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马不停蹄10

    第二天从叶秋富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浑身的酒气怎么遮掩都遮不住。心里头大急,又大窘。

    拿了脸盆和毛巾到食堂门口洗漱,把脸深深深深地埋进脸盆,拼命搓洗,从水中抬头起来的时候,觉得脑袋一轻,清醒不少。

    眼睛往对面三楼的会议室看去,里面影影绰绰,该是新老师的基本功比赛已经开始了。

    而我们所谓的两基工作会议,开始了没有?

    我到张春博的宿舍,张春博和另外一个基层校长在泡茶,那校长年纪颇大,我并不熟悉,他也是开两基会的。说要等比赛后才开始。

    我暗喜,这样就好了,省得浑身酒味。

    于是狂灌开水和茶,在厕所里面反复进出。

    大约十点半左右,会议室一片喧闹,十几个新老师和学区几个领导走下楼来。我们几个站在门口看着他们。那老基层校长问林校长,说等下我们在哪里开会?

    还是在会议室,十分钟后集合。

    然后各校的开会的领导不知道突然间从哪里冒出了,有几个迎向自己的学校的老师。我看到刘伶伶和美韵在一起,两个人突然和昨晚都不太一样,各怀心事的样子。

    张春博招呼大家到宿舍来喝茶,她们两个仅仅点头,就回美韵的宿舍去了。我也无暇理会。

    过了几分钟,大家陆续往会议室走,我赶紧抢先去找了个距离领导远一点的地方坐下。

    67马不停蹄11

    接下来这段时间,是领导轮流轰炸时间,领导们表演太过投入,以至于可能忽略了我的恹恹。

    林校长高屋建瓴,从两基的重要意义谈起,核心意思是,两基不仅仅是教育的两基,简直是千秋万代,利国利民的两基,若失此两基,则,国将不国矣。

    会议的话就是这样奇妙,你听着字字句句都是那么在理,细想,却全不是一回事。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是立国之本。当然都是正理。问题是,真的吗?真的吗?

    实际上是真的吗?

    我不太灵光的脑袋在这上面转圈,以至于副校长在主席台上轰天雷般地大放厥词,都有些忽略。直到忽然都静下来。

    然后我听到:谁抽到了,检查不过,拖了学区的后腿,脱了全县的后腿,谁就要负责任。你不行,该换人我们就换人,我们学区有的是能干的,肯干的人才。

    这算是威胁吗?

    学区有后腿可以让人拖吗?

    那么前腿在哪里呢?

    我忽然觉得荒唐,此刻我坐在台下,是这样在心里腹黑。那么,若我回去布置工作,我旁边的那些同事,又会如何感想?

    我的思维就这样漫无目的地飞着。

    望望窗外的景色,山区的秋色,天蓝蓝的,风轻轻的,阳光金黄黄的,空气清鲜鲜的,这样美好的时光,便花在听这种话语上面吗?

    后面的教导,副教导轮番上阵,无非将刚才的大和二头领的话再炒一下冷饭。

    所有下面的人就在那边一本正经地记着什么。

    我也低头写着字,不知道为什么,翻来覆去写的是:

    仰天大笑出门去,

    我辈岂是蓬蒿人。

    67马不停蹄12

    大家的肚子叫声响成一片的时候,台上的口水终于止住了。

    负责主持会议的副校长最后说,大家还有什么意见吗?

    只见坐在主席台下,教师席中第一排的一个花白头站了起来。

    他是老材料专家,我当时报表的时候就是他帮忙的。

    他说:等一下大家就去我那里领表格吧。各种材料怎样做,我都有说明了。大家就领回去好好干吧。

    如果说这个会意最有意义或者最有现实作用的话,怕也就是这一句了。大伙儿需要的,大概也就是这一句了。

    所以散会的时候,他就被簇拥住了。

    午饭在食堂吃,芥菜咸饭配瘦肉豆腐海带汤。都是极为家常而极为香美的食物,而且,厚实,合算。

    张春博不管怎么说,就这个本职工作,是极为合格的。

    我当然选择先去食堂吃饭,见到刘伶伶已经在人群中,顿时心里一松。我想,可能是因为不用去叫她吃饭的原因吧。

    各学校领导和老师路途不一,归程不一,性情也不一,有的选择先去老专家那里领取材料和聆听指导,像我,已经吃完了,还没去找他。

    说实在,最辛苦的就是他了。老专家,不知道做何感想?

    67马不停蹄13

    吃完饭后刘伶伶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反问她是回学校还是回她家,或者回我家。

    她居然说,随便你啊。

    世界上最难做的事情就是随便了。

    我就说,我还有事情,我要走的时候再叫你吧,或者再中心再混一晚上也可以。

    我坐在张春博宿舍喝茶,大家来来往往的,很多人,过一会儿,一个邻校的教导叫我,说老专家等我呢。

    我说,我本想等他吃完饭再说呢。大家都吃了,他还没吃饭。

    但是老专家是个顶真的人,我只好先去了。

    果然,他的意思是,反正要忙完了,干脆干完省得再回来。

    他提醒我,我们学校中标的机会是很大的,所以这个表格要怎样填,那个材料要怎么做,都说得很详细,怕我不明白,又重新拿笔在纸上做下记号。

    我看他低头写字的样子,他的头真的已经是白多黑少,就我所了解,他已经接近退休了。我不知道他是怎样对待这样的材料。我只是觉得,便是这样的认真态度,是值得学习的。可是,越是认真,不就是浪费越多的,精力和资源吗?

    当然,他是不能乱开玩笑的,我只好很郑重地接过他的东西,然后催促他快去吃饭。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新好看的乡村小说大全排行榜_经典乡村小说完本推荐_乡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