫的一个丫头,和同学们吵吵闹闹;有时候却忧郁得像个大人,静静坐在那儿读书,谁也不理。

    这个孩子,让我想起了上美岭的阿梅。

    ——阿梅,终究是没有来上中学的。

    她留长,穿校服,是在正常不过的样子。可是我总觉得她的身上有一股和周围的学生并不相同的气质。这种气质是一种带着自卫色彩的冷。

    也就说,即使她疯疯癫癫的时候,也是有点赌气的意思,安静更像是她的本性。

    我翻过她的学籍卡片,家长一栏写的是罗明媚。只有母亲的名字。

    这是一个引人注目,却有些神秘的孩子。

    尤其是其家庭。

    我等着什么时候,去做一次家访。

    45家长百态之单亲2

    根据学籍卡片上的地址,罗红娟家应该是在街上。或许我常常经过,但从未注意,或者根本不知道就是。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我觉得,家访这样一个家庭的学生,最好不要和太多人一起。

    我总觉得我是比较悲悯的,别人,例如林冰琴,谁知道她会不会当场流露出怜悯别人的神色?

    有张妙妙的先例在前,我决定自己独自去就好了。

    就选某个华灯初上的夜晚,一个人,慢慢走路去好了。

    反正就在街上,并不很远的。

    这样的念头存了许久,行动,却总是迟迟。

    因为有这样那样的事情,也因为往往有伴起出行。

    事实上,也曾经同了许多别个年段的老师,有男有女,七八个人,如鬼子扫荡一样地,一夜走了十来个学生家里,喝杯茶,说说话,就走。学生自然也不会都是我班上的,凡出行的老师,都有一两个学生。这样的家访,更像是游玩,结伴的,带着捉迷藏的恶作剧心理的游玩。——这样的夜晚,也颇让人怀念的。

    又是星期三下午,吃饭,听歌,备课,批改。到大概7点多,竟是闲下来了。

    听一张学友新出的《想和你一起吹吹风》,有许多感慨。

    然后突然想到罗红娟那高高的个儿——为什么呢?因为,那个可以一起吹风的父者形象,在罗红娟这里,也是缺席了的。

    于是披衣,关门,出门,循着地址的门牌找去。

    ——其实大家都有门牌,只是,大家不习惯记得门牌的。

    所以我在街上转了几道,都始终未能找到这个地址,问了一个街上的人,却茫然不知道。

    ----那会儿,我一根筋,问一下某某家,不就可以了呢?可是就是愣没想到这方法。

    ——好了,到了八点多了吧,我终于在街道边一个巷子内找到了这个门牌号。

    是一家店面的格局。

    门额上有个玻璃招牌,上面写着五个字:

    “明媚美店”。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