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二轻轻拂去石上的灰尘,念道:“招川临终字示武林同道曰:川不幸误中紫蟒之毒,诚属咎由自取,不敢怨天尤人,临死之前唯望有仁人君子除去紫蟒之害,则老狼谷无痕石归此人所有,凡我老狼谷弟子悉数供此人差遣,此示。”

孙小二念罢,抬头道:“招川竟然是死在紫蟒之毒……”

一言未了,摹地变色,又道:“不好了!展老弟,咱们刚才在紫毒洞中所闻到的臭气,莫非就是紫蟒之毒?”

展鹏飞也吃惊道:“八成不会错……”

雷芸君徐徐道:“让我瞧瞧你仍有没有中毒之象!”

她走到展鹏飞和孙小二之前,分别替他们翻翻眼皮,很仔细的诊察一会儿,又道:

“嗯!你们确已中了紫毒!”

孙小二急道:“这如何是好,想那注死阎罗招川功力盖世,中毒之后都不免一死,我们岂不也快一命哀哉?”

雷芸君道:“如果我不来得凑巧,你们的确很难拖过半个时辰,结局必与招谷主一样……”

展鹏飞问道:“那么姑娘有救我们之法了?”

他想:天池药宫用药乃天下闻名,雷芸君又是个解毒的圣手,如果她此刻摇摇头,他和孙小二就注定要死的了。

孙小二也有相同的想法,是以神色紧张地等侯雷芸君如何回答。

雷芜君道:“小晶那里带有我亲自配制的解毒灵药,或许可以解去紫蟒之毒!”

她的随身待婢小晶已不待她的吩咐,取出瓷瓶,倒了两颗灵药出来,给了展鹏飞和孙小二一人一颗。

他们一口吞下,孙小二道:“天池药宫芸君姑娘的解药如发生不了效力,我这条命死得也算活该。”

雷芸君含笑道:“前辈何不运气看看?”

孙小二道:“不必了,该死便死,不死就活,姑娘的药天下圣品,我放心得很……”

雷芸君道:“劳典今晨告诉我公子恶战紫蟒之时,我已知道你可能会误中紫毒,因此特地配了那几颗药来,想必有功效才对……”

劳典道:“姑娘的药解毒避毒均有显著效用,你们大可放心!”

雷芸君道:“展公子,你觉得好服多了吧?”

展鹏飞已运气一匝,果然已没有昏眩的感觉,道:“是舒服多了!”

雷芸君道:“那么你大可进洞去了!”

展鹏飞道:“好:我这就进去2”

雷芸君取了一把奇形匕首交给他,道:“你可用此匕首剥开蟒腹,取出蟒胆,以鲜血徐徐吞下,那么你便无惧大热大寒……”

展鹏飞道:“既是如此,你们且在洞外等我……”

雷芸君道:“不!你杀了紫蟒之后,可继续深入洞中去,我们不等你了!”

展鹏飞讶道:“为什么还要继续深入洞内?”

雷芜君道:“火狐就藏在洞中呀……”

展鹏飞恍然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注死阎罗招川会命丧在此洞之前!”

劳典插言道:“不错!他敢是寻火狐来的!”

展鹏飞道:“但他应该事先防范紫蟒之毒呀?”

劳典道:“可借他心有余而力不足……”

展鹏飞道:“原来招川已死了至少半年以上,怪不得这期间江湖上没有老狼谷的人出来活动!”

劳典道:“招川想拾在大家之前窃擒火狐,死得毫不足惜,正应了他自己的话咎由台取!”

他将那块无痕石捧在掌中,又道:“招川临终遗赠老狼谷掌门信物无痕石给诛除紫蟒的人,我看展老弟就收下吧!”

展鹏飞道:“这可使不得,晚辈还没杀掉紫蟒,自不能收下无痕石!”

劳典道:“你先收下,反正紫蟒迟早得诛杀;再说除你之外,也没人收拾得了它!”

孙小二和雷蟒君也都表示无痕石应由展鹏飞收下。

众人一阵劝说,展鹏飞终于接过无痕石,道:“那么我暂且保存此石。如紫蟒不除,我还是要交给除掉它的人,免得失信于死去的招谷主!”

雷芸君道:“就这么办!你准备进洞吧!”

展鹏飞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道:“雷姑娘能不能赐我两颗失心丸的解药?”

雷芸君道:“可以!”

她随即吩咐小晶送上两颗失心丸的解药,展鹏飞接在手中,对孙小二道:“这两颗解药是我答应讨来给涂森和裴宣的,请孙大哥替我送给他们!”

孙小二接了过来,问道:“你自己为什么不交给他们?”

展鹏飞道:“此刻我已准备进人紫毒洞寻找火狐,这万一发生什么意外之事,岂不误了他们?”

孙小二心底一凛,道:“那紫蟒毒洞凶险得很,老弟可千万小心……”

展鹏飞道:“小弟省得!”

他向众人抱拳告辞,心中不禁自忖道:为了擒捉火狐,冒这么一趟凶险,是不是值得呢。

难道说,我竟是个贪图得到天魔令,亟欲称霸武林的人?

他忽然想起狄可秀批评她父亲秋仁杰的话……不错,我此刻的心情,居然和狄二杰当年那么相像,不择手段,只是想领袖群雄,使自己的武功更高。

展鹏飞呵!展鹏飞,他在心中暗自叫道:你现在已有一身惊人的武功,有许多可以信赖的朋友,你要报师仇,重整师门门户,力量已经够了,你还想到天魔令,不是太贪心了吗?

你瞧不起狄仁杰,现在你心中的意愿,不是跟当年的狄仁杰一样吗?

他想得人神,孙小二在他的背后道:“展老弟!你要是觉得此去没多大把握,何不缓一缓呢?

展鹏飞摇摇头,道:“去我还是要去,现在就去!”

他心中涌起狄可秀的病容,觉得如能用火狐内丹医好她,倒不失为生平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于是他毅然决然地踏向紫毒洞。

众人都站在原地以目相送,白爷爷却随后跟了过去。

展鹏飞走到洞前才发现白爷爷跟来,讶然止步,道:“白爷爷,你跟来做什么?”

白爷爷举手比划了半天,展鹏飞却看不懂它说的是些什么。

劳典赶了来,道:“是我央请白爷爷陪你进洞的……”

展鹏飞讶道:“为什么?”

劳典道:“如果火狐确实藏在洞内,就只有白爷爷寻得着它,所以非它进洞不可!”

展鹏飞道:“这又是为什么?”

劳典道:“因为火狐对身上带有煞气的生人特别敏感,不待你靠近,它早已躲了起来,找它就不容易了。”

展鹏飞哦了一声,道:“身上带有煞气的人?可是指最近杀过人之人?”

劳典道;“对!所以非有白爷爷人洞寻找火狐不可!”

白爷爷这类通灵人猿,本性忌杀,就算找个八十高龄的人类,也没有白爷爷有百岁以上的不杀记录;因此劳典的意思,展鹏飞一听便懂。

不过为了白爷爷的安全,展鹏飞道:“白爷爷可以进洞,但得等我将紫蟒杀了之后!”

劳典沉吟一会儿,道:“也好!由你先进去,半个时辰之后,我再命白爷爷随后找你!”

展鹏飞颔首道:“就这么办!”

于是他握着宝刀,一步步踏人紫毒洞里。

这回他不再闻到洞中的腥臭毒气,反觉得有一股淡淡的幽香。

他心知这是天池药宫雷芸君让他服下灵药的效果,当下胆气一壮,一步一步深人紫毒洞中。

那紫毒洞初时有点儿昏暗,而且像是没有尽头,越走越远的样子。

展鹏飞走了差不多一炷香光景,越深人洞内,心中越是惴惴不安。

又走了百数十丈,前面倏地金光一闪。

展鹏飞早已提高警觉,他一见对面鳞光闪动,立刻掩藏起来。

他靠近岩壁,徐徐向前移近。

渐渐地,他看清楚那鳞光闪动之处,正横着一条硕大无比的蟒蛇。

展鹏飞虽知那蟒蛇负伤甚重,但他仍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移步过去。

他走了两步,突觉脚步有点湿滑,俯身一看,却原来地面上流满了紫蟒的鲜血。

展鹏飞付道:“紫蟒血流如注,照这种情形看来,八成已奄奄一息。”

一念及此,展鹏飞大胆向前,片刻之后,已来到了那毒蟒之旁。

凝目望了过去,不由得骤然瞠目。

但见巨蟒一动不动地躺着,四下岩壁倒塌下的石块沙粒,将蟒身掩了大半,不过展鹏飞还可以看清白色的蟒腹翻向天,正徐徐泌出大量的血来。

这情景已很显然是那毒蟒受了重伤,逃人了洞内之后,却因流血太多,伤势疼痛,临死一阵挣扎,将四下岩壁碰撞得倒塌了大半。

展鹏飞心中狂喜不已,心想那注死阎罗招州设计的十二把奇形匕首,居然如此锋利,使自己不费丝毫之力,就杀掉了这巨蟒。

他一面思忖,一面走近蟒身。

因为蟒身甚长,而且部分埋在倒塌下来的岩石之中,展鹏飞只得由蟒尾寻起,找到蟒腹所在,准备开膛破腹,取出蛇胆。

他一直寻向蛇首方向,大约已走到靠近蛇身中段之时,忽然间,那蟒身却蠕动了一下。

这一下虽只微微动了一动,但展鹏飞却吓得不敢喘一口气。

这时他正置身蟒身之侧,背后不及半尺之处就是坚硬的岩壁,如果巨蟒随便翻个身,他势必无处可逃,只有活活被压死一途。

幸亏那毒蟒只蠕动一下而已,展鹏飞长长舒了一口气,停步沉思。

他想:这蟒蛇显然还未断气,自己仗着宝刀的威力,当可一刀取它性命。

但是,万一自己刀锋一落,那巨蟒负痛之后,如果还有余力拚死一个挣扎,自己绝无门躲的机会,岂不要当场被压毙殒命?

这确是一个难题,展鹏飞这时已寻到那巨蟒的腹部,但他却提不起勇气一刀砍了过去。

洞内寂静得可怕,白色的蟒腹在展鹏飞的眼底晃动着,展鹏飞紧握宝刀两手,手心竟微微泌出了冷汗。

他在心中作了一个抉择,砍不砍下去呢?

抑或悄然退出洞外。

砍下去可能一刀结果巨蟒,更有可能与巨蟒同归于尽,悄然退出洞外,则必然可看到一张张失望的脸孔……劳典、雷芸君。狄可秀。苏英,甚至于孙小二,对他的失败一定感到失望。

展鹏飞并不是个将生死之差别看得太严重的人,他迟迟没有下手,主要是拼死一刀,是不是值得。

他的思路开始飞驰,最后想到了受尽巨蟒肆虐的那群善良的人猿。

霍地,他暴喝一声,双手贯注全身功力,相准蟒蛇腹部,一刀斩落。

那蓝电宝刀微微反弹,哧一声,半丈多长的刀刃,一下子没人了蛇腹。

展鹏飞动作快无伦比,一刀中的,立刻横划拖开刀势,一声像撕破了布条的声音传来,那蛇腹已割开了丈余多的一道巨口。

他将宝刀停住,屏息而待。

毒蟒的反应甚慢,这时才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颤动越来越厉害,展鹏飞神色紧张地盯住眼前的蟒身,一阵又一阵的抽动,差点儿将展鹏飞的心抽出腔口。

约摸有顿饭工夫,蟒蛇终于停止了抖动。

展鹏飞宛如捡回了一条老命,浑身突有乏力之感。

他轻轻擦掉额前的冷汗,平伏了紧张的情绪,运力拉刀,徐徐将蛇腹剥开了整整五。

六丈长。

一颗赤黑色,约有拇指大的蛇胆,露了出来。

展鹏飞用刀割下,捧在掌心一瞧,不由讶然失笑,心想:巨蟒胆子原来如此之小,才会害怕我的宝刀攻击,被孙大哥埋设的匕首破腹殒命。

他将蛇胆和血吞了下去,往来路走出。

望着巨蟒丧身之处,展鹏飞突觉手脚松软,就像是个大病初愈的人。

他靠在岩壁坐了下来,一面调息运气,一面等白爷爷进洞来。

半个时辰不到,白爷爷已悄然而来。

展鹏飞已睁开眼,望着白爷爷一笑。

白爷爷看看他,再转向蛇尸,兴奋之色在它的脸上跃动,口中吱吱怪叫,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

展鹏飞望着它高兴的神情,刚才拚死诛蛇时,心中原有的懊丧感觉,登时一扫而光。

他一跃而起,道:“走!咱们继续深人洞内,将那火狐找出来!”

白爷爷大点其头,一个纵身,已跑在前头。

他们越过蛇尸,缓向洞底而行。

紫毒洞弯弯曲曲,不知有多深多长,但光线却不见得有多暗淡,隐隐约约之间,仍可摸清去路。

展鹏飞觉得有点儿奇怪,后来从凉风灌进来的地方,发现偶尔洞顶有裂缝,才明白洞中不如意料中那么漆黑的原因。

一路摸索前进,走在后面的展鹏飞倏觉前面光线大是明亮,心中正感到奇怪,耳中已听见白爷爷喊叫之声。

他心中一阵紧张,赶忙纵身飞跃过去。

一个转弯,展鹏飞被眼前的景象,吸引得骇住了脚。

只见他们已走出了岩洞,来到了另一处洞天;柔和的阳光照射在一片青葱翠绿的草直,和风徐徐,流水潺潺,紫毒洞外竟然有这么一处世外桃园。

展鹏飞快步走出洞外,抬眼一瞧,又是一阵惊奇。

四面矗立着直插天仞峭壁,将一块方园约有十里的深潭绿地与世外隔开。

峭壁之上,垂着串串瀑布,条条匹炼,直通天际,放眼一瞧,一时竞数不清有多少条瀑布水流,从四周的峭壁流了下来。

满耳注入轰轰流水之声,在寂静的谷地中,引起的回声,自然更大,更响。

峭壁之下的谷地,分成一片红绿相问的美丽仙境,和一处碧波荡漾的深潭。

展鹏飞被眼前的奇景深深地吸引住,不觉迈步走向绿地。

他和白爷爷来到了深潭之旁,塘面不及百丈,但却容得下从四面八方流进来的大胶水流。

展鹏飞不禁好奇心大起,仔细观察潭水到底从何处送出;因为若没有水道将潭水排出,这深潭绝无法容纳得下那四处灌进来的水流的。

他没有费太大工夫,就发现潭水靠近左面岩壁之处,有很急的旋涡,心中登时恍然,付道:“原来岩壁下有暗道通向外头。

略一思忖,再审度那岩壁的方向,展鹏飞马上想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狄可秀告诉他的,他记得狄可秀曾经说过,火狐很可能藏身在绿溪源头,绿溪源头则在绿谷上边的峭壁,那么眼前这深潭不就是吗?”

展鹏飞一想通这点,再细看谷地的山势,心想那高耸入云的峭岩,再有条倒垂的瀑布,人类是很难从岩外走进这谷地的。

既是如此,紫毒洞竟是通入绿溪源头的唯一通道:可是紫毒洞一直有毒蟒盘驻其间。

从这一个事实去推断,不难想见狄仁杰宁可任令毒蟒为虐,而不尽早诛除它的心意。

展鹏飞心想:狄仁杰深恐毒蟒一除,则人人可以自紫毒洞穿入抵达谷地,擒捉那火狐。

此刻狄仁杰派遣劳典和雷芸君协助展鹏飞进入紫毒洞到深谭,不是很明显的要展鹏飞抢在前面,替他生擒火狐吗?

展鹏飞站在深潭之前,思潮起伏。

那白爷爷却已借着河中露出的岩石,绕潭一圈回来。

它拉着展鹏飞的衣角,用毛茸茸的右手,指着前面岩壁,要展鹏飞注意。

展鹏飞循它所指的方向看了一下,问道:“那边可是有什么特别之处?”

白爷爷点了点头,展鹏飞道:“你带我去看看……”

白爷爷摇摇头,并作了一个失足滑倒的姿势,动作虽甚滑稽,但却相当逼真。

深潭之间,巨石突出水面上,为数虽然不少,但距离有长有短,面积有大有小,要利用潭面露石到对崖峭壁下,也不是件容易事。

正在思忖之间,白爷爷已跃而起,一条白影冲向潭面,落在一块石上。

接着它又斜向左面第二块巨石踏了过去,然后才招呼展鹏飞。

展鹏飞恍然道:“原来露在水面上的巨石,并非每一处都可轻易立足,白爷爷早巳查探明白!”

他对白爷爷这份心意,感激得说不出话。

当下他紧紧腰带,深深吸一口气,长身而起,投向第一座石面。

双脚离石面只有半尺,展鹏飞突然发现石面不但呈圆形之状,而且长满了青苔。

人甫落在石上,猛觉脚底一滑,晃了两三下。

展鹏飞早已有备,赶紧使了一个千斤锥,将双脚定在石面上。

他不敢停得太久,人才站稳,猛地又使力弹起,朝第二块石面落下。

这回他已学了乖,双足只在石面上点了一点,又复跃向第三个落脚之处。

如此几个越落,辰鹏飞已跃至了峭壁之下,与白爷爷站在一块突出的石面上。

他从石面上往下一瞧,始才发现有一个堪供一人出入的洞口,斜斜没入峭壁底下。

石外潭水正溢在洞口的边缘,但却没能流人洞内,因此从洞外观察,那斜洞只是有点潮湿而已,显然并末积水。

展鹏飞问白爷爷道:“火狐可是躲在这洞里?”

白爷爷肯定地点点头,展鹏飞心想:看来白爷爷一定经常在此地出入。

他望着那高不可仰视的峭壁,忽然憬悟,不由哑然笑出声来。;须知白爷爷有一套异于人类的攀高本领,展鹏飞却一直将它当做寻常人看待,怪不得想不通白爷爷何以对这谷地一石一木那么熟悉。

四面虽有高耸的岩壁及瀑布,使谷地与外界隔绝,但以白爷爷的身手,这些绝壁必奈何它不得。

展鹏飞悟及了这点,登时相信脚底那斜洞,定必是火狐藏身之处。

同时他也明白没有白爷爷的指引,要找上这斜洞实非易事,因为它的位置正好被那块突出的石面挡住,往深潭边观察,是没法发觉有这么一个洞口,正在峭壁的下方。

白爷爷这时已准备好进入洞内。

因为那斜洞倾斜度甚大,又长满了潮湿的青苔,所以白爷爷以屁股着地,慢慢的得了下去。

展鹏飞心知它示范入洞的样子给他看,当下也侍了下来,学白爷爷的样子划进洞里。

不想那斜洞斜坡甚大,坡面又硬又滑,展鹏飞根本不合力,屁股才一沾上,人就滑了下去。

他赶紧将身子伏卧在两腿之间,保持平衡,耳边传来呼呼风声,好一会才落到实地,停了下来。

白爷爷早已等在那里,将他拉了起来。

展鹏飞睁眼审度洞口情势,只见四下漆黑难辩,只有头项沿口闪动着微弱的光线。

那光线离地大约有百数十丈之高,展鹏飞想起那又湿又滑的坡道,不禁暗暗叫苦。

因为他发觉洞底离洞口如此之深,待会要爬上去,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

他被眼前难题因住,不免怨怪自己来得太过冒失,居然没有携一条绳子进来。

白爷爷好像一点也不担心如何出洞这个难题,已经开始搜寻火狐。

展鹏飞一见这种情形,只怪自己太过粗心,心想先擒住了火狐再伤脑筋也不迟。

于是将警觉提高,与白爷爷朝洞内走过去。

走了不到两丈远,黑暗中倏见红影一闪,一只比猫大不了多少的赤红狐狸,出现在展鹏飞眼前。

展鹏飞心中一动,深知这赤红狐狸,就是武林人人梦寐以求的通灵异物,乃停步凝立不动。

那火狐就在前面不到十步远的地方,闪烁着一对惊疑不安的小眼,瞪视着展鹏飞和白爷爷。

展鹏飞再也忍耐不住,忽然纵身跃起,一左“搏鹰式”扑向火狐。

他的去势快得无法形容,不想那火狐动作更快,头部一甩,忽地已不知去向。

展鹏飞一扑失手,楞然站在地上。

这时他才发现洞内并不宽大,但却有很多兽穴之类的小洞,密密麻麻,四处都是。

他看得心底一凉,忖道:“有这多的兽穴,火狐随便一撵,可真有点拿它没办法。

白爷爷走了过来,作手势要展鹏飞将碧火蛛丝网拿出来。

展鹏飞依言取出蛛丝网,心里却有点怀疑这丝网是否有用处。

他已试过那火狐的身手,觉得它动作快得出奇,何况四处有那么多兽穴供它躲藏,倘若用网兜捕,也未必就能捉着它。

他握着碧火蛛丝网胡思乱想,一面深悔刚才那一扑太过孟浪,这回那火狐若不现身,岂不糟糕。

担心火狐不出来,那火狐却唰的又从兽穴钻了出来。

展鹏飞但觉眼角红光一晃,定睛看到火狐就在他的左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忍不住又想扑过去,白爷爷却频频向他做着撒网的手势。

展鹏飞顺手将碧火妹丝网撤开,倏见洞中银光耀眼。那火狐竟然伏在地上,发出悲鸣。

展鹏飞又惊又奇,将蛛丝网一再抖动,那火狐露出畏缩的神情,一动不动地蹲在地上。

这次展鹏飞真是大喜过望,没想到薄如蝉娟的碧火锦丝网,果然是件可以镇伏异兽的宝物。

既有如此宝物在手,展鹏飞立刻移步向前,边走边将蛛丝网晃动,生怕那丝网失去效力。

几步的工夫,展鹏飞已毫不费力的靠近火狐。

凝视着静卧在他脚底下的火狐,展鹏飞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能够如此轻而易举的将它擒了下来。

他将碧火蛛丝轻轻兜在火狐的身子,那火狐发出哀鸣,微微颤抖着。

展鹏飞双手将它抱起,只觉得人怀火热,不禁吃了一惊。

他拿出一个布袋,将火狐装人袋中,道:“火狐已经捉到了,白爷爷,咱们怎么出去?”

白爷爷疑惑地望着展鹏飞,显然不知展鹏飞这话的意思。

展鹏飞叹了一口气道:“白爷爷!那斜洞进来容易,出去可就难了……”

白爷爷掉头跑到斜坡前,四肢并用,一下子就爬了上去。

爬了几步,它回头望着展鹏飞,好像是说:就这么爬上去,不顶容易吗?展鹏飞苦笑道:“上爬爬下,我们人类可不比你们猿类,白爷爷,你懂吧?”

他怕白爷爷不信,就爬了几下让它看看,果然那斜坡极是湿滑,一点也使不上力气,很难立足。

白爷爷露出恍然的神色,展鹏飞遂道:“咱们就这样好了,你先上去找人带几条长绳过来,好吧?”

白爷爷点点头,飞也似的朝洞顶爬去。

展鹏飞放好火狐,缓缓坐在地上,闭目调息,等候白爷爷找人带绳子来。

此时洞顶那道光线已极为微弱,展鹏飞忽觉有点寒冷,仰头一望,心想外头必已是日落时份。

约摸过了一个时辰之久,洞顶突传为裴宣的声音,道:“展兄!展兄!你还在里边吗?”

展鹏飞将眼眼开,喜道:“是斐兄吗?”

裴宣道:“是的!涂兄也来了,真是谢天谢地,展兄还好好地待在洞中最后半句话是对涂森说的,涂森也凑近洞口,朝底下喊道:“展兄!涂某也来了,你还好吧?”

展鹏飞一叠声道:“好!好!是白爷爷找到你们的吧?”

涂森道:“白爷爷?是不是那头白毛人猿?”

展鹏飞道:“是啊?”

涂森道:“没有它我们也找不到这地方……”

展鹏飞喜道:“那么你们带来了长绳没有?”

这次是裴宣回答,他道:“有是有,是从谷中采来的长藤,只不知管不管用!”

展鹏飞道:“你们将它垂下来,让我试试合不合用……

洞顶一片寂然,不知裴宣他们是不是没听见展鹏飞这句话,抑或又碰上了什么难题。

展鹏飞愕然道:“斐兄!你们听见我方才的话没有?”

过了一阵子,裴宣突然道:“展兄捉到了火狐没有?”

展鹏飞道:“捉到了!”

裴宣露出微微兴奋的声音,道:“真的?你怎么捉到的?”

展鹏飞大感不耐,道:“等我上去再详细告诉你们行吧?”

裴宣带着抱歉的语气,道:“不,不!你还是先将捉住火狐的经过说经我听听,我们实在有点追不及待。”

展鹏飞没法,只好三言两句,约略将如何用碧火蛛丝网捉住火狐的事说了出来。

裴宣闻言叫道:“妙!妙,真是妙极了,展见要是没有那蛛丝网,还不知能否捉到火狐呢……”

展鹏飞道:“好了!好了,你们可以放下长藤了!”

洞顶果然徐徐垂下一条长长的树藤,一寸一寸地滑了下来。可是绳子才滑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展鹏飞讶道:“斐兄,还要放长一点,我这里够不到……”

斐兄道:“我知道。”

但藤子却没有继续垂下来,展鹏飞又道:“斐兄,怎么啦?是不是藤子不够长?”

裴宣道:“够够!不够我们还可接上……”

展鹏飞有点心急,道:“那,……那快点呀,这里可冷得要命……”

裴宣道:“我们这上头也顶冷的!”

他顿了一顿,又遭:“展兄!等下长藤垂了下去,你可先用碧火蛛丝网将火狐绑牢,然后系在藤尾,让我们把它吊上来……”

展鹏飞道:“这你不用担心,我可以一手抱着火狐,一手攀藤上去……”

裴宣没有说话,涂森却接着道:“不,不!斐兄的意思是,要你暂时呆在洞底,等我们将火狐拉了上来,再救你出洞!”

展鹏飞恍然憬悟,因为涂森这句话说得相当露骨,大有将火狐据为已有的味道。

他哦了一声道:“原来你们计划好趁火打劫?”

裴宣道:“展兄这话太难听了,现在你能捉到火狐,兄弟和涂兄亦不无微许功劳,对也不对?”

展鹏飞道:“话是不错!但你们休想白白获得火狐!”

裴宣道:“我们可没有不劳而获的想法呀!”

展鹏飞道:“你们此刻的做法,不就是想不劳而获吗?”

裴宣道:“展兄差矣!我们拿你的一命交换火狐,岂能说我们想平白夺你的!”

展鹏飞怒火涌了上来,道:“你们滚开,我可以叫白爷爷另外替我找人来帮忙,滚开!”

裴宣嘿嘿笑道:“展兄!你发什么脾气,平心静气听我说,你那白爷爷早被涂兄一掌打入潭中淹死了!”

展鹏飞吼道:“什么?你们杀了白爷爷?”

裴宣道:“是啊!那畜牲精明得很,留下来碍手碍脚,不先杀掉怎么地?”

展鹏飞突觉一阵心酸,虎目中滴下几滴泪水,哽咽不能言语。

他的心中刹时充满了悲痛,这种悲痛自他的师父被杀之后就从没有过:“换句话说,这次他哀悼白爷爷丧命的哀伤,正如同他的师父之死一样。

强忍着如潮涌出的泪水,展鹏飞心中有无限的侮恨,恨不该让善良的白爷爷跟他来此送死。

洞顶的裴宣却不知展鹏飞的心情已坏到极点,在上面嚷道:“展兄!你决定了没有?”

展鹏飞将骂人的话吞了下去,心想:“等敷衍了裴宣,上得洞外,誓必将他们两人碎死万段。

他一心只想为白爷爷报仇,能不能保有火狐倒是次要的事。

于是他道:“我倘若将火狐让你们先吊上去,你们还会救我吗?”

裴宣道:“会,会!我们只为火狐,并没有伤你性命之意,这点你应该相信我!”

他的语气充满狡诈,展鹏飞心中一动,道:“裴宣!你们碰到过孙小二他们两人连着招呼展鹏飞,却不见展鹏飞有何的反应。

涂森急道:“这……这如何是好!这样耗下去,显然对我们大是不利!”

裴宣运思忖度,片刻之后道:“我们得想个办法逼他出来!”

涂森道:“这个自然!”

裴宣突然“噫”了一声,道:“有了!我有一个办法,非将他逼出来不可”

涂森发现他眼睛看着脚底下,想了一下,恍然憬悟道:“你……你想用水淹之法?”

他们脚底下正是那块隔开潭水的山石,他们只要设法击开一道水口,潭水就可进入洞内,洞底的展鹏飞势必难逃水淹之危。

裴宣道:“兄弟正是此意,我们动手吧!”

涂森道:“好!咱们取出兵器来,先击开一道缺口再说,这样冷的天气,不信姓展的撑得住!”

两人主意既定,立刻取出兵器,就在石块上员打了起来。

他们兵器均甚坚利,刹眼之间,那岩石便已击开了一个缺口,潭水开始沿着缺口,溢人展问飞所处的斜洞之中。

展鹏飞本来抱定与裴宣和涂森蘑菇下去,可是沿外潭水沿着斜坡而下,水量虽不甚大,他坐在斜坡下却马上就发觉情形不对。

起先展鹏飞还以为潭水自动灌了下来,但片刻之后,立知是裴宣和涂森搞的鬼。

他吓得赶紧站了起来,一看洞底并不宽阔,倘若潭水不停地灌了下来,不出半个时辰他必将淹死在水中无疑。

抱起火狐,展鹏飞开始搜索有没有适当的避难场所,然而四周都是峭平的石壁,不禁大失所望。

潭水灌得好快,半炷香的光景,洞底的水深已淹至展鹏飞的足踝。

裴宣这时叫道:“展兄!水已经淹起来了吧?”

展鹏飞被问得啼笑皆非,本想臭骂裴直几句:旋即一想,裴宣出身大伪教,善于惴度人家的心意,还是不开口为妙,于是缄口不语。

裴宣等了一会,又道:“展兄!你冷是不冷?”

展鹏飞本已又饥又寒,此刻再经裴宣一问,全身不由打了一个寒战。

他全力克制寒冷的感觉,因为他深知裴宣故意问他冷是不冷,就是要加强他心中寒冷的念头。

这种攻心之术,裴宣应用起来委实高人一等。

试想一个本有寒冷感受的人,一再被人问起冷不冷,必然有加倍寒冷的感觉。

就像在一个饿得发慌的人面前,大谈美食盛筵,那人不加倍垂涎欲滴才怪。

展鹏飞极力不去想寒冷之事,不过事实上他在洞中却是冷得差点没抖起来。

潭水不断的流了下来,又过了片刻,已淹至了展鹏飞的臀部。

展鹏飞咬着牙,仍然不言不动。

裴宣在外头悄声对涂森道:“姓展的也真厉害,居然到现在都不吭一声!”

涂森道:“会不会那洞底深不可测,或有排水的暗道?”

裴宣道:“这似乎不太可能!”

涂森道:“为什么?”

裴宣道:“如果咱们放进去的水淹不到他,开始时他就会出言讥知我们,不会吭都不吭一声!”

涂森道:“斐兄之言甚有见地……”

裴宣笑道:“那是咱们太了解展鹏飞之故!”

他顿了一顿,又道:“他个性耿直,行事坚决有胆识,绝不是那种沉不住气的人,所以他此刻不吭声是相当合理!”

涂森道:“那么,洞底已淹起水来了?”

裴宣道:“决计已淹上来了,但展鹏飞非到最后关头是不会出声,咱们耐心等下去没错!”

他分析人微,涂森不得不暗地佩服。

处在寒潭水中的展鹏飞,已被流进去的潭水淹至腰际,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寒潭之水本就冷冽,此刻又在夕阳西下之后,展鹏飞倍觉冰冷。

他好几次差点冷得喘不过气来,忙闭目调息。

忽然间,丹田涌出一股暖流,展鹏飞意外一喜,于脆将体内真气,导人周身血脉。

不一会,他由冷飕飕的颤抖,变得舒畅无比,泡在潭水,宛如大热天泡在溪水中,凉快清爽。

他先不知体内的暖流起自何处,后来仔细一想,才记起可能是服下紫毒蟒蛇的效力。

这一来,他心情大为笃定。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涂森有些忍耐不住,低声道:“裴兄!姓展的这么久不出声,会不会已经淹死了呢?”

裴宣道:“不会的!他不会如此之快便被淹死……”

涂森道:“但潭水这么冷?”

裴宣道:“寒潭之水,寻常之人只要全身被淹,顿饭工夫便可冷死人,但要冷死展鹏飞似乎没有那么容易!”

裴宣虽然没有进一步的解释,然涂森还是认为这句很有道理。

也就是说,不论裴宣或涂森,他们均不敢低估展鹏飞的能耐,是以他们虽然成功地引寒潭之水灌入洞中,此刻的心情,依就紧张万分。

浸在洞中的展鹏飞,虽已不觉潭水之冷,但他重又面临一项难题。

原来潭水已淹至他的胸部,使得他不得不用两手高举着火狐,以避免火狐被水淹死。

潭水继续上涨,展鹏飞双手高高举着火狐,时间一久,感到越来越吃力。

最后潭水终于淹至他的颈部,展鹏飞如果不设法用双手保持身体的和浮力,看来顷刻间便将被淹。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头顶上又传来裴宣的话,道:“展兄!你没事吧?”

展鹏飞不在这个时候倒迅速下了决心,准备先将命保住,再慢慢收拾裴宣和涂森。

于是他道:“算你们厉害,你们将枯藤垂下来吧?”

裴宣喜道:“你决定将火狐送上来了?”

展鹏飞道:“别噜嗦!快将枯藤放下!”

裴宣果然缓缓放下枯藤,一面说道:“展兄!你可千万别搞鬼,万一你想一举借枯藤冲上来,我将藤子一放,你就得掉下水中的……”

展鹏飞深知这话不是恐吓,因为设使人要拉住枯藤上去,枯藤控制在裴宣手中,他一发觉重量不对,只须一松,展鹏飞就没有成功的机会。

是以那枯藤虽已垂了下来,展鹏飞也只好将火狐牢牢系住,道:“裴宣,火狐已系好了,你拉上去吧!”

裴宣试一试力道,发觉展鹏飞并未拉佐藤子的那一头,不禁大喜过望。

他迅速将枯藤拉了上来,只见藤端果然好好的用一张蛛丝网绑着一只猫儿大小;全身赤红的狐狸。

涂森惊呼了一声,道:“那……那是火……火狐!”

裴宣笑道:“涂兄别紧张,这畜牲就是咱们梦寐以求的火狐!”

涂森吁了一口气,道:“真没想到咱们如此容易就弄上了手!”

他倏地发现裴宣冷眼瞅着他,一惊之下,跳开一步,道:“斐兄!你想动歪主意要独吞?”

裴宣脸上诡异的神情一闪而逝,道:“涂兄未免太疑神疑鬼,大家说得好好的,我岂敢独吞?”

涂森放松戒备的姿态,冷哼一声道:“谅你也不敢……”

说着两人动手取下火狐,涂森一手将它抱在怀中。

裴宣耸耸肩,道:“展鹏飞还没死,你抱着火狐反而成为他攻击的目标,对也不对?”

涂森暗暗吃惊,忖道:这裴宣当真老谋深算,怪不得他肯将火狐交给我。”

但他既已抱住火狐,势成骑虎,要交给裴宣,裴直未必肯接,一时之间,涂森大感为难。

这地展鹏飞在洞底叫道:“裴宣!你们可以让我上去了吧?”

裴宣回道:“可以!”

他将枯藤徐徐垂了下去,在离开展鹏飞头顶约有一丈的地方,又将枯藤停住。

展鹏飞此刻是借着双手和两腿的划动,勉强将身子浮在水中,一见涂森将枯藤停在他的头顶之上,登时明白裴宣的用意。

本来他不靠枯藤,只须维持目前浮在水面的姿态,等水涨至洞口,他一样可以说险逃生。

这刻裴宣将枯藤垂下,展鹏飞只要再浮上半丈高,立可提早借藤子上升,逃出洞外。

裴宣将枯藤系好,道:“展兄!委屈你多泡一会儿,或许无大碍吧?”

展鹏飞道:“放心,多泡一会儿,我也死不了的!”

裴宣道:“那么我们走了!”

他迫不及待地跳上潭中露石,很快的泅到岸上。

涂森随后跟了上去,道:“留住展鹏飞的性命,终不免使人忐忑不安,咱们何不干脆弄死他?”

裴宣停步道:“涂兄!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弄死了展鹏飞,你想想,咱们还会有活命的机会吗?”

涂森一想恍然,道:“我们委实不能弄死展鹏飞!”

裴宣道:“狄可秀一心一意期望展鹏飞得到火狐,狄仁杰也偏向着他,还有你们三阴教的金童玉女,天遁门的孙小二,七星教的高晋,咱们要是弄死展鹏飞,就算是得到了天魔令,一时片刻也休想安宁。”

涂森不能不佩服裴宣的心思之密,道:“那么我们赶快换了天魔令就走!”

裴宣道:“当然!展鹏飞未死,狄仁杰谅必不会翻脸不给天魔令!”

他们穿过紫毒洞,不一会便回到了幽灵谷。

幽灵谷中黑压压的站着一大堆人,一见裴宣和涂森出洞,都将目光集中在他们两人身上。

人群中有大名鼎鼎的燕云大侠狄仁杰,七星教教主不夜城主高晋,天池药宫雷芙君,三阴教教主无邪仙女,金童玉女等等多人,而且各自率领一大批手下,合起来少说也有三、五百人。

涂森望之怯步,道:“斐兄!这……如何是好?”

裴宣也有点紧张,道:“咱们只有硬着头皮过去了……”

两人亦步亦趋,走到了众人之前,只见在场的人均将眼光凝注在涂森手中的火狐。

涂森显得有点不大自在,清清喉咙,道:“请燕云大侠狄老前辈过来说话!”

冷不防阿平叱道:“大胆涂森!教主就在此处,你还不上前参见!”

涂森望了裴宣一眼,将心一横,道:“本人只请狄大侠一人说话!”

阿平怒哼一声,一挥手,三阴教的徒众立刻准备冲上去动手。

这时狄仁杰说道:“请三阴教的朋友听老夫一言!”

阿平欠身道:“只不知老前辈有何指示?”

狄仁杰苍老的声音又道:“老夫今日容许诸位进人幽灵谷,乃在于证明老夫处理火狐之事绝不偏私,并非邀你们来此惹事生非……”

他说话时虽然显得有点吃力,但两道目光如炬,颇有一份威严。

阿平躬身道:“是!老前辈说得是!”

狄仁杰冷冷道:“那么你退下去吧!”

阿平微微一礼,依然退了下去,心中暗哼一声道:“哼!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处理这件事。”

涂森一见阿平没有坚持找他的麻烦,心里头笃定得多,向裴宣使了一个眼色,两人齐步走到狄仁杰之前。

只见狄仁杰坐在一顶软轿之上,神色苍老萎颓,如果没有眉宇之间那股英气,真叫人难于相信如此孱弱的老人,会是侠名满天下的狄仁杰。

两人参见过狄仁杰,报上门派姓名,只听他道:“涂森!你手中的火狐还活着吧!”

涂森道:“活得好好的……”

狄仁杰眼中掠过一丝喜悦,舒了一口气,道:“嗅?请送给雷姑娘检视一下!”

雷芸君闻声上前,翻开网在火狐身上的碧火珠丝网审视一会,道:“狄老前辈!这狐网确是火狐,而且还活得好好的!”

她这么一说,场中扬起一阵惊啊之声,一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狄仁杰道:“雷姑娘既已验明……劳典!”

轿旁的灵猫劳典应道:“是!小的在!”

狄仁杰咳了一声,道:“将火狐取来!”

劳典答应一声,走到涂森面前,作势要接取火狐。

涂林退了一步,道:“且慢!请狄大侠拿天魔令来换!”

劳典怒道:“大胆!”

涂森道:“没有天魔令,你们休想得到火狐!”

他将火狐紧抱在怀,大有用力将它闷死之势。

狄仁杰见状道:“涂森!老夫当着这么多人之前,不会失信于你的,你把火狐给劳典吧!”

一直没有开口的裴宣终于道:“涂兄!狄前辈既已如此说,你就将火狐交给他吧!”

涂森想了一想,只觉得裴宣自始至终,都在推却强夺火狐的责任,不禁心下大凛。

他慌忙将火狐交给劳典,运思忖度裴宣的心计。

耳中传来狄仁杰的声音,道:“徐森!你是如何抓到火狐的?”

涂森道:“火狐是晚辈和斐见两人合作抓到的!”

狄仁杰“哦”了一声,道。“那么展鹏飞呢?”

裴宜道:一他……他还陷在火狐地洞中……”

孙小二大声问道:“斐兄!展老弟无碍吧?”

裴宣道:“他好得很……”

接着不待狄仁杰询问,便将展鹏飞陷在地洞的情形说出来。当然洞中溢水,和趁机要胁展鹏飞交出火狐之事,他都设词掩饰过去。

孙小二道:“这么说,火狐是展老弟捉到的!”

裴宣道:“是他进洞捉到的没错!”

章节目录

刀影瑶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司马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翎并收藏刀影瑶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