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头陀凝神待敌,但见她这随手轻抖长剑之举,已显示十分湛深的功力,尤其是她已练成功南荒门的无上绝艺乾元珠指功,双手齐施之际,极是难以抵御。

    玉环仙子按抑住满腔生离死别的悲伤,微笑道:“二十年前我以一个二十余岁的女子,名列天下十大高手之列,单骑孤剑,做跨江湖,现下回想起来,当真是恍如一梦……”

    她突然提起昔年之事,口气之中无限神往,群雄都大感惊异,一梦头陀却蓦地泛起惘然之色,缓缓道:“世间之事,变幻无常,白云苍苍,徒供唏嘘忆念,道友何必提起呢?”

    玉环仙子道:“想当年你和紫心道长等不时往还盘桓,谈论武功,其时你们都在壮年,虽是业已出家,可是豪情胜慨,一点不诚于江湖上的豪侠之辈,我出道虽是稍迟,但也曾参与盛会数次之多,那时情景,现下犹历历如在目前。”

    一梦头陀道:“难得道友还记得那么清楚,往日之情确实使人怀念……”说到此处,面色突然一沉,冷冷道:“但道友若是妄想以这些旧事,使老衲不忍出手的话,那就完全白费心机了。”

    武阳公怒声喝道:“笑话,她又不是打不过你!”

    群雄听了这话,都暗暗一惊,温老大说道:“一梦大师多加小心,武阳公言不轻发,既是认为玉环仙子武功高强,定然不假。”

    一梦头陀微微一笑,并不回答,心中却暗暗想道:“凭老衲苦修数十载的苦功,纵然压她不倒,可是要两败俱伤的话,也不是十分困难之事。”

    玉环仙子接着又道:“我提起旧日情事的用心,果然有点想大师手下留情之意,但目下这才发现弄巧反拙,反而增强大师拚命的决心。”

    一梦头陀冷冷道:“说得不错,老衲二十年以来不肯死掉,就是全靠那一点报仇雪恨,维护武林正大门派的决心,若然没有这一点决心支持活下去的意志,早就死在武当秘府之内了。”

    玉环仙子道:“既是如此,我再说也是白费唇舌,大师请吧!”

    一梦头陀喝道:“道友请,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玉环仙子淡谈笑道:“那也未必,或者不分胜负罢手,或者两败俱伤,你敢说个不字么?”

    一梦头陀不再打话,运功聚力,横杖猛扫,这一杖乃是他平生功力所聚,含蕴得有愣迦金刚力,杖势甫发,便生出一阵震耳的啸风之声,劲力如排空巨浪般涌击过去。

    玉环仙子不敢硬挡,迅快侧闪,趁势还了一剑。峨嵋派的七煞剑自成一家,不发则已,一发就是七剑衔接攻出,绵密紧凑无比。但目下碰上的对手是一梦头陀,功深力强,抖杖一封,登时把她刻势迫住,只发了四剑便没有了下文。

    饶是如此,那玉环仙子攻出的四剑,瞧起来宛如一片光波,声势甚是骇人!

    尹仲心情万分矛盾,他自然想一梦头陀杀死玉环仙子,清除本门败类,可是这一战无疑是两大门派的第一高手相争决斗,玉环仙子若是输了,对于峨嵋声誉,大有影响。故此他又不愿玉环仙子被一梦击败。

    向慎行同情地拍拍他的肩头,轻轻道:“尹兄不要把今日之事放在心上,要知玉环仙子脱离峨嵋甚久,决不能代表贵派。”

    尹仲轻叹一声,道:“这个要等以后才知分晓了。”言下之意,表示须待武林公意评定。

    这时一梦头陀施展出近身肉搏的招数,摔杖宛如乌龙闹海,使得神出鬼没。

    玉环仙子突然间左手一扬,纤指轻弹,口中喝一声:“着!”

    众人都以为她使出乾元珠绝艺,无不大吃一惊,一梦头陀也骇得门开数步,但闪开之后,才晓得她乃是虚张声势。

    一梦头陀大怒,厉叱一声,单手提杖猛扫过去,左掌趁势斜劈。

    玉环仙子侧身闪开禅杖,却对一梦的左掌视如无睹,既不间进,也不出手反击。

    这原是眨眼之间的事,群雄刚刚感到古怪之时,一梦掌锋已堪堪劈中她胸腹之间的要害。

    武阳公厉声大喝道:“玉环快快躲开!”声如响雷,震得不少人伸手掩耳。

    一梦头陀猛可撤回掌势,可是内劲已发,玉环仙子哼了一声,噔噔噔连退七八步,身形有如风中杨柳一样,摇摇欲倒。

    武阳公跃到她身边,伸手扶住,面色极是难看,眼中闪动出疯狂一般的根毒光芒。

    一梦头陀征愣愣地道:“她竟是有意死在老衲掌下,以赎一身罪孽……”

    武阳公暗暗运聚功力,突然间松开玉环仙子,迅如掣电般向一梦头陀扑去,出手猛劈。

    他的刀剑早已扔在地上,故此空手臂击。

    这一掌蓄势而发,又是满腔恨毒之心,威猛得有如雷霆迅击,凌厉无匹!

    赵岳枫和青岚双双出手斜截,他们都是当代一流高手,不比等闲,果然冲散了对方一部分的劲道,一梦头陀也挥杖抵挡,但他心神不定之下,只用出四五成功力。

    嘭的一声,一梦头陀震得向后直退,退了六七步,一跤跌倒。

    武阳公来去如电,这刻回到玉环仙子身边,一瞧之下,面色如土,原来玉环仙子伤势甚重,心脉皆断,全仗精纯无比的内功,勉强提住一口气未散。

    那边青岚、赵岳枫二人也扑到一梦头陀身边,但见他面如金纸,口中鲜血直喷。

    赵岳枫虎目中滴下泪珠,道:“想不到一梦大师今日丧生此地,好不恨煞人也!”

    青岚道人大声道:“赵大侠放心,贫道带得有千载灵芝炼成的丹药,纵是心脉已断,也能救得!”

    说时,探囊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两颗龙眼核般大小的丹丸,顿时清香弥漫扑鼻。

    那边厢武阳公听到青岚道人之言,眼中闪动出奇异光芒,凶戾之气已经敛消许多。

    青岚道人把一颗放入一梦头陀口中,云飞大师已经过来,连忙伸手替一梦推拿。

    青岚道人把剩下的一颗送到赵岳枫面前,道:“这是你的,敝掌门特地为大侠配制此药,俾可补偿敝派前辈的过失!”

    这是指紫心道长当日以华山派的广寒阴功伤了赵岳枫而言,直至今日,赵岳枫所以不能与武阳公放手一持之故,便因这广寒阴功所造成的内伤十分阴毒,每当全力与敌人争持之际,才突然发作,高手相争,讲究的只是分毫之差,就足以制敌致胜,是以赵岳枫虽是可以与武阳公激斗一场,可是谁也不知他会在什么时候内伤发作,内力陡然减弱,虽是瞬息便过,恢复如常,但武阳公已足以杀死她了。

    赵岳枫大喜道:“大恩不言报,在下不必多说别的话了。”

    接过丹药,但见一梦头陀面色已经不同,也不再喷出鲜血,心中忽然若有所触,问道:

    “这药诚然珍贵无比,只不知道兄一共带了多少在身?”

    青岚道人答道:“此药除了敝派用了几粒之外,尽数交给贫道带来,前此不少同道位在海外四凶之下,贫道已动用了不少,目下只剩下两颗,正好足够大侠和一梦大师之用。”

    这也就是说他已经没有这种灵丹了,赵岳枫寻思一下,便入口中,但觉清香满颊,一股热流直注丹田,顿时感到全身舒泰,气脉通畅。

    他不必用内视的功夫便敢断言那广寒阴功造成的内伤业已痊愈,不但如此,本身的功力也似乎大有增益,目下无疑已经可以放手与武阳公排个生死了,不过倘若有时间让他精心修练两年的话,那就更有把握。

    武阳公洪声道:“你们说的灵丹当真是有千载灵芝炼成的么?”

    青岚冷冷道:“不错!”

    武阳公道:“老夫情愿就缚,任凭你们处置,只求一粒灵丹,救活玉环一命!”

    这话说得情深似海,只听得群雄无不愕然,都想原来武阳公对玉环仙子竟是一片真情,居然情愿以自身换回她的性命。青岚道人这时对他敌意全消,但也答不出话,赵岳枫已晓得他没有灵丹,所以亦无法开腔。谷中静寂如死,武阳公见他们不答,不由得大感难过,心想敢情自己罪孽如此深重,竟换不回爱妻一命。

    紧接着凶心大起,暗暗运聚功力,表面上却丝毫不流露出出手之意。

    但见峨嵋派的尹仲急步走到青岚面前,双膝跪倒,道:“请道长大发慈悲,赐予灵丹……”

    青岚连忙拉他起身,一梦头陀此时已睁开眼睛,问道:“青岚道兄,快快取出丹药交给武阳公,他决不是言而无信之人,咱们三门四派对他的罪行自当有个公平处决!”

    青岚苦笑道:“药已经没有啦!”

    这句话像轰雷一般,众人无不愣住,武阳公很不得立刻出手大肆杀戮,但这刻他却走开不得,原来玉环仙子尚未断气,但也移动不得,略一搬动,心脉便将鼓断而死,所以武阳公只好忍气吞声地扶着她。

    一梦头陀长叹一声,道:“劫数,劫教,天意如此,人力也无法挽回。”

    武芳佩跟随武阳公多年,这封一瞧他的神色,便知他已触发了凶毒之性,不但满腔尽是杀机,非得大加屠杀,血流遍地才能恢复常态,而且不像以往处处顾到自己的身份,换句话说,他这次一出手,便将不择手段地胡干乱来,以他的一身武功,倘若不顾一切地乱干,这场大祸只怕不是赵岳枫等有限的两三个人能抵御得住。

    她接着考虑到自己的处境,无疑将是首当其冲的人,想到此处,不由得骇得出了一身冷汗,一手抓住向慎行,悄声说道:“向郎,现下大祸临头,我们各项各地分头边走,要快和不露声色。”

    向慎行微微一笑,道:“我们处境不同,你这种想法也是人情之常,倘若我父亲急病了心打算乱干的话,我也不敢生出还手之心。”

    他倒是机曾得很,不须武芳佩的解释,便已清出了大概,武芳佩发急道:“玉环仙子一死,天下再没有阻止得住他的人了,赵岳枫、青岚他们联手也不行。”

    只听武阳公喝道:“刘蛟过来!”刘蛟一直站在一隅,应声大踏步奔到他面前。

    武阳公口中发出狰狞可怖的厉笑之声,道:“刘蛟,今日的形势你已瞧得十分明白,老夫横行了数十年,这刻却节节失利,有如龙困浅水,虎落平阳……”

    刘蛟不晓得老山主底下还有什么话,只能唯唯以应,群雄这一方也没有人做声,瞧瞧他有什么打算。武阳公道:“眼下时机紧迫,老夫手下只有你一人在此,因此老夫只好跟你商量一事,只不知你肯不肯答应老夫?”

    刘蛟惶恐地躬身道:“老山主有命,小的万死不辞。”

    武阳公嘿嘿冷笑道:“这话可是当真?”

    刘蛟出了一身冷汗,道:“小的怎敢乱讲。”

    武阳公道:“很好,把你的心借给老夫一用!”

    刘蛟骇然道:“我的心?”武阳公道:“不错,要你的心。你袒露出胸膛,自行动手剖开……”

    群雄一时之间都噤若寒蝉,一则觉得此举极是骇人听闻,千古皆无,二则又想知道刘蛟是不是服从这老魔头的命令?

    金刀刘蛟面色一时铁青,一时灰白,呆了半晌,目光转找到地上的一刀一剑,缓缓走过去,捡起他惯用的金刀。

    群雄紧张得声息俱寂,无不觉得这一幕刺激万分!那老魔头真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力量,使得手下之人,自愿剖胸献心么?抑是捡起金刀之后,突然扑上去拚命,这是死中求活的唯一法子,谁也怪他不得。

    刘蛟金刀在手,仰天长叹一声,举步走向武阳公面前,道:“刘蛟的身受山主洪恩,按理说应当剖心献上,可是……”

    武阳公沉声道:“可是怎样?”

    金刀刘蛟缓缓道:“可是小的也是个血肉之躯的凡人,焉有不怕死之理!”

    群雄觉得更是刺激紧张,只听武阳公问道:“怕死便又如何?”

    金刀刘蛟泛起一丝苦笑,道:“小的只求老山主开恩,别叫小的剖胸献……”

    众人方想这事果然水落石出了,刘蛟到底不肯服从,赵岳枫、青岚二人齐齐暗下运聚功力,准备出手阻止武阳公击杀刘蛟。

    武阳公面色沉寒如水,一言不发,他见刘蛟低头垂首,毫无反抗或出手一拚之意,因此心中微安,只因眼下决计不能略受震动,否则玉环仙子登时气绝,也是由于这个原故,他才会要刘蛟自行剖心献上,不然的话,他哪里用得着跟刘蛟罗嗦。

    赵岳枫忍耐不住,朗声喝道:“武阳公岂能迫别人自杀?难道他的性命就不是性命么?”

    刘蛟胸膛一挺,回转头厉声道:“我的性命在老山主面前便不算性命,谁要你多嘴!”

    真不怎样,于二姐却怒声道:“这叫做狗咬吕洞宾,赵大侠不要管他的闲账。”

    刘蛟回过头向武阳公道:“小的情愿献出赤心,但小的却很难亲自动手。”

    说了半天原来他只要求不要自行动手剖胸,武阳公心中大感安慰,腾出一只手,道:

    “刀子拿来!”

    刘蛟把刀交给他,然后敞开胸口衣服,赵岳枫大喝道:“且慢!”武阳公冷冷道:“什么事?”

    赵岳枫道:“你借用他的人心,是不是就可以救活玉环仙子?”

    武阳公沉声道:“虽是不能救活她一命,但三五日之内可保无虞。”

    赵岳枫道:“这位刘兄忠义之心使人十分敬佩,倘若有别的法子,还望你饶他一命!”

    武阳公沉吟一会儿,道:“别的法子不是没有,但只怕行不通。”

    赵层枫道:“那是什么法子,不妨说出来大家听听。”

    武阳公道:“只要你肯出手相助,舍得损耗真元,玉环仍然可以活上数日之久。”

    赵岳枫毫不迟疑,道:“这法子哪里行不通?在下损耗一点真元有何不可!”

    温老大接口道:“可是赵大侠帮了他这个忙之后,他可肯履行自己的诺参?”

    武阳公冷冷道:“老夫原本就不打算求他相助,是他自告奋勇。”

    赵岳枫道:“这话甚是,在下甚是佩服刘兄的为人,所以自愿出手,可是……”他面色一正,缓缓道:“可是刘兄从今日起,须得分清楚是非善恶,切勿白掷了这一腔忠义之心,叫人徒然痛惜那就好了。”

    他说话之时,武芳佩轻轻地推撼向镇行,低声道:“快快劝阻赵大侠不可出手,我瞧得出我义父心中的毒念!”向镇行大感为难,道:“你的话虽不错,但这教我怎生说得出口?”武芳佩嗔道:“这等滔天大祸你都不能开口,待会儿后悔可就迟了。”

    向慎行仍然不开口,赵岳枫走到武阳公身边,武阳公道:“刘蛟,你的一番忠心,老夫业已领受,现下已没有你的事,速速离开此处,以后不必再回铁柱宫了。”

    刘蛟向他行过礼,又向赵岳枫深深抱拳,这才转身走了。

    武芳佩跌足叹气,心知这个局势至此已无法扭转,那边赵岳枫依照武阳公指点,运聚功力,把本身真元注入玉环仙子体内。

    片刻间,赵岳枫和武阳公两人头上都冒出腾腾白气,显然这两人都竭尽全力施救,各以本身真元帮助玉环仙子护住断碎的心脉,俾可延长数日。

    约摸过了一顿饭之久,赵岳枫退到一分,盘膝跌坐,运功调气,武阳公在玉环仙子耳边轻轻道:“你的伤势极是严重,千万不可用力使劲,也不可让心神震荡,我先陪你到那边休息。”

    玉环仙子睁开眼睛,乏力地扫瞥众人一眼,然后在武阳公扶持之下,步出此谷。

    他们的背影消失之后,青岚道长向一梦头陀等人道:“咱们今日轻轻放过了武阳公,日后想诛除他的话,恐怕更棘手了。”

    武芳佩这时才透一口大气,道:“他没有趁这刻出手,已经值得庆幸了,”温老大道:

    “他此刻有气力动手么?”武芳佩反问道:“诸位以为他当真已耗损不少真元么?”

    众人听了武芳佩之言,不禁都惊愕相顾,武芳佩面上泛起忧色,缓缓道:“但愿我猜错了,我认为片刻之后,我义父便将在此谷内现身。”

    她一向智谋过人,料事如神,众人不能不信,因此都想到武阳公若如不曾损耗真元而卷土重来,大施杀戮的话,这形势便极为可怕!

    在群雄这一方面的三大高手只有青岚道人无恙,其余一梦头陀重伤才愈,赵岳枫真元大耗,这两人加起来还抵不过一个青岚,因此目下正是武阳公出手的最佳的机会。

    武芳佩一咬银牙,横心道:“除来我只好亲自施阴谋用诡计了,我这就躲了起来,我义父不回转来的话便罢了,若是他回转来,诸位拚力抵挡!”时,待我潜行出谷,找到玉环仙子,擒拿回来作为人质,有玉环仙子在手,料我义父非屈服不可。”

    一梦等人虽是不赞成这等卑鄙恶毒的做法,可是这刻当真没有选择余地。

    武芳佩把向慎行拉到边,黯然垂泪道:“我们今日这一别,只怕人天永隔,难有再见之期了!”

    向镇行惊道:“你……你不是还要回来么?”

    武芳佩道:“不错,但你想想看,我做了这种事之后,我义父非把满腔怨毒,尽行集中我一人身之上不可,如此我又焉能逃得他的毒手?”

    向慎行顿时心下了然,暗想她说的并不是目前马上就会被杀,不过由于武阳公恨她之故,所以非离开所有的人不可,免得连累了别人。

    他再想深一层,发觉这个结果竟然无法改变,除非赵岳枫等三大高手从今以后与她寸步不离,才能保得住她的性命。但这三大高手焉能一辈子跟住她?

    群雄但见这时年青男女喁喁细语之后,忽然间凄然对泣,都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从他们那种悲哀欲绝的情景谁想,其中定然大有文章。

    武芳佩一直扯住向镇行的衣袂,一面垂泪,一面柔情无限的叮嘱他善自珍重,努力修练武功,当此生离死别之时,好像有说不尽的话一般,絮絮难休。

    一梦头陀忍不住大声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武芳佩道:“没有什么!”含泪深深地注视向镇行一眼,决然转身奔去,霎时间,已隐没在山坡间的丛树山石之内。

    她刚刚走开,靠着树根而坐的房仲突然大叫呻吟起来,众人都把注意力移到他身上。

    青岚道人歉然道:“贫道带来的灵药已经用完,无法奉赠房兄,深感不安。”

    房仲急促地喘息几声,道:“在下想晒晒太阳。”声音甚是衰弱无力。

    温老大过去抱起他,大步走出树荫,房仲突然精神奋发地转头四瞧,然后指住谷口那边,道:“兄弟想到那边静卧片刻。”

    靠近谷口有片草坡,四下尽是树丛,房仲道:“就是这儿。”

    温老大把他放下,关切地问道:“房兄还挺得住么?”房仲点点头,温老大又道:“这儿也好,若是武阳公回转来,这一场厮杀也不至于波及房兄。”

    房仲摆开手脚,瘫卧不动,闭目避开太阳照射着眼睛,轻轻道:“兄弟这样子可像是快要死的人?”

    温老大留心地瞧看一下,道:“姿势很像,可是面上还瞧得出有血色,你的伤势该是转好了一点?”

    房仲道:“温兄不必多问了,回到那边去吧!兄弟想静静地歇一会儿。”

    他这么说法,温老大只好走开。谷中轻轻浮动着低语之声,群雄都在等候赵岳枫调息,无一不是暗暗希望赵岳枫赶快恢复功力,那时就不怕武阳公回转来了。

    约莫过了一盏热茶之久,谷中传来一阵轻雷般的可怕笑声。

    群雄心头大震,转眼望去,但见武阳公缓步入谷,笑声不绝,回声回荡在四山之间,使他平添了不少成势。

    武芳佩的推断果然对了,众人心头大感沉重,鼻端似隐隐嗅到血腥气。

    武阳公锐利的目光掠过草坡上树丛中仰卧的房仲,只见他姿势僵硬,面上全无半点血色,便转眼向群雄望去,似是寻找什么人一般。

    青岗道人远远喝道:“武阳公何事重来此谷?”

    武阳以冷冷道:“老夫的心事你们猜不透,唯一可以猜得出来的只有芳佩,嘿!嘿……

    她已经躲了起来,用心昭然若揭,老夫岂能容她得手?”

    话声甫歇,蓦地纵身向山边扑去,快若飘风,那边群雄无不大惊失色,纷纷举步追截,但武阳公已奔到山边,从树丛中抓出一个人,正是那武芳佩。

    她丝毫不敢反抗,浑身颤抖,显然心中惊恐万分。

    众人见武芳佩已在他手中,不敢造次,都停住脚步,双方相距还有十多丈远,向慎行朗声道:“武阳公,你若是放了她,向某单身孤到向你请教几手。”

    这话无是表示自己一命去换回武芳佩的性命,武阳公嘿嘿冷笑数声,道:“你们都是老夫掌下游魂,老夫怎会在乎你们一拥而上抑或单独应战!”

    向慎行眼见武芳佩极是震恐,心中怜惜万分,热血沸腾,正要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忽见武阳公松手放开了武芳佩,登时刹住奔去之势。

    武阳公目光如电,凝注在武芳佩面上,缓缓道:“孩子,这是最后一次宽恕你的过错,咱们从今以后,父女之情已断,你回到那边去吧!”

    武劳佩呆了一会儿,泪流满面,倏然转身疾奔,转眼间,扑入向镇行怀中。武阳公轻叹一声,蓦地收拾起波荡的心情,杀机迅速地充满胸臆间,恶毒地向十多丈以外的众人瞧了一眼,随即放步扑奔过去。

    青岚道人和一梦头陀一齐越众上前,武阳公忽然疾绕开去,竟是向盘膝运功的赵岳枫迅扑之意。众人急得连声大喝提醒赵岳枫注意,一面纷纷跟踪追去,树底下的赵岳枫蓦然跳起,提起云旗。武阳公身形如闪电般退回,在众人当中掠过,两声惨叫起处,武阳公又循原路扑向赵岳枫。惨叫的两人正是岭南五雄中的于二姐和岑老四,他们滚跌在丈许之外,虽然未死,可是受伤甚重,已不能行走,更无法参加搏斗。

    这时群雄才明白,武阳公敢情早已盘算好先设法击破了南荒门的联防阵线,以免费许多手脚才攻得破,甚至因被他们牵制之故,反而落败,因此也知道他第一次绕道急扑赵岳枫之举,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武阳公手中只有一把金刀,可是这道刀光却有如矫健神龙一般漫空飞舞,身形更是飘忽不定地到处游走,分别进攻群雄,虽然都是一击便退,但片刻工夫,向慎行、尹仲、洗老五等数人都负伤退开,无力再战,尹仲手中长剑也被武阳公夺去。

    武芳佩、姜三姐、查刚、任君麟等人自动避开,敢倩他们参战的话,陡然使青岚等人分心照顾,于是谷中只剩下了赵岳枫、一梦、青岚、温老大和云飞等五人动手对付武阳公,不过他们并非形成一个战圈包围武阳公,相反的是武阳公神出鬼没地飘忽进击,使他们越发分激得更远。形势正如武芳佩所料,三大高手之中,赵岳枫及一梦头陀都只有半力出战,因此这三人无法形成坚强阵线以抵御武阳公。此外南荒门五雄的联手阵势也无法施展,目下只剩得温老大一个参与剧战,他和云飞大师的处境差不多,每当武阳公攻到之时,能够保住一条性命就很不错了,根本上谈不到制敌致胜这上面。

    武阳公大展神威,杀得这五人险象环生,不但如此,连一些未曾负伤而又没有参战的人也在他严密监视之中,若是妄想乘机逃出谷外,不出十步,定然被他截住杀死,这一点虽然没有实现过,但人人心中有数,晓得他有这等实力,故此不敢奔逃。

    忽听当当两声巨响,火星四溅,原来是武阳公的长刀、利剑各在赵岳枫手中云旗上砍了一下。赵岳枫被他震得连退七八步之多,血气翻涌,几乎无法提得住那支云旗。

    武阳公接着又用同样手法迅攻一梦头陀,刀剑砍在禅杜之上,两声震响过处,一梦头陀退了四五步,手中禅杖已举不起来。

    青岚、云飞二人急急驰援,分向两侧迅疾夹击,这两人的武功非同小可,尤其是武当青岚道人,手中长剑破空迅击之际,隐隐发出风雷之声。

    武阳公不暇再行对付一梦头陀,先回手接住青岚、云飞的攻势,心中暗暗忖道:“那老头陀初上手之时功力甚弱,但目下已强过赵岳枫不少,可见得武当派炼成的灵丹极具神效,若是容那老头陀缠斗下去,不久就将恢复了原有的功力,那时候想尽行杀死他们可就棘手得多了!”当即决定了使用声东击西之法,但要收拾下的不是一梦头陀而是温老大和云飞大师,要知这两人若能迅即除去,一梦头陀的败亡便不过是指顾间的事了。

    他目露凶光地盯住一梦头陀,使个身法,从青岚、云飞二人当中穿过,电疾扑去。

    青岚、云飞和温老大部驻然抢救,哪知武阳公蓦地抹转头,长刀化作一溜金光,直取调老大,右手长剑同时发出嗤的一响破空之声,疾刺云飞大师。

    他这一刀一剑,表面上一般凌厉,其实重心放在长刀之上。

    温老大但觉全身披刀光罩住,万般无奈之下,左手以五阴爪招架敌刀,右手使出刚刚学到手的乾元珠功夫,指尖沁出凝结如珠的内力,迅快弹去。

    武阳公冷冷一笑,对他弹来的指力视若无睹,任得弹中身上穴道,刀势落处,但听大响一声,已砍中对方左手钢爪之上。他刀上力道何等凌厉,温老大但簸一阵剧疼攻心,眼前发黑,可是右手食指尖突然间自然而然地沁出一位乾元珠,那是内家真力凝结而成,无形无色,除了他自己感觉得出,别人都瞧不见。

    温老大在这剧疼攻心行将昏倒之际,食指一弹,波的响处,武阳公忽然退开,面上掠过一丝苍白之色。温老大身躯摇摆不定,武阳公沉声道:“乾元珠果然十分奇妙,老夫也险险支持不住……”一跤跌倒,当他知觉快失之时,脑海中掠过一个念头,那就是乾元珠奇功敢情须得功力衰竭之际才是威力最大之时。

    武阳公手中金刀、长剑闪耀出无数光华,迅快向云飞卷去,一梦头陀已缓过一口气,提杖奔来,掠过温老大身侧,目光瞥扫之下,但见他左手五只钢爪都不知去向,五指都拆断了,其中三只有大半截随着钢爪飞逝无踪。

    这等景象极是触目惊心,一梦头陀怕他流血不止而死,因此不暇驰援云飞,先停住身形,伸手在温老大手臂胸口点了六处穴道。

    抬目望去,只见武阳公左手长剑用阴柔奥毒的招式抵敌住青岚,右手金刀却以迅猛无匹的手法凌厉迫攻云飞大师。

    他不由得暗暗一叹,心想:“这武阳公当真是一代奇才,不但功力深厚,胸中地识天下各家武功,而这双手分别使两种不同路数的造诣成就,更是足以震惊今古!”

    一梦头陀嗟叹之时,也把赶岳枫情形腊在眼内,那赵岳枫自被武阳公刀剑连环震退之后,使持旗凝立,双目半瞑,显然急须运功调息,否则使受到伤害而无法再战。

    老头陀刷地扑去,禅杖猛扫,大喝道:“妖孽看杖!”

    武阳公横跨两步,在他左右两侧的青岚、云飞二人被他带得跟着移动,登时变成青岚和一梦同在左间的形势,武阳公长剑一挥,巧妙地接住一梦头陀的禅杖。

    霎时间,四人战作一团,武阳公左手长剑力敌一梦、青岚二人,右手金刀却单独对付云飞大师。一梦和青岚二人几次欺身迫攻,想把他金刀招数也接过来,可是武阳公的长剑动辄化做一堵剑墙,拦住他们两人,难越雷池半步。

    激战中但见刀光陡盛留住云飞样师身形,紧接着血光溅冒,云飞大师肩胸之处挨了一刀,噔噔噔跌退开去,一跤倒地上。

    一梦、青岚都无暇查者云飞伤势,他们无不深知眼下只要败在武阳公手底,在场之人全都劫数难逃,因此若是为了云飞大师而分心落败,等如害死全场之人。

    因此这两人舍死忘生的奋力拚斗,一时之是,形成了缠战之局。

    一梦头陀在激战之中,功力恢复到七八成左右,所以武阳公才无法击败他们。

    赵岳枫突然长叹一声,睁开双眼,观看战况。

    任君麟奔到他身边,道:“赵兄怎样了?”

    赵岳枫道:“兄弟虽是用尽心力急谋恢复,可是早先真元耗损过多,一时之间实在是无法复元……”

    他话声一顿,又道:“我若是上前参战,只怕还连累得一梦大师和青岚真人分心照顾。”

    任君麟征一下,道:“既是如此,今日咱们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离开此谷了。”

    赵岳枫全神贯注地观战,似是没有听到他的话,过了片刻,才道:“他们两位若是能支持一往香的工夫,我或者能够恢复功力,可以出手一拚。”

    任君麟应道:“那么赵兄快快坐下调息运功。”

    赵岳枫摇头叹息一声,道:“一炷香的时间在平常虽然觉得很短,可是这刻却很难争取得到!”

    任君麟向战场中望去,但见双方激烈持斗,一时之是似是不分上下。

    他看不出一点端倪,便道:“话虽如此,但赵兄不妨尽力而为,若是争取不到,那也是没有法子之事。”话声方欧,耳中传来一声巨响,一条黑影冲天而起,任君麟迅快望去,原来是一梦头陀的禅杖。

    武阳公一刀挑飞了敌人兵器,迅即欺近一梦头陀身边曲肘疾撞。

    一梦送陀闷哼一声,应肘飞跌寻丈外的地上,穴道被闭,动弹不得。

    此时只剩下青岚道人独力与武阳公对抗,赵岳枫举步奔去,大喝道:“住手,我有话说。”

    武阳公刷地跃开数尺,冷冷道:“你们今日死期已至,用不着罗嗦了!”

    赵岳枫环视全场一眼,缓缓道:“不错,今日我们已没有反击之力,在下特地上前送死!”

    武阳公道:“既是上来送死,为何还不弃械自缚?”

    赵岳枫低头瞧瞧手中云旗,叹道:“罢了!罢了……”扬手一掷,云旗飞开数丈,直插地上,山风吹动旗帜,猎猎有声地飘飞不停。

    他收回目光,投到武阳公面上,道:“在下已弃去手中兵器,你要杀便杀,但还望不要加害其他的人。”

    武阳公冷冷道:“走近一点!”

    赵岳枫大步跨前,武阳公长剑一送,剑尖已抵住他的咽喉要害。

    武阳公这刻已掌制赵岳枫生死之权,大感放心,道:“老夫杀机填胸,非把在场之人尽行杀死不可!”

    赵岳枫道:“你手段如此残酷毒或,终必不得好死!”

    武阳公仰天大笑,道:“以后之事只有天老爷才知道,这世上往往是好人难得善终……”

    青岚道人甩手一剑插在草地之上,朗声道:“赵大侠不多言了,咱们身为侠义之上,岂能向这等巨奸大恶乞命?”

    他大步上前,挺胸道:“贫道性命在此,老魔头你拿去吧!”

    武阳公右手金刀关出,刀尖又抵住他胸口要害,口中发出畅快之极的笑声。

    但赵岳枫和青岚两人面上神色丝毫不变,凛然凝视着这个盖世高手。

    武阳公笑了一阵,道:“你们还有什么心愿没有?若然还有未了之事,迅速说出,老夫这就要下手取你们性命啦!”

    青岚摇头道:“贫道乃是出家之人,焉有未了之事,你尽管下手。”

    武阳公眼睛转到赵岳枫面上,道:“你呢?”

    赵岳枫想了一下,摇头道:“没有!”

    武阳公面上露出狰狞笑状,双唇刚刚张开,还未发出声音,陡然间急剧改变,不是狞笑而是惊骇震动的神情。这一来众人都忍不住循着他目光所投之处望去,但见谷口出现了四个人,三女一男。男的是玉轴书生房仲,女的是玉环仙子、单水仙和文开华。

    玉环仙子和单水仙都是身上负伤,由文开华两手搀扶着。不过文开华和房仲的面色也跟玉环仙子母女一样的苍白。

    赵岳枫和青岚趁机退开,各自取回兵器,接着一齐赶奔谷口,双双拦护在这四人面前。

    武阳公可不敢轻举妄动了,要知他若是动手抢救妻女的话,非迫得房仲、文开华两人出手杀死她们不可。而目下赵岳枫、青岚二人拦在前面,想冲过这一关,必须费一点时间,这就更加没有及时夺回妻女的机会了。

    形势陡然之间急转直下,人人都想不到。

    玉轴书生房仲说道:“老山主万想不到我这个垂死之人,还能出谷做下这等事吧?”

    武阳公喉咙中咆哮一声,狠狠道:“果真想不到,老夫早该把你碎尸万段!”

    房仲道:“你这个心愿不难达到……”他的目光向查刚望去。查刚这时正在检查一梦头陀的情形,房仲面色一沉,喝道:“老山主,一梦大师可是已经死在你手中?”他眼中露出杀机,使武阳公心中一寒,真怕他勾起怒火之下,一拳击毙了妻子或爱女。

    他知道房仲已投入少林之事,因此不敢激起他的真火,冷冷道:“老和尚只是被老夫闭住穴道而已!”说时,移步过去,踢了一脚,一梦头陀登时翻身坐起。

    老头陀瞧明白眼下形势之后,口中朗朗诵声佛号,一跃而起,先过去瞧瞧云飞大师的伤势。查看之下,云飞大师只不过是外伤,当即使用秘传手法,替他止住流血。

    然后举步走到谷口,但见玉环仙子容颜苍白憔悴,可是她的风韵仍然足以使人心弦震动,不禁叹息一声,目光再转到单水仙面上。

    单水仙向他凄楚地笑一笑,轻轻道:“大师别来无恙,想不到我们竟在这种情形之下相逢。”

    她的话不知是说给一梦听?抑是向赵岳枫说的?

    一梦头陀缓缓道:“姑娘本是慈悲为怀之人,然而最近这一役却使武林各派豪杰伤亡不少,这笔血债老村也很难为你解脱了。”

    单水仙苦笑一下,道:“敝宫的两位总管和四卫五兵等高手个个受过家父大恩,忠心耿耿,一定要挤死保护我的安危。其时换了任何人也无法拒绝他们的美意,大师你说是也不是?”

    一梦头陀道:“话虽不错,可是这些罪孽也就只好其在姑娘头上了。”

    武阳公在十余丈外嘿嘿冷笑道:“少说废话,老夫劝你们即速放开她们,不然的话,今日谁也别想生出此谷。老夫更要血洗武林,大开杀戒,凡是练过武功的人都不放过……”

    他狞恶地大笑数声,又道:“老夫如若不能杀尽天下练武之士,誓不为人!”

    一梦头陀皱一下眉头,觉得今日的局势实在不易处理。

    赵岳枫忽然转身望住单水仙,沉声道:“二妹,愚兄实在是无能为力……”

    单水仙眼珠一转,道:“我明白了,你很不愿意跟家父以死相挤,使我伤心,可是这个意思?”

    赵岳枫道:“正是!”

    单水仙轻叹道:“其实小妹负累大哥良多,眼下的局势全是无意……”她的目光在赵岳枫和武阳公面上转来转去,热泪淌流下来,又道:“我真是一个最不幸的人,倘若你们当我眼前出手拚斗的话,我真不知道偏帮哪一方的好!”

    武阳公泛起怒色,但迅即消失,心想:“原来女地竟是如此地深爱赵岳枫,同时对我的恋幕也不下于赵岳枫。”

    赵岳枫一直凝望着单水仙,文开华瞧了此情,面色变得更加苍白,苦心尽碎,柔肠寸断。

    青岚道太紧紧地注视着武阳公,口中说道:“赵大侠即速调息运功,不可浪费时间。”

    赵岳枫道:“道长此言甚是。”

    武阳公接口叫道:“慢着,老夫并非怕你功力恢复,但赵岳枫你只要一开始调息运功,老夫就将不顾一切地出手了!”

    文开华第一次开口,冷冷道:“那好极了,我们固然一个都活不成,但你也变成孤零零地一个人活在世上。”她的话声停顿一下,又道:“不想死的人快快趁此机会离开,君麟表弟,可带了你的朋友走开。”

    任君麟应道:“小弟岂是贪生怕死之人?”

    文开华嗔道:“我是你的表姊,也叫不动你么?快走,不准多嘴!”

    武阳公嘿嘿冷笑,道:“走?笑话,未得老夫允许,谁也不准踏出此谷一步,哪一个不信就试试看!”

    这刻正是麻杆打狼两头怕,群雄方面固然以玉环仙子和单水仙性命威胁住武阳公,使他不敢放手施虐。但群雄也拍武阳公不顾一切地出手,闹个同归于尽。尤其是武阳公恨在心头的话,来个血洗武林,这一场大劫非同小可,谁也不愿做那罪魁祸首。

    双方都但在那儿,赵岳枫不敢跌坐运功,亦无人敢奔出谷去。

    武阳公也不敢出手发难,但他决计不容许赵岳枫有时间跌坐运功,只因赵岳枫一旦功行圆满的话,那时他就失去了反威胁的力量。这一来玉环仙子和单水仙的命运岂不是无力覆护?

    谷内沉寂了许久,一梦头陀沉声说道:“武阳公,你太卑鄙了,当初赵岳枫若不是为了挽救玉环道友一命,便不致损耗真元。而你在两人同时施救之时,暗暗袖手,外表却装出用力之状。现在又趁机来侵犯我们,这等行径算得是一代宗师么?”

    武阳公没有做声,青岚道人接口道:“原来他也有理屈词穷之日。”

    玉环仙子轻轻叹息一声,道:“这些罪孽都是由我身上意起,绵延数十年之久,我真是千古莫赎的大罪人哪!”

    她直到现在才开口说话,武阳公忽然一震,两道目光凌厉地注视着她。

    玉环仙子又缓缓道:“武阳公,我们不能长相厢守,魔难重重,只怕这是上天责你杀孽过重,但你直到如今,还舍不得放过他们……”

    武阳公果然是舍不得放过今日这等良机,武林中唯一能够与他一拚的三大高手都在此地,而且无能为力,正是诛除的最佳机会。

    他被玉环仙子说穿了心事,也不强辩,面上露出沉思之客。

    但见他忽而露凶光,眉笼杀气,忽而面色柔和,一片深情。

    人人都烧得他心中正在做那重大的决定,那就是他目下是屈心低首离开?抑是不惜冒险出手?他自然先尽力夺回妻女,但成功与否却没有把握,这正是他考虑的要点。

    最后,他下了结论:假使他运集全身功力,以铁柱神功护身,挤着捱受青岚一梦拦截的一击,硬闯过去。这只是瞬息间之事,不过已经慢了一步,须得以手中刀剑甩手射出,分龚文开华、房仲两人。

    这两人决难抵挡得住自己这一击,于是妻女都可暂时无恙,而他占到有利位置,任何人再想加害她们,必须先过得他这一关。

    下面的局势已掌握在他手中,纵然无法把在场之人通通杀死,但那三大高手决难逃得活命。

    最后面的这个想法也唯有他才敢如此的有把握,要知谷内地方宽广,群雄退到谷内,他若是分身追逐,则群雄方面就可以分出人手袭击他的妻女。

    武阳公未尝没有想到这一点,但他已想妥利用香饵敌透之计,使三大高手自动上门送死。此计便是困住一人,那三大高手为了搭救被困之人,非先后上前来送死不可。

    他眼中发出闪电一般的光芒,抬头望去,全身功力已提聚起来。

    只见玉环仙子黯然地垂下眼睛,没有瞧看任何人。武阳公一望而知这个聪慧无比的女人业已猜测出他定要冒险出手,不禁微微一笑。

    目光转到单水仙面上,只见她惘然地凝视着赵岳枫。武阳公不由得心头一震,转念寻思。

    他想到自己一旦杀死了赵岳枫的话,爱女自然是伤心万分,然而赵岳枫乃是自己唯一的死对头,今日焉能轻轻把他放过了?

    他到底是一代枭雄的人物,把心一横,儿女情怀已抛诸脑后,深深地吸一口真气,运聚起全身功力。

    文开华一直全神注视和推测武阳公的行动,她智慧过人,这时已瞧出危机了。

    万般无奈之下,她松开右手,轻轻一推玉环仙子,道:“我不留你了,回到你丈夫身边吧!”

    众人都为之一愣,玉环仙子脚步虚浮地向前走去,掠过一梦头陀只是愕然地瞧她,没有出手留难。

    她只走了数丈,武阳公飘身落在旁边,伸手搀扶住她,道:“你觉得怎样?”

    玉环仙子缓缓道:“还好,我只是放心不下水仙的事……”

    武阳公道:“她怎样了?”

    玉环仙子道:“你还瞧不出来么?她钟情于赵岳枫,看来谁也无法使她改变!”

    两人转眼望去,恰好瞧见文开华把单水仙推开,单水仙脚软无力,踉跄欲跌,被赵岳枫伸臂抱住。而单水仙也就驯如小猫般偎在他臂中。

    武阳公叹一口气,道:“你有什么法子?”玉环仙子摇头道:“只怕没有办法,人家会嫌她的父母。”

    他们的话声并不低,文开华听见了,大声道:“这也不是没有办法之事,只要你们两位从此隐遁,永不踏入江湖也就是了。”

    武阳公迟疑一下,道:“使得!”

    文开华向一梦头陀道:“那就有烦大师作伐,成全赵岳枫、单水仙的好事。”

    青岚道人说道:“贫道还有几句话,却怕说出来要得罪武阳公!”

    武阳公道:“但说不妨,老夫已被你们得罪不少,也不在乎加上这一次。”

    青岚道人道:“好吧,贫道不说也是不成。那就是武阳公你须得有所表示,永不为恶,我们才能放心谈到别的。”

    武阳公道:“要老夫如何表示法?”

    青岚道人沉吟一下,道:“你当天立誓,从今以后不再出手杀害他人,也不踏入江湖一步。”

    武阳公默然片刻,突然丢掉手中刀剑,大声道:“好!倘使赵岳枫娶水仙为妻,老夫从此洗手隐退,永不为恶,也不再陷入江湖,如有违誓,天殊地灭!”

    群雄见他为了爱女之故,不惜当众立誓,从此隐退,都大感惊讶,也觉得欣慰。

    赵岳枫一时之间却不知如何是好,若是拒绝娶单水仙为妻,这话不但不能当她的面说出,以致伤了她的心,而且自家也不愿意拒绝。

    可是另一方面他从来没有想到与单水仙成亲之事,他一直只把她当作妹子,有一种深挚醇厚的感情而已。现在突然间面临此事,不禁失惊自问道:“我当真只把她当作妹子般爱她么?”

章节目录

铁柱云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司马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翎并收藏铁柱云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