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风呼啸,发出一声声如呜咽的声响,有些瘆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身上衣袍依旧干净的木啸川,双眼恢复了本色,右手青光一闪,滴血未沾的落月刀凭空消失。

    他左手抬起,指尖只是轻轻地一点舜帝那无头尸身的肩头,尸体随即向前一倾,然后倒在了地上。

    无头的脖颈上还在血流不止,殷红的鲜血不断的涌出,渗入了地下泥土里。

    白雾之中,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越来越重。

    木啸川注视着冰冷的尸体,和在离尸体不过一步左右距离的地上,并未闭目的头颅,面无神情,眼中只有平静。

    片刻后,他右耳齐齐一动,寂静之中听到了轻微缓慢的脚步声,朝着他这边而来。

    同时,也感知到一股股熟悉的人类气息,伴随着脚步声朝着他这边徐徐而来,脸上依旧平静。

    又过了片刻,木啸川右侧白雾自主向两边分开,一个方脸薄眉,下颌续着一缕休整过的长须,身上穿了法服,手执玄圭的高大伟岸男子,走到了木啸川身边两次开外。

    跟在男子身后的,是十几个手持冰冷青铜长剑,身穿着皮甲,浑身肌肉虬结的勇士。

    如今正是华夏九州大地上,青铜器的形成初期,产量还很少。至于青铜打造的武器,多是各部落首领和贵族,以及他们的亲兵才能使用。可这十几个勇士就手持十几把青铜剑,可以判断出,这十几个勇士,只怕是哪位王公贵胄的亲兵的。

    为首那个手执玄圭的高大伟岸男子一言不发,只是寻着血腥转头看向了舜帝的尸体,又缓缓移动目光,最后定格在舜帝死不瞑目的脑袋上时,双眼中忽地迸射出无限的愤怒。

    愤怒有如太阳,灼热又令人无法直视。

    一时间,穿着法服的男子把胸中填满了多年的怒火,都通过目光,倾斜到了那颗双目还在圆睁着的舜帝头上去。

    “禹王。”木啸川转身面向男子,微微弯腰之际,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

    那男子,正是今日九州的天下共主——大禹。

    闻言,大禹收回了目光,眼中已经不再有丝毫的愤怒,恢复了平静。

    再看向木啸川时,大禹面色和蔼了起来,他立马伸手轻轻地托着木啸川手臂,扶起对方,欣喜道:“圣者辛苦了。”。

    “为禹王,为我华夏九州,在将来能成为神舆一样的神圣之地,锁龙人上下一切行动在所不惜。”木啸川眼中布满了坚定,回答的语气也是如此的坚定。

    大禹微笑着颌首一下,以此表示对木啸川所作所为的肯定后,轻轻地一拍木啸川的肩头,叹息道:“可惜本王是无女儿,你又如此优秀,否则本王一定要将女儿赐婚于你。不过,这次我们要去涂山,涂山自古又产美女,啸川如果看上了谁,只管告诉本王,本王为你做主。”。

    “大王莫要再提此事了,自从我小羽师妹去世之后,我就没有再想过婚姻之事,此事还是算了吧。”木啸川赶忙连连摆手回绝后,岔开了话题,说道:“儿女私情不是什么大事,还是涂山会盟要紧,现在各地部落首领和分封的贵族都赶往涂山。到时候,姚重华的死怎么都要公布,禹王打算如何?”。

    “不打算如何,还是宣称,他是力战恶龙而死。”大禹才听到姚重华三个字,眼中顿时浮现了如三九寒风的冰冷目光,怒哼一声后,冷冷道:“这已经算是便宜这老东西了。”。

    这四周也没有外人,大禹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心中所想,也无丝毫避讳。

    大禹说完,使劲的咬了咬牙;白雾之中,一阵咔嚓的咬牙声响起。

    要不是为了稳定帝位,大禹打算直接宣称舜帝就是他杀的呢。

    “我倒是觉得,这样也有些不妥。”木啸川轻轻一笑,劝谏道:“只是一个宣布,难以服众。大王不如痛哭流涕,让天下部落都看到你对姚重华的尊重和惋惜,甚至可以哭的几欲昏厥,而且大王一定要给姚重华治丧,以表真诚。这对拉拢这些天下各部落首领,贵族们绝对会非常奏效的。”。

    木啸川言毕,笑而不语的看着大禹,静静地等待着对方决定如何?

    大禹愣了一愣,也冷静了下来,一手持着玄圭,另一手捋须着思索起来。

    四周再次沉寂,听不到一丝丝声音。

    在寂静之中,沉思片刻后的大禹也觉得木啸川说的在理,于是不再犹豫,冷笑一声,道:“好,啸川不愧圣者之名,这个是个好计谋,就这么办!”。

    说罢,与木啸川四目相对,相视一笑......

    涂山之盟非常成功,夏、夷诸部众多邦国和部落的首领都被大禹的表演深深感动,同时纷纷拥戴大禹,继续做天下共主。

    九州华夏,各部一统,夏朝从此正式建立,历史也由此翻开了新的篇章。

    三年后,舜帝治丧结束,天下诸侯各部落依旧拥戴大禹,大禹也只好不再推迟,毅然决然的登上帝位,并且继续定都阳城。

    阳城,坐落于九州之中冀州中心。

    这座夏王朝的都城座落在土岗之上,颍水经其城南而过,南眺箕山、北依嵩山,易守难攻。

    登上城中高台,能把四周方圆数十里内尽收眼底。

    呈黄色的夯土围城的四方城墙,把这座城市围了起来,塔楼林立,高耸城墙之上。其中,整个城市又分东西两城,而夏朝的王宫,正在两城中间。

    纵横交错的道路巷子、方正规矩的宫城,整个城市慎密规划、布局非常严整。城中贯穿南北东西的主要街道,都宽有七丈,暗合天上七星之数。

    路上车水马龙,马车和人力车来往不绝。路边铸铜、制玉、制石、制骨、制陶等作坊林立,热闹非凡,都彰显了夏朝王畿的繁荣。物物交换和贝币交易,也让各部落的商人前往都城,做起了买卖。

    热闹围绕下,金玉交辉,巍峨壮观,且面积宽广的宫城南面,高大宏伟的宫门外,就是王族贵戚们的住宅区。

    比城中其他百姓和奴隶们住的简单茅屋,这些夏王朝的贵戚王公们住的回字型院落不但宽敞,而且结实又华丽。全用了砖瓦建城。与不远处的王宫,一模一样。

    而且比城中其他地方,要幽静得多。

    这个安静的午后,一个身着兽皮制衣的男子,朝着这片王公贵胄们生活区而来。

    这个脸上留着络腮胡的男子大步快走,一路向前。

    跟在他身边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与男子相比,这个身着袖口有云雷纹的白衣少年,倒是长得清秀。

    五感不但小巧,脸上也很白净,与身边一脸络腮胡的健壮男子,恰好相反。而且身上肌肤也白皙如霜,倒是像个女孩子。身上露在衣服外的肌肤上,只是脖子后有一点红点,是少年白皙细嫩皮肤上并不显眼的瑕疵。

    “若拙。”才不如这片住宅生活区,壮汉就对身边的少年自豪的洋洋得意道:“日后你要在阳城谋一个前程,这锁龙人的圣者是必须拜见的。只要他能看到你的能力,肯为你说话,不能保证你一点能顺风顺水,但至少在阳城没人会欺负你了的。”。

    “锁龙人?”这个叫若拙的少年一双明亮的眼珠子滴溜一转,看向紧跟着的壮汉男子,困惑的说到:“于大叔,小侄也是博览群书。来阳城之前,看过不少朝堂上的官职记载,书中说夏王大禹设六卿和六事之人辅政。这十二人,才是夏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么也没有听说过锁龙人啊?”。

    男子一听,哈哈一笑后,压低声音道:“书简上的记载可不一定对,锁龙人是禹王身边最近的近臣,这是鲜为人知的。要不是当年我给圣者,做过几年的车正(车正是驾车的官吏。),也没法给你牵上这条线的,好好珍惜吧。”。

    “哦,原来如此。”少年闻言收起疑惑,继续紧跟着男子穿过院墙之间的道路,向前走去。

    “锁龙人身怀异术,在禹王治水时就是他的左膀右臂了。据说他们的祖师爷是过去古老的青帝,故而习得木德神功,禹王特赐锁龙人不必身着平民之服,永不为奴,就算不入朝做官的锁龙人,也可以穿丝织青袍,女性可永着羽衣,以显尊贵。这种至高无上的待遇,那可不是什么六卿六事之人能得到的。而他们的首领,也被赐圣者之名,今天带你要去见得,就是锁龙人的圣者。”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男子,说了一下他所知锁龙人的情况后,叮嘱身边的少年若拙:“一会到了圣者宅邸上,你可别乱说话了啊。”。

    少年点头一下,嗯了一声,继续默不作声的男子向前走去。

    两人又走了半晌,来到住宅区中心处一座宅邸门前站定。

    一秒记住【17作品集 17xwq.com】,更新快,免费读!

章节目录

锁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起床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起床难并收藏锁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