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歌吧。

    蔡秋凤-醉英雄

    不知影醉的滋味

    酒国英雄是我名字

    酒场内不爱伤悲

    烟一支槟榔一嘴

    烧酒饮饮饮饮乎醉

    酒杯斟斟斟斟八分满

    人讲酒酒酒无滋味

    是因为你决心要离开

    谁知影未来生死

    醉英雄干杯归暝

    不知影醉的滋味

    酒国英雄是我名字

    酒场内不爱伤悲

    烟一支槟榔一嘴

    烧酒饮饮饮饮乎醉

    酒杯斟斟斟斟八分满

    人讲酒酒酒无滋味

    是因为你决心要离开

    谁知影未来生死

    醉英雄干杯归暝

    烧酒饮饮饮饮乎醉

    酒杯斟斟斟斟八分满

    人讲酒酒酒无滋味

    是因为你决心要离开

    谁知影未来生死

    醉英雄干杯归暝

    51突如其来3-3

    那女子正是无数人心目中标准的女教师打扮,淡雅,朴素,大方,又,活泼。

    她见了笑着说,李组长,哪里是老同学啊,这个小朋友吗?

    我忍不住喀的笑了出来。

    我们就一起笑了。

    李组长说,仙芝,等会就有好戏看,你的敌人来了。

    敌人?

    你当然不当她是你的敌人,但我想她一定当你是敌人的。呶,来了。

    林春阳的车进入了我们的视线。

    仙芝笑了笑,我不会那么无聊的。

    大家在门口打了招呼,林春阳跟高胸脯说,这是我的同学仙芝,我们班的才女。

    又跟仙芝说,这两个都是我同事,一起来听课的。

    然后报了我们的姓名。

    李组长说,别这么婆妈了,大家进去喝茶,我知道仙芝这里有好茶。

    高胸脯却幽幽说,很早就听春阳讲他们班有个美才女,叫仙芝。你真的像仙子啊。

    仙芝听了这呵呵一笑,不接她的话,领头进了学校。

    林春阳的脸色变幻不定,似喜似忧。

    我走在最后面,也进去了。

    言谈间,仙芝谈笑自若,心无芥蒂,李组长插科打诨,乱扯一通。林春阳则畏畏缩缩,全然没有往日的盛气凌人,不过李组长一扯到旧事,仙芝总是巧妙地引开。只是高胸脯脸色越来越不好。

    我坐在一边看戏。

    忽然觉得大家都很不容易。

    这期间有几个学生进来问仙芝事情,仙芝立刻进入教师的角色,她对待学生的语气极其和蔼,阐学生的问题条理分明,她正坐在窗下,窗下一缕光照着她的耳朵上,从容,知性。

    这果然是值得神驰的女子。

    林春阳叹道,仙芝,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做事那么认真。

    仙芝说,这很正常啊,当老师不都这样。

    林春阳就讲他现在很忙了,已经很久没这样和学生亲密接触,尤其是放学了以后。

    他似乎找回了一点信心,想在自己的工作上吹嘘下去,可是,这时候,李组长腰间的bb机响了,他一看,说,哇塞,好多同学来了。

    他起身到隔壁办公室去回电话,过一会儿过来说,他们在菜馆里等我们了。走吧,去吃饭。仙芝,你也去吧。老同学来了。

    仙芝想了想,说,也好,我跟家里说一下。

    高胸脯受了冷落,非常失落,此刻要走,正是时候。

    仙芝就推了一辆女式车出来。

    51突如其来3-4

    去镇内的过程中,李组长不再多说他们的事情,反而刺探我的背景,如什么学校毕业,有没有比较著名当领导的校友,我的组长是谁引荐上来的。

    我自然虚与委蛇,只说我因为表了几篇论文,正合了领导的意思,正好需要有人顶事做,就被委任了。不过为了增强我的说服力,我倒是说了方老师是庄老师的同学这层关系。

    没想到他对方老师倒是颇有研究,说,这个方老师我知道,是省教育杂志的语文编辑部主任,刚提拔的。你和她相熟,以后论文就方便了。

    我默不作声,老实说,这个我倒是不知道,准确说,是我没注意。

    到了镇上的饭店,果然有三个李组长的同学在,李组长也不等林春阳来,就先把我介绍了,说,这是春阳学区的组长,跟省教育杂志的主任熟,已经表了五六篇论文了,大家要好好学习他。

    这几个人听了就热情起来,很夸张地和我握手。李组长就介绍他们给我认识。我认得其中一个姓张的胖子也是学区副教导,另一个姓王往的眼镜已经是教导,不过他们学区是偏远山区,所以他反而有点不自信,最后这位姓李的是本地人,也是财经学校附小的教导主任,财经学校附小是县直属小学,算起来也是学区一级领导。他相貌堂堂,斯斯文文,明天的会议在他们学校办,算是东道主。

    不久,林春阳和高胸脯还有仙芝相继来到。

    大家见到女人,情绪陡然高昂,尤其是仙芝见到老同学,她明显有很好的气场,大家嘻嘻哈哈和她打招呼,一是谈笑风生,倒把林春阳两个冷落了。

    李教导毕竟是东道,会做人,连忙说,春阳,这个是你夫人吧,介绍给大家认识一下。

    林春阳已经故技重施,说,我们学区技能组组长,我们同事。又指着我,这是语文组长。

    李组长听得气恼,说,老婆就是老婆了,都是老同学了,还假正经什么。我们这些人都结婚了,又不会跟你抢。

    高胸脯假笑说,我们还不是正式的。

    胖子张教导怪叫:都已经驾驶了,还害羞个啥。

    我心里想,林春阳会不会恨死我呢?

    但他为什么要把我带来他们同学的聚会?

    这些教导们,难道就一个人来开会吗?他们的同事呢?

    不知不觉间落座,点菜,喝酒。

    几个老同学,肆无忌惮,胡言乱语,聊的话题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当年的糗事,另一个是,同学们现在的状况。

    无疑,他们是混得比较“出息”的,所以他们一边居高临下,为某些有才而仍然处于一线的普通教师,甚至边远山区的同学叹息;另一面又交换着各自的背景,关系,信息,希望能够获得彼此的认可,或者是达到资源共享。

    高胸脯有仙芝陪话,也算颇不寂寞。只有我插不进话,只好等他们敬酒的时候,举杯客套。

    我也暗暗松气,毕竟他们不会将我拿出来当话题。

    不过,酒喝多了,他们的话就直了起来。

    51突如其来3-5

    胖子张教导忽然问,春阳,你们定了哪间旅舍啊?

    林春阳显然早有预料,说,我们准备晚上就住李同学那里,老同学,挤一挤。

    眼镜笑了,说,那你老婆呢?

    这话问得极为无礼,但仙芝出来挡驾,说,这位小妹晚上就住我那里,我好久没和下一届的小师妹聊天了,和年轻人交流一下,才不会老。

    胖子却说,仙芝,你还是帮着春阳。我看春阳是为了省差旅费。我说,春阳,出门,不要给公家省钱。我也要跟李同学住,但我们学区三个人来,还是开了两件双人房。

    张教导说,我们也开了两间房,我也要和李同学住。

    这回李组长到没说什么,毕竟他也是东道。

    李组长笑说,我把老婆孩子赶回家了,现在那床,是加大可以带婴儿的,睡个七八个没问题。大家晚上都去和我睡,大家聊个通宵。

    他又指着我和李组长,说,你们两个也去,我们六个人挤了。

    林春阳被挤兑得脸色难看——但在我,倒愿意自己去住旅舍。可是他竟然说,我已经和他先通了电话的。

    接下来的酒就喝得不够热闹,于是草草收场结账出来。李组长家在镇上,邀大家去他家看看。

    大伙就去了,他老婆在政府上班,说话牙尖嘴利的,不过李组长大大咧咧,轻松化解,倒成了幽默。

    大家结了卡拉ok吼了几句,仙芝要走,林春阳送她出来,把高胸脯也送走了。

    又一会儿,大家就提出去附小李教导哪里。于是告别了李组长家人出来。到了街上,胖子忽然提出去洗浴按摩,一定要李教导带路,李教导有些迟疑,说,这样不好吧,这个镇我都是熟人。胖子就说,那我们去隔壁镇,听说那里的更出名。

    现在六人三辆车的人分别是李组长带我,李教导带林春阳,王和张两个搭配。带头的王胖子兴致冲冲,冲我们喊,我告诉你们,和老同学一起去放松,老婆不会知道的,而且很刺激。

    说完一马当先,将车开往镇外。

    李教导问李组长,你看怎样。

    李组长说,去就去,就怕教坏后面这个小兄弟。春阳,你是领导,你说怎么办?

    黑暗中,好像可以看到林春阳咬牙,说,去。

    车子就跟了上去。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