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府门人恢复了冷静之后,展鹏飞便已预知双方这一动手,将是一场势钧力敌的殊死之战。

    他不知孙小二躲在什么地方,但他深知孙小二必定将他一举一动看在眼内。

    既然如此,展鹏飞忖道:孙大哥一定赞同我一举打败断肠府的人了。

    于是他更显得理直气壮,挺一挺胸脯,道:“曹府主!你准备好了没有?本人就要出手!”

    曹天行还没答话,他的身旁门出两名门人,霍地大喝一声,分由左右攻向展鹏飞。

    展鹏飞架式一稳,不移不动,等两名敌人攻到,忽地将蓝电宝刀斜斜劈出。

    左面那人惨叫一声,立刻身首异地,右面那人亦觉蓝光一闪,便不省人事。

    展鹏飞又按住刀势,道:“曹府主!你站出来,不要叫别人替你送死!”

    他知道说得越难听,曹天行越受不了,非得亲自出面不可。

    果然曹天行脸色倏变,缓缓站了起来。

    展鹏飞笑道:“曹府主你先冷静下来,咱们再动手不迟!”

    这是针对刚才曹天行警告他的手下之言而说的;曹天行何尝不知冷静待敌的重要。

    可是他目睹展鹏飞那种嚣张的样子。早已怒不可遏,何况展鹏飞是当着他的门人奚落他。

    曹天行终于举起长刀,凝神作势。

    展鹏飞立刻全神注意起来,他深知曹天行不是易与之辈,这一击必将聚集全力而来,自己能不能抵受住,还是未定之数。

    因此展鹏飞两眼紧盯着曹天行,将意志集中应付对方这一击之上。

    双方凝神对峙,谁都可以看得出他们两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的话,必定是石破天惊的场面。

    两人凝立好一会儿,没有人抢着出手;场中的气氛,竟因此使人紧张透不过气来。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曹天行之旁的一名黑袍人倏地横前挡在中间,对展鹏飞道:

    “展公子!请等一等!”

    展鹏飞微微一怔,道:“你是?”

    他觉得这人的声音好熟,当他移国注视,不禁怦然心动,道:“你是王妙君?”

    那黑袍人果然是王妙君,声音变得很低,又道:“多谢你那日救命之恩展鹏飞知道她指的是断肠府明州总坛被袭的那件事,道:“此事不用挂在心上!”

    他顿了一顿,又道:“你的伤势好了?”

    王妙君见他动问那一天受伤的事,全身涌起一股暖洋洋的感觉,感动得差点掉下眼泪来,道:“我……我得公子全力维护,又经府主亲自疗治,早已无碍了……,,展鹏飞欢声道:“那太好了!”

    他显出由衷的愉悦,一望而知他很高兴听到王妙君亲口告诉他康复的消息。

    王妙君终于忍不住掉下眼泪,心中暗地叫道:他是关心我的呀!啊,鹏飞一直是关心我的。

    耳边传来展鹏飞的声音道:“你的功力也同时恢复了没有?”

    王妙君摇摇头,道:“没有!”

    展鹏飞心下歉然,王妙君的功力既未恢复,那就表示她仍然暗自思念自己,日日夜夜为情所困,像杨菁菁、程云松一样,功力仍在消退之中。

    展鹏飞定了定神,道:“我会让你的功力恢复起来……”

    王妙君大吃一惊,心想:除非他死或者我死,否则我这一生一世再也忘不了他,我的功力也就没有恢复的可能,他……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展鹏飞望着王妙君惊骇的表情,道:“你先让开!我来跟你们府主谈谈!”

    王妙君道:“不!你不能杀我们府主!”

    展鹏飞道:“放心!我要杀他还不容易呢!”

    王妙君仍然不放心,道:“府主受伤甚重,你不会乘人之危,突然伤他吧?”

    展鹏飞道:“我向你保证,这种事我不会做!”

    王妙君果然让开,展鹏飞乃向前三步,站在曹天行之前,道:“咱们罢手言和,怎么样?”

    曹天行道。“是你请和便行!”

    展鹏飞笑笑,道:“就算是我向你请和的,这总可以吧?”

    曹天行道:“行!但有一个条件……”

    他这样说,倒像是展鹏飞在向他请和似的。

    展鹏飞没有理会,他深知曹天行身为一府之主,死要面子的心情是可理解的。

    于是展鹏飞笑笑道:“有什么条件,请说!”

    曹天行松懈了紧张的神情,道:“将你的蓝电宝刀留下,老夫便不为难你!”

    展鹏飞万没想到曹天行这人如此不通情理,在如此场合之下,居然还敢提起蓝电宝刀之事。

    但他转念一想,曹天行如若不抱着相当的希望,应该不会提出如此愚蠢的问题才对,否则这人必定有精神病,试想天下哪有打不过人家,反向赢家提出讲条件的道理。

    因此展鹏飞很慎重地考虑一下道:“我不将宝刀留下,你便有办法杀我,对也不对?”

    事实上展鹏飞看不出曹天行会有什绝招可以致于他死命,但他偏又想不出曹天行到底有何叫他屈服的王牌来,所以他才有此一问。

    果然曹天行并不是想以武功让展鹏飞屈服,他摇摇头道:“你知道老夫挨了你一刀,已无力制伏你,何况本门这些门人,也未必是你的对手……”

    展鹏飞道:“那么你要我留下宝刀来,岂不是做梦?”

    他的意思是说,除了用武功强夺之外,你们断肠府还有什么绝招要我留下刀来?曹天行却浮起诡秘的笑容,道:“本府虽然无法以武力夺取的宝刀,但却有办法叫你乖乖将刀留下!”

    展鹏飞虽有点儿不信,还是忍不住问道:“什么办法?”

    曹天行道:“你忘了崔小筠、崔姑娘在我们手中吗?”

    展鹏飞闻言大大吃了一惊,心想:崔小药被辛玫带到断肠府去,我居然忘了。

    曹天行将他的惊讶表情看在眼内,又道:“崔小筠也已经来到幽灵谷展鹏飞道:“带我去见她!”

    曹天行道:“可以!但你得将宝刀留下,留下了宝刀,你不单可以见到崔小筠,而且可以将她带走!”

    展鹏飞道:“等我见了她,我就将宝刀给你!”

    曹天行道:“不行,不行!万一你发了狠硬抢,无人抵挡得了你,我们不就大大蚀了本!”

    崔小筠原就是她自己愿意到断肠府见程云松的,曹天行扣留了她,而且又以她来威胁展鹏飞,交换蓝电宝刀,这种行为说来已够卑鄙。

    此刻他居然还怕展鹏飞硬抢回去“蚀了本”,更是荒谬无耻。

    展鹏飞哼了一声,道:“假使我保证不硬抢,你信得过我吗?”

    曹天行道:“纵然你是有名的忠厚朴直,但老夫还是不能轻易就相信你……”

    展鹏飞道:“那敢情好!我也不愿多作罗嗦!”

    他将宝刀一指,又道:“你既然信不过我,我只好蛮干到底……”

    曹天行心底一震,退了一步,道:“你想干什么?”

    展鹏飞将宝刀晃了一晃,道:“先杀了你们这些人,然后再找贵府曹夫人或辛玫要人,我不信找不到崔小筠……”

    曹天行道:“且慢!”

    展鹏飞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曹天行道:“你这一妄动,崔小筠恐怕就没命……”

    展鹏飞骇然道:“什么?你们敢动她?”

    曹天行道:“我们本无意为难她,如果你逼我们太甚的话,崔小筠也休想活命!”

    他说出了狠话,展鹏飞不能不慎重考虑下去的后果。

    他沉吟一会儿,道:“好吧!我将宝刀给你,你什么时候放人?”

    展鹏飞果然不再犹豫,将蓝宝刀纳人刀鞘,一并送给曹天行。

    曹天行捧住宝刀,深深地望了一眼,道:“好刀!当真名不虚传广他将蓝电宝刀提在手中,道:“你可以走了……”

    展鹏飞道:“等崔小筠来了我就走!”

    曹天行哼了一声,道:“崔小筠对你如此重要,老夫可不能如此‘贱卖’给你!”

    展鹏飞道:“你说什么?”

    曹天行道:“不能仅用你一刀便换了她去!”

    展鹏飞怒不可遏,道:“你……你说了不算?”

    曹天行哈哈一笑道:“算,算,不过你要多加一点儿,老夫便下令放走崔姑娘!”

    展鹏飞强自忍住怒气,道:“你还要我拿什么换回崔姑娘?”

    曹天行:“除了这把宝刀之外……”

    他瞄了手中的蓝电宝刀一眼,又道:“还有……拿火狐来换!”

    展鹏飞低下头来想了一想,然后才道:“火狐还不知藏在什么地方,你这个要求未免太过离谱吧?”

    曹天行道:“那个没有关系,你捉到那一天,我们便谈交易,老夫为了寻找那火狐已花了不少时间精力,此刻也不在乎多等几天,你看着办吧!”

    展鹏飞道:“万一我捉不到那火狐呢?”

    曹天行道:“捉不到的话,咱们再谈!”

    他想想又另了一句道:“你不会捉不到的,以前老夫不相信人家对你的赞扬,现在老夫已相信你有能力夺得火狐……”

    展鹏飞这次当然不会轻易答应替他捉火狐,但又怕曹天行对崔小筠采取不利的手段,正不知如何是好。

    王妙君倏地走到他的身旁,道:“鹏飞,你不要接受府主的条件……”

    展鹏飞讶道:“为什么?”

    王妙君正待开口,曹天行却已骂道:“王妙君!你说什么?”

    王妙君闻声露出敬畏的神色,道:“启禀府主!您已得到了宝刀,实在不能再骗取鹏飞的火狐!”

    曹天行喝道:“贱婢你敢对老夫说出这种话来?”

    展鹏飞挺身护住王妙君,道:“妙君你说,不用怕他!”

    王妙君脸上呈现着惶恐之色,显然怕极了曹天行,但她还是说道:“鹏飞!崔姑娘已不在本府之中……”

    展鹏飞道:“直的?她现在已经到了什么地方去?”

    王妙君道:“是程云松师哥救她出去的!我虽然不知道他们到什么地方去,但是我敢保证崔姑娘安全没有问题……”

    展鹏飞吁了一口气,道:“你怎么不早说!”

    望着曹天行怒目而视的凶态,展鹏飞顿时明白王妙君没有早点儿说出崔小筠行踪的原因,他开口安慰王妙君道:“崔姑娘不在断肠府之中,事情便好办……”

    王妙君道:“可是……你的宝刀?”

    展鹏飞道:“我的宝刀这就要回来,不必担心,我没宝刀还是斗得过曹天行!”

    这话倒是事实,只是王妙君听了之后,思维起伏不定,只不知希望展鹏飞打败曹天行,或曹天行打走展鹏飞。

    她用疑惧的表情望着曹天行,眸中充满了惶惶不安,显出她的矛盾心情。

    展鹏飞拍拍她的香肩,大步走向曹天行。

    曹天行见状不禁大为紧张,道:“慢着!你不能相信那残人的话!”

    展鹏飞站在离他不到一丈远的地方,道:“难道我反而相信你的话了?”

    曹天行迅速道:“王妙君因嫉生恨,她看你对崔姑娘那么关心,所以胡说八道一通,目的是要陷害崔小筠!”

    展鹏飞任了一怔,道:“你这话幼稚可笑……”

    曹天行忙道:“不,不,你听老夫说分明,就不会觉得老夫的幼稚可笑!”

    他深恐展鹏飞没有耐心听他说下去,迅即又遭:“崔小筠是在我们手中,这一仗胜负对你都将不利,你该知道工妙君的用心才对!”

    展鹏飞闻言不禁忖道:假如小筠真是还在断肠府,这一仗对付了曹天行,委实不论胜负都对小筠不利。

    打赢了曹天行,断肠府的人必然会将仇恨加在崔小筠一人身上,自己万一落败,则崔小筠的命运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展鹏飞思忖再三,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曹天行趁机道:“有崔小筠在我们的手中,老夫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展鹏飞没有理会他,将目光移向王妙君。

    只见王妙君眸中闪烁着焦急的神色,居然没有开口为她自己辩护几句。

    展鹏飞终于下了决心,道:“我……我宁可相信王妙君的话!”

    此言一出,曹天行登时露出紧张的神情,而王妙君却滴下泪珠来。

    她心中暗暗喊道:啊,你终于相信我,鹏飞!你终于明白我一直忠于你,一直关心你的……

    曹天行委实想不通展鹏飞竟然会将崔小筠的性命,交在王妙君手上。

    错愕之间,展鹏飞忽地欺身攻向了他。

    曹天行慌忙拔刀,一刀“将军出塞”,阻止了展鹏飞空手人白刃的近身打法展鹏飞攻势挫了一挫,曹天行忽地将蓝电宝刀一兜,“唰唰”划了两刀。

    这两刀看来平淡无奇,其实大有名堂,是出自断肠府不传之秘断肠刀法,刀式一出,精芒暴现,使展鹏飞骇然后退不迭。

    曹天行心下得意,以为这两刀足以震撼展鹏飞的心志,叫他心生畏怯。

    不想他按刀一望,却发现对面的展鹏飞态度坚定不移,好似天塌下来都不怕一般。

    只见他双掌护住面门,整个架式看来无虚可乘,浑身上下,隐隐透出强大无比的气势,令人一望之下,也知道他拥有必胜的信心,曹天行自己反倒愕然瞠目,拿不定主意是不是先行抢攻,抑或与之对峙下去。

    展鹏飞勇猛的气势,和坚毅无以伦比的信心扩散到在场诸人心中,几乎所有在场的人,在这一瞬间,都认为展鹏飞胜望在握。

    曹天行立即警觉,他自然不敢对峙下去,否则他自己恐怕也将禁受不住展鹏飞那庞大的气势,所贯注给他的压迫感。

    当下曹天行暴喝一声,一式“龙飞凤舞”,宝刀分砍展鹏飞的胸腹两侧。

    但他的喝声之中,却微微透出颤抖的尾音,显出曹天行这一击之下,抱着极其紧张的心情。

    展鹏飞则全神凝待,曹天行刀光一到,他霍地开口嘶喊,“呀”的一声,运起大北斗玄功凝聚在双掌,“吓”一声开打。

    他以掌当刀,拂扫之间,内家真力立即透掌而出,威力不比真刀实枪差多少。

    两人一接而分,展鹏飞打的仍是近身接战之法,以上乘的空手人白刃招式,逼使曹天行的长刀无法尽量施展开来。

    而且展鹏飞掌法运用比曹天行的长刀灵活,打起来曹天行自然有捉襟见肘之感。

    两人游斗了数招,曹天行便发觉如此游斗下去,对自己大是不利,于是当机立断,招式倏变。

    他以长短打法兼具,长攻时以刀刃猛砍猛劈,有时出其不意,忽然以刀柄横打。

    这一来,曹天行的攻势果然灵活许多,逼得展鹏飞险象环生,顿时落入了下风。

    曹天行果然不失为一代高手,他一占了上风,立即奇招迭出,毫不留情。

    五招不到,展鹏飞一时走避不及,前胸被划了一刀,曹天行哈哈一笑,道:“展鹏飞!老夫还你一刀,汰!再赐你一记!”

    他说话之时,招式并未放松,展鹏飞中刀之后,踉跄后退,曹天行横跨一大步,将身欺近,刀柄忽地横向上打,打中了展鹏飞的下腭。

    这一刀一柄,打得展鹏飞几无招架之力,在一旁的王妙君忍不住惊叫出声。

    曹天行听在耳中,不禁怒气上升,骂了一声“贱人”,斜怒目视王妙君。

    蓦地踉跄跌倒的展鹏飞就在此时运力弹指,曹天行两手正好紧握宝刀,高举过顶,正要一刀将展鹏飞劈为两断。

    当他警觉之时,展鹏飞所弹出的指风,已“噗”地袭中他胸前的“玄机”穴。

    曹天行胸中一阵剧痛,骇然叫道:“你……你会阴阳十二指?”

    “指”字犹在他的舌头尖打转,一股血气已涌上心头,顿时气结血凝,翻身倒了下去。

    展鹏飞坐在地上,全身突然有乏力的感觉。

    他料想曹天行已死,可是他的那些部下如果一拥而上,此时他浑身不大对劲,实是大意不得。

    他一念及此,立即打起精神,一跃而起。

    王妙君看到他神采奕奕,大喜出声,道:“鹏飞!你……你无大碍吧?”

    展鹏飞实有点儿虚弱的感觉,但他却是摆出虎虎生威的样子,道:“受了一点儿皮肉之伤,没什么关系……”

    他走到曹天行倒地之处,察觉曹天行已死,心理更见轻松,精神也就越发振奋。

    当下他捡起蓝电宝刀,将目光扫向四周的人群。

    那些断肠府的人个个怒目而视,却没有人挺身出来找麻烦。

    展鹏飞向王妙君以目示意,要她出面开导那些断肠府的徒众。

    王妙君身居断肠府四大恶人之一,她板起面孔,对她的手下道:“府主咎由自取,已弄巧反拙,被杀死亡,你们如果不轻举妄动,我可以替诸位向展少侠求情,放诸位一条生路……”

    那些断肠府的手下,闻言一阵交头接耳,突有一人说道:“启禀姑娘!我们如蒙展少侠不杀之恩释走,回去夫人若责以维护不周重罚,还不是死路一条?”

    火中莲王妙君被说得一愣,心想这确实是个问题,因为她深知断肠府曹夫人的手段,这些人与府主同来,如今死了府主,他们回去也只有死路而已。

    展鹏飞却笑道:“你们回去怕受责处死,难道不会一走了之?”

    众人面面相觑,先前那人又问道:“走?走到哪里去?”

    展鹏飞道:“天下之大,还怕没有藏身之处?何况断肠府主新丧,谅那曹夫人也没有心情追究你们的下落,再说,断肠府四大恶人,就只剩下一个辛玫啊?”

    一席话说得众人点头称是,先前说话那人道:“好!我们就这么办……”

    展鹏飞却道:“不过,你们一旦脱离帮派,一时之间想在湖上混日饭吃也不是件易事,你们考虑到这件事没有?”

    众人一想“是啊!”登时又引起一场议论纷纷。

    展鹏飞又道:“这样好了,我指一条明路给你们走!”

    众人大喜过望,无不催请展鹏飞指出明路,使他们不至于流落江湖,过着惴惴不安的日子。

    展鹏飞则是有心瓦解断肠府的势力,使断肠府在武林中除名,以除掉一个劲敌。

    于是他道:“断肠府目前已土崩瓦解,你们何不投人七星教?”

    人群中有人道:“我们如何投人七星教?”

    展鹏飞道:“只要你们有心加人,这个是容易!”

    众人一听展鹏飞的语气,顿时纷纷要求加人七星教。

    展鹏飞扫了大家一眼,道:“你们整队到谷外去,自己向七星教毛遂自荐,就说是展某人推荐你们人教的,他们就会收留你们……”

    众人不想事情如此容易,莫不露出疑信参半的表情,没有人接腔。

    王妙君见状道:“展少侠威名之大,你们谅必都清楚,这事你们听他的吩咐不会错,去吧!”

    大家一经火中莲王妙君提醒,心知此言不差,遂-一向展鹏飞拜谢而去。

    不一会儿,坡上只剩下王妙君和展鹏飞两人。

    王妙君突然叹息一声,道:“鹏飞!我也该走了……”

    展鹏飞道:“你要上哪儿?总不会再回断肠府吧?”

    王妙君道:“天涯茫茫,找个容身之处却也不难,只是此心恨无寄托之地……”

    展鹏飞一阵默然,他听得出王妙君言外之意,不由得柔声说道:“妙君!人生聚合本已无常,情之一字更难抓摸,我不希望你陷入太深……”

    王妙君眸光一闪,道:“可是我……”

    展鹏飞迅即道:“你可以先找到程云松和崔小筠,等我这边事情做完,我就会去看你们……”

    王妙君道:“你会来找我?”

    展鹏飞笑道:“当然!我当然会去看你……”

    王妙君露出愉悦的笑容,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她顿了一顿,突然蹩眉道:“可是你到哪里找我啊?”

    展鹏飞想了一想,道:“这样好了,你找到程云松和崔小筠之后,就邀他们一起到小筠以前住过的那尼庵去,华媚娘也已经在那儿等我,我这边事办完,当会前往那里与诸位相会……”

    王妙君脸色平静,看不出她是喜是忧,道:“我想……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展鹏飞怕她改变心意,赶紧道:“那么我们就告别了!”

    王妙君眼眶一红,道:“好的!等我埋了曹府主,我立刻出谷。”

    展鹏飞只好帮她就地挖了一个坑洞,将曹天行的尸体埋在坑中。

    王妙君向曹天行的坟墓拜了一拜,然后含着眼泪,不发一语,伤心地离开了幽灵谷。

    展鹏飞站在原地,澳地涌起一股落寞的感觉,心情竟莫明共妙的烦躁起来。

    霍地远处一声清越的猿啼人耳,展鹏飞精神振作了一下,凝目打量那猿声的来处。

    只见一条人影一晃而至,展鹏飞以为来的是白爷爷,那人掠至近处,却原来是孙小二。孙小二来得甚是匆忙,一见展鹏飞便问道:“曹天行那厮呢?”

    展鹏飞指指前面一堆土,道:“已埋在那里了!”

    孙小二惊道:“你杀了曹天行?”

    展鹏飞点点头,将他杀死曹天行的经过说了出来。

    孙小二大感意外,道:“早知道你的武功如此出众,我也不必一来一往,跑得大气都接不上。”

    原来孙小二看到展鹏飞陷人断肠府的重围之后,一惊之下,立刻想出谷向七星教或三阴教求援,甚至狄仁杰、劳典、狄可秀等人他都考虑到。孙小二深知曹天行功力盖世,展鹏飞虽然勇猛,也绝不是曹天行的对手。不料他跑到幽灵谷外,却发现七星教的人正与燃犀府对峙,三阴教则正与快剑门打得天翻地覆;而灵猫劳典也率领一批高手,拦杀老狼谷的人。

    在这种情形下,孙小二自然无法取得援手来帮忙展鹏飞杀退曹天行,他心急之下,在谷中到处乱闯,果然被他碰上了狄可秀的婢女苏英。

    苏英先请绿谷人猿啼掉曹天行的阳关绝唱,使展鹏飞取得优势,然后转告了狄可秀给展鹏飞的一项消息,要展鹏飞先杀掉巨蟒,再取火狐。

    狄可秀的意思是,那火狐很可能躲在绿溪源头的寒潭之中,除非先服下蟒胆蟒血,再泅人寒潭寻找火狐,所以她寄语展鹏飞须先杀掉巨蟒,服下蟒胆蟒血。

    展鹏飞听完孙小二的话,道:“狄可秀为什么要说出这些话?”

    孙小二笑道:“这要问你自己呀!”

    展鹏飞讶道:“问我自己?”

    孙小二道:“狄可秀有意助你捉得那火狐,这其中不是有很深的用意吗?”

    展鹏飞不禁皱起眉头,因为他已经差不多听懂了孙小二话中之意。

    他实在不愿意狄可秀介人这场火狐的争夺之中,但他却又不能不承认狄可秀可以帮他很大的忙,有她协助的话,擒捉火狐必可事半功倍,一僦可就。

    展鹏飞一时默然良久,只听孙小二又道:“苏英又说,巨蟒除之不易,要你小心谨慎!”

    这话无异表示狄可秀衷心的关切,展鹏飞心弦一震,痴然望着孙小二。

    孙小二微微一笑,道:“苏英这话倒触动了我的灵感……”

    展鹏飞漫声问道:“什么灵感?”

    孙小二道:“巨蟒既力取不得,咱们就得计杀,这计策嘛,我已经有了计划!”

    展鹏飞顿时将所有愁烦一扫而空,道:“你有了计划?”

    孙小二颔首道:“嗯!记得小时候在河边捉鲈鳗,总是先埋铁片子,我们倒可以用这法子杀那巨蟒!”

    展鹏飞听得莫明其妙,问道:“什么法子呀?”

    孙小二道:“鲈鳗是江南河里的一种鱼,状如鳗鱼稍大,性凶残,但向极鲜美,捉之不易……”展鹏飞见他扯离了题,忙打断他的话道:“这和我们计除巨蟒又有什么关系呢?”

    孙小二道:“你稍安毋躁,听我将话说完……”

    他歇一下,又道:“鲈鳗人夜喜欢上岸吃鲜嫩的蔬菜,我们家乡的人就想出了一个法子捉它,这办法是,白天先在河岸找到鲈鳗出人的路线,但人了夜妒鳗上得岸去,再偷偷用锋利的铁片子埋在它们上下岸的路线上,一阵吆喝,鲈鳗受惊,立即寻路而逃……”

    展鹏飞问道:“这一逃跟你埋有铁片子有何相于?”

    孙小二道:“你别打岔,当然有关系,否则我何必提?”

    他白了展鹏飞一眼,又道:“鲈鳗逃回河里的路线,必是寻它上来时同一条而下,它这一逃岂不难逃开膛破腹之危了吗?”

    展鹏飞恍然道:“原来如此,那么它们逃回河里之时,一定是匆忙如丧家之犬了?”

    孙小二道:“自然是如此,否则那些预先埋下的铁片,也生不出作用来……”

    展鹏飞道:“那么你也想用这个方法对付那巨蟒?”

    孙小二道:“正是!”

    他指着斜坡上巨蟒藏身的那岩洞,又道:“那畜牲进出岩洞,必经过洞前那条光滑滑的路径,我们可以在那里设下名致死命的埋伏!”

    展鹏飞轻笑一声,道:“孙大哥!你总不至于梦想用锋利的铁片子吧?”

    孙小王正色道:“巨蟒虽非寻常刀剑可伤,但我却有这厉害的东西,管叫它开膛破腹而亡!”

    说着他取出十二把捡自骷髅堆中的奇形匕首,又道:“这十二把匕首,镶有尖锐无比的宝石,定可致那巨蟒于死命!”

    展鹏飞“哦”了一声,道:“你看出那十二把匕首有名堂?”

    孙小二道:“是的!这些匕首的物主曾精心设计出来,原来也是想用我的办法破那蛇腹……”

    展鹏飞道:“这么说,那人没有得手就被害了?”

    孙小二道:“当然是这样……”

    展鹏飞却道:“既然那人没有得手便遭害,则可证明那十二把他精心设计的奇形匕首必无效用,对也不对?”

    孙小二摇头道:“不尽然!我在捡起那十二把奇形匕首之时,注意过那具骷髅的样子!”

    展鹏飞道:“哦?可有什么特别之处?”

    孙小二道:“那人的骷髅甚是完好,十二把匕首亦整齐排在那人之旁,显然那人之死,与那巨蟒无关……”

    展鹏飞也注意过这点,因此他很快的道:“言之有理,还有呢?”

    孙小二道:“那人既不是死于巨蟒之口,十二把匕首亦整齐排列,可见在他设计对付巨蟒之前,便已遭害;由此而知,这十二把匕首是不是管用,他还没有机会一试呢!”

    展鹏飞问道:“那么你认为它们有用处吗?”

    孙小二道:“嗯!我查过匕首尖端的宝石,竟是中土罕见的钻石,其坚利无物可比,用来划破蛇腹,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才是!”

    展鹏飞道:“既然是这样,那么我们该如何利用它?”

    这句话已表示展鹏飞同意孙小二的意见,孙小二想了一想,道:“我们设法先将那巨蟒引出洞来,然后由我在它的归路埋设匕首,再全力通它回洞展鹏飞一听就懂,道:“引它出洞必不费力,就是要逼它回洞比较麻烦,何况还得使它慌慌张张,急急忙忙地想躲回洞里,确不是件容易之事。”

    孙小二道:“可是不逼它仓皇而遁,咱们埋在地下的匕首就奈何它不得,得想个办法才行……”

    展鹏飞沉吟一会儿,道:“看来只有用蓝电宝力出其不意地攻它了!”

    他想起那巨蟒畏惧宝刀的情景,因此觉得这办法似乎可行。

    孙小二道:“用蓝电宝刀逼它逃人洞内,好像太过冒险吧?”

    展鹏飞道:“可是我们别无他法呀?”

    他歇一下,又道:“这方法如管用,冒险也是值得。”

    最后这句话使孙小二一振,道:“对,对!天下没有不劳而获之事,咱们就用这方法对付那巨蟒!”

    当下两人计议妥当,展鹏飞即刻用啸声召来绿谷人猿,不一会儿那群人猿就在白爷爷率领下,赶来与展鹏飞和孙小二相见。

    展鹏飞将他们诛除巨蟒的办法告诉自爷爷,在场的人猿听了之后,莫不雀跃欢呼。

    接着展鹏飞道:“这引诱巨蟒出洞的任务,由白爷爷同大家干,大家有没有意见?”

    人猿全都摇摇头,表示它们听任展鹏飞安排。

    展鹏飞遂又道:“你们将巨蟒引出洞后,立即朝前面那片林子跑……”

    他指着坡下一片浓密的树林,接着道:“到了林子里,大家借用树木的掩护,与那巨蟒周旋,等孙大哥这边将匕首埋设好,我才用宝刀发动攻势,使那巨蟒仓皇遁回……”

    孙小二拍掌道:“那时!咱们就可生啃其肉了,哈……”

    这一笑,引得大家开心地笑了起来。

    坡上蟒洞,忽在此时一阵震动,滚下来了不少飞砂碎石。

    孙小二叫道:“巨蟒闻到了咱们的味道,要出洞噬人了……”

    展鹏飞道:“此来正好,咱们按计行事……”

    那些人猿一见巨蟒出洞的气势如此惊人,早已吓得面面相觑。

    展鹏飞提着宝刀一退,绿谷人猿也跟着退向林子去。

    忽然,斜坡上鳞光辉眼,那条形状骇人的巨蟒,已出现在坡前。它高踞在坡外一块巨岩之上,一对闪闪发亮的巨眼,盯着四散逃向林子的绿谷人猿,却没有发现躲在近旁,伺机而动的孙小二。

    展鹏飞与群猿继续逃向林子,那巨蟒大嘴一张,发出惊人的怪叫,霍地纵身一跃,迅即从洞中游了过来。’

    猿群见状,更是发狂飞奔,所幸很快的便来到树林之内,找到了掩护。

    孙小二一见那巨蟒被引诱开去,立即冲上坡,跑到了蟒洞之前。

    他花费不了多少工夫,就查出那巨蟒平日出人岩洞的路径,掏出十二把奇形匕首,逐一埋在地上。

    这工作很快就成,孙小二检查之后,觉得甚是满意,立即兴冲冲地赶去通知展鹏飞。

    他一到那密林之前,便发现偌大一片林木,已被那巨蟒搅得天翻地覆。

    孙小二又惊又急,一头撞进那林子里去。

    那林子里满地残枝落叶,却不知展鹏飞躲在什么地方。

    孙小二只好硬着头皮,往里寻去。

    才走了两步,前面却传来一阵沙沙之声,孙小二想莫非那巨蟒朝自己游了过来。

    念头还在打转,抬眼之处,赫然竟是巨蟒的一双惨绿绿的巨眼。

    孙小二暗叫一声:“我的妈呀!”

    一时不敢移步跑开,生怕那巨蟒骤然扑到。

    他缓步后退,两眼一眨不眨地死盯住那巨蟒的动向,一面思忖逃开的方法。

    那巨蟒一见美食当前,昂起三角巨头,吐着红信,嘶嘶作响,早把孙小二骇得冷汗直冒。

    他一想情况紧急,忍不住高呼道:“展老弟!救命呀!”

    叫声才起,蓦见那蟒蛇嘴巴一张,卷起一阵狂风,扑向了孙小二。

    孙小二暗想:吾命休矣。但他仍然使出天下一绝的天道门绝艺,一晃躲到那巨蟒身侧。

    巨蟒一袭未成,好像很出它预料之外的样子,愕然转向,一时竟不知孙小二身在何处。

    孙小二见状心情略定,忖道:“这畜牲仗着它体壮力,大动作并不见得有很多灵活,侥幸!侥幸!要不然还真躲不开呢!”

    心情一定下来,孙小二童心顿起。

    他嘘了一声,逗得那巨蟒将头转过来,手中握着一根木头。

    巨蟒怪眼-张,瞪着孙小二。孙小二料定巨蟒就要张开大嘴,扑噬而来。

    暗地将真力贯注在手指,手中木头随即抖了出来。

    他将时间和部位都拿捏得恰到好处,因此本头打出之时,巨蟒正好张嘴欲扑。

    只听“叭哒”一声,孙小二打出的木头,不偏不倚应声穿进那巨蟒口中。

    木头贯注了孙小二十成真力,其势非同小可,寻常之人如被打中,必死无疑。

    巨蟒负痛一蹲,孙小二乐得拍掌大笑。

    冷不防那蟒尾却挟着雷霆万均之势,自孙小二背后扫了过来。

    孙小二一来没有防备,二来正被那巨蟒负痛的情景乐得昏了头。

    说时迟,那时快,那蟒尾已电扫而至。

    孙小二倏觉背后狂-扑体而来,心下大骇,来不及转脸查看,脚步一滑,滴溜溜绕到一株大树之分。

    就在这个时候,蟒尾一扫而至,“哗啦”巨响,将那株高耸人云的大树扫为两断,从中倒了下来。

    孙小二逃遁之术无人能及,主要是他能擅用地形地物。

    那大树一倒下来,孙小二借着浓密的枝叶掩护,趁机一蹿,顿时逃出了十丈开外。

    他停都不敢停下来喘一口气,人如丧家之犬,一眨眼中遁入了密林深处。

    这时他惊魂甫定,才敢回头看那巨蟒有没有后追了过来。

    只见巨蟒还在数十丈远外,孙小二暗道:“我的妈呀,刚才若被扫了一下,我这把老骨头岂不七零八落?

    他越想越是胆寒,不由自主的想寻路远离那巨蟒。

    脚步堪堪提起,背后唰、唰数声,蹿出了大批人猿。

    孙小二大喜道:“展老弟!快来!快来!”

    展鹏飞提着宝刀自林中快步而出,笑道:“刚才是你喊救命?”

    孙小二道:“可不是吗?差点儿被那畜牲撕食落腹!好险,好险!”

    展鹏飞道:“洞前可一切安排妥当?”

    孙小二道:“万事齐备!”

    展鹏飞精神一振,道:“走!咱们收拾那畜牲去!”

    那群人猿一声吹呼,奋勇当先地跃向那巨蟒。

    展鹏飞更不敢怠慢,握紧宝刀,自后面纵去。那条巨蟒没能将孙小二一口吞下,正在林子里大发脾气,一见左右邻近出现了一群人猿,以为美食送上门来,将口一张,见猿就噬。

    那群人猿早已有备,它们分田在四下的树枝之上,吱吱怪叫。

    巨蟒动作不及人猿矫捷迅速,张着口东咬西啄,却吃不到一根猿毛。

    片刻之后,那巨蟒渐感不耐,长嗥急吼,竖起了半截身子,采取居高临下之势,由上而下,扑食跳跃在枝丫间的人猿。

    展鹏飞一直不离巨蟒左右,一看那头巨蟒昂起上半截身子,显出白色的腹部,机不可失,一个箭步向前,宝刀蓝光暴现,猛力砍向那巨蟒的七寸之处。

    这一招展鹏飞拼全力施为,但闻噗一声,那巨蟒负痛一阵颤抖。

    展鹏飞第二刀旋即跟进,噗地又砍中蛇腹。

    蟒腹经不起展鹏飞这连续两刀,破了一道血口,流出乌黑腥臭的鲜血来。

    巨蟒虽是负创,但那也只不过像寻常臂上伤了一下而已,自然不至于因此致命。

    它好像被激起了怒火,忽地将头兜了回来,张口噬向展鹏飞。

    展鹏飞早料到它有此一着,宝刀比蟒头快,猛地刺向蟒蛇的巨眼。

    那蓝电宝刀光华大炽,蟒眼之前芒光晃动,巨蟒性已通灵,岂肯让展鹏飞砍中。

    它将尾部卷了回来,却将头部让过宝刀的攻击,一守一攻,快捷无比。

    展鹏飞与那蟒蛇打过数回,这次已有数次经验,宝刀一划,叮的砍中那蟒尾。

    蟒蛇尾部虽未受伤,但却是痛苦难当,不禁生出了逃念。

    原来那蟒蛇攻击敌人之时,只会一扑一扫,除了这两招就只有逃走之念。

    因为蛇类体型异于其他动物,攻时以头部扑算是最厉害的煞着,再不然兜尾一扫也能克敌致胜。

    除此而外,也变不出什么招式来。

    目前这蟒蛇横行绿谷及幽谷一带,未遭遇过像展鹏飞这等敌手,不仅扑扫无效,自己身上还挨了三刀,它再凶再狠也不敢久留。

    但见它缩起身子,现出畏惧退缩的神情,停止了攻击的举动。

    展鹏飞抓住机会,得理不让,猛地暴喝一声,脚步以大五行步移位,刀式晃动,作势攻击。

    但他每次万一出手,立刻变招,如此快迅地砍了五、六刀,都是点到为止。

    不过他一连暴喝,配上眩人刀光,威势却甚骇人。

    那蟒蛇本已气馁,经他这么一连串作势攻击,立刻缓缓后退。

    展鹏飞不敢逼它大甚,故意让它寻到一条退路,口中不断的叱咤。

    蟒蛇一退再退,忽地纵身而起,带动一股呼呼狂风,疾如长箭脱弦,飞跃而去。

    孙小二惊呼一声,被那蟒蛇跃出的气势骇了一跳。

    转眼一瞧,那蟒蛇已夺路而逃。

    展鹏飞提刀在后,喊叫追了上去。

    当他追赶至蛇洞之前,那蟒蛇早已逃人洞中,洞前斜坡上却留下一道长约百丈的血迹。

    他望着那条血路,不由得露出疑惧之色。

    这时孙小二和那群人猿也自后赶来,望着血迹斑斑的地上,道:“蟒蛇显已负创甚重……”

    展鹏飞打断孙小二的话,道:“可是它并未毙命,却又如何是好?”

    孙小二道:一虽是如此,以这洞前血迹判断,蟒蛇已受创甚重,我们何不进洞搜一搜?”

    展鹏飞沉吟一会儿,道:“事已至此,不进去搜一搜也不行,你在洞外掠阵,由我进去便行……”

    孙小二道:“不行,不行,还是咱两个一道进去,洞外交给白爷爷它们照应。”

    展鹏飞还待说话,白爷爷已吱吱叭叭的表示它的意见,赞同孙小二的提议。

    展鹏飞想了一想,不忍拂逆大家的好意,终于道:“好吧!孙大哥你随我来……”

    他握着宝刀在前,孙小二殿后,两人一前一后掩进那洞穴去。一脚才踏进洞内,他们便闻到一股中人欲呕的腥味。

    孙小二叫道:“展老弟,这里臭味好浓……”

    展鹏飞走在前面,倏觉一阵昏眩,哪有工夫回答孙小二的话。

    孙小二又道:“不对,不对!咱们快退出去!”

    展鹏飞早有退出洞外的打算,孙小二说退就退,两个人一纵身又逃出洞外。

    洞外新鲜空气人鼻舒畅,展鹏飞和孙小二精神一振,头脑也立刻清醒。

    孙小二道:“乖乖!洞里边居然弥漫那么多的毒气……”

    展鹏飞道:“这怎么办?”

    孙小二道:“干脆不进去算了……”

    展鹏飞还有点儿犹豫不决,丈许远的地方突然传来灵猫劳典的声音,道:“死老鼠精你说什么?”

    声到人到,眨眼间劳典已来到了众人之前,又道:“老弟!你可千万别听死精孙小二的话……”

    他故意将“鼠精”说成“死精”,孙小二抗声道:“那洞里毒气弥漫,你要展老弟进去送死?”

    灵猫叱道:“死老鼠你懂得什么?我当然有法子叫展老弟平平安安地进去……”

    展鹏飞道:“老前辈有什么法子?”

    灵猫指着斜坡外道:“喏!你看谁来了……”

    斜坡外十丈远的地方,来了三名白衣女子。

    展鹏飞注目一瞧,发现竟是鼎湖天池药宫雷芸君,在她的两名俏婢小晶和小莹的陪侍之下,姗姗而至。

    他等到三人来到面前,含笑拱手道:“见过雷姑娘,还有小晶、小莹两位……”三人向他福了一福,雷芸君道:“展公子太客气了……”

    展鹏飞曾被她们三人救过一命,因此一见到她们,自是高兴异常。

    寒喧过后,雷芸君道:“公子可是准备进人这紫毒洞?”

    展鹏飞知道她所说的紫毒洞必定是那蟒洞,遂道:“是的!”

    雷芸君道:“可是洞中藏有一条千年紫毒蟒,公子可知道?”

    展鹏飞点点头,正要说出蟒蛇已受伤的事;雷芸君却轻咦一声,指着地上的血迹,道:“这……这血色乌黑,大不寻常,可是紫毒蟒流出来的鲜血?”

    展鹏飞道:“是的!”

    雷芸君露出惊奇的表情,道:“是公子砍伤了它?”

    展鹏飞将孙小二埋设奇形匕首,设计杀伤巨蟒的事说了出来。

    雷芸君俯身下去,捡起一把奇形匕首,凝目看了一会儿,道:“这匕首设计如此精巧,不知是出自何人之手?”

    劳典接过来看了一下,惊道:“啊?这不是老狼谷谷主注死阎罗招川的匕首吗?”

    雷芸君道:“老前辈怎知是招川谷主的东西?”

    劳典道:“老狼谷盛产这类钻石,除了他之外,有谁能一口气收集十二片钻片制成这种匕首?”

    雷芸君道:“说得也是……”

    孙小二道:“那么前面那具骷髅一定是招川的尸体了?”

    劳典道:“咱们何不过去看看?”

    于是众人走到发现十二把奇形匕首的地方。

    劳典用一根枯枝,将那具骷髅略略翻了一下,突然众人目光一亮。

    只见骷髅之下,压着一棵发亮的宝石,光彩夺目。

    劳典捡了起来,道。“这宝石叫无痕石,价值倾国倾城,正是老狼谷谷主注死阎罗招川的信物!”

    展鹏飞道:“看来这骷髅是招川谷主不错的,可是他怎会带着十二把匕首,倒毙在这紫毒洞前呢?”

    劳典思忖一会儿,道:“这个……这个的确是费人猜疑……”

    孙小二突然遭:“大家过来瞧!”

    他蹲在刚才发现无痕石的地方催着众人过去。

    只见那具骷髅已被孙小二拨开,露出一块石面,石面上刻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章节目录

刀影瑶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司马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翎并收藏刀影瑶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