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位站在席荒和彭翼身后正中的白衣女子。

这女子看来只有二十几岁,国色天香、姿容绝世,但却隐含着一股气质慑人的威仪。

这人正是出身隐湖秘屋,成名江湖号称字内三凶之一排名第三的玉娘子高玉秋。

宇内三凶,同时出现在高岗上,确是罕见罕闻之事,而且气势逼人。

不败头陀心头大急,到这时尚不见紫霞荷女云翠仙到来,偏偏自己又不便出面。

李百灵和沈小曼也是芳心迫不及待,一个是想早些得晤恩师,一个是盼望尽快母女相认。

朱伯驹当先朗声道:“席荒、彭翼,现在你们已成瓮中之鳖,本人好言相劝,不如解散帮众,自到官府投案!”

席荒两眼蓝焰暴射,咬牙切齿的大声道:“朱伯驹,好一个人面兽心的东西,当年席某一直把你待为知己,你却不念旧情,偷偷拐走了我的妻子,害得席某至今孤家寡人一个,你的天理何在?良心何在?”

席荒的说词如果属真,席荒现时的行为朱伯驹确该负着某一种良心上的谴责,当场听到的人,很自然的会把眼睛看向朱伯驹。

朱伯驹冷笑道:“那只能怨你丢下娇妻,自己过那半人半鬼的生活,使她无法忍受,她要跟着我走,朱某是不忍心弃绝于一个善良女子的心,唉!她己到天上去了,不提也罢。”

席荒大喝道:“好一派胡言乱语,夺妻之恨,不共戴天,席某没找你算帐,你今天居然又活活坑死我数百人属下,使席某多年来的基业,毁于一旦,席某恨不得食你之肉,喝你之血!”

朱伯驹笑道:“血尸门本来就是吃人肉喝人血的,你想喝朱某之血,食朱某之肉,早在朱某意料之中,有本事只管下来!”

席荒大袖一挥,喝道:“你们四个下去把他斩了!”

崔如烟、辛海客、董秀姑、韩玉池四鬼一声呼哨,立即跃下岗来。

不待朱伯驹出手,群豪中早奔出四人迎了上去。

李百灵抵住了崔如烟,朱虚谷对上了董秀姑,房谦迎战辛海客,不败头陀拦下韩玉池。

八个人各展功力,捉对儿斯杀,场内一片尘沙飞扬,金铁交击之声,此起被落,不绝于耳。几有天昏地暗之概,看得人眼花缭乱。

朱虚谷剑气如虹,逼得董秀姑连连后退,一面喝道:“董女鬼,上次不曾杀你,只希望你能改过向善,这次岂能让你活着跑掉!”

董秀姑嘿嘿冷笑道:“先别讲大话,还不知谁死在谁的手中呢!”董秀姑仍然缺乏女人味道,说话间血盆大口一张,一股黑姻,直向朱虚谷面门冲去。

朱虚谷突感面部寒如刺骨,两眼难睁,剑势也被迫缓了下来:

董秀姑桀桀怪笑,随即反攻回来,身形有如鬼魅般飘忽难测,竟把朱虚谷迫得落入下风。

朱虚谷猛提一口真气,二五招后,再度展开反击。

就在这时,耳旁响起一声惨叫,李百灵已一剑将崔如烟拦腰斩为两段。

董秀姑一时心惊,心神慌乱之下,也被朱虚谷齐肩放下一条手臂。

朱虚谷跟进一步,又是一剑,再砍下她另一只手臂。

董秀姑摔倒在地,刹猪般一阵惨嗥,接着就不再动弹。

不败头陀挥舞着一条七八十斤重的铁禅杖,威势更是惊人,韩玉席荒大喝道:“好一派胡言乱语,夺妻之根,不共戴天,席某没找你算帐,你今天居然又活活坑死我数百入属下,使席某多年来的基业,毁于一旦,席某恨不得食你之肉,喝你之血!”

朱伯驹笑道:“血尸门本来就是吃人肉喝人血的,你想喝朱某之血,食朱某之肉,早在朱某意料之中,有本事只管下来!”

席荒大袖一挥。喝道:“你们四个下去把他斩了!”

崔如烟、辛海客、董秀姑、韩玉池四鬼一声呼哨,立即跃下岗来。

不待朱伯驹出手,群豪中早奔出四人迎了上去。

李百灵抵住了崔如烟,朱虚谷对上了董秀姑,房谦迎战辛海客,不败头陀拦下韩玉池。

八个人各展功力,捉对儿斯杀,场内一片尘沙飞扬,金铁交击之声,此起被落,不绝于耳。几有天昏地暗之棍,看得人眼花缭乱。

朱虚谷剑气如虹,逼得董秀姑连连后退,一面喝道:“董女鬼,上次不曾杀你,只希望你能改过向善,这次岂能让你活着跑掉!”

董秀姑嘿嘿冷笑道:“先别讲大话,还不知谁死在谁的手中呢!”董秀姑仍然缺乏女人味道,说话间血盆大口一张,一股黑烟,直向朱虚谷面门冲去。

朱虚谷突感面部寒如刺骨,两眼难睁,剑势也被迫缓了下来:

董秀姑桀桀怪笑,随即反攻回来,身形有如鬼魅般飘忽难测,竞把朱虚谷迫得落入下风。

朱虚谷猛提一口真气,三五招后,再度展开反击。

就在这时,耳旁响起一声惨叫,李百灵已一剑将崔如烟拦腰斩为两段。

董秀姑一时心惊,心神慌乱之下,也被朱虚谷齐肩放下一条手臂c朱虚谷跟进一步,又是一剑,再砍下她另一只手臂。

董秀姑摔倒在地,刹猪般一阵惨啤,接着就不再动弹。

不败头陀挥舞着一条七八十斤重的铁禅杖,威势更是惊人,韩玉他在无法招架之下,正欲撤身回奔,被他一枚砸上脑袋,打得韩五池脑浆四溅,铁禅杖犹自余力急沉,生生把韩玉池劈为两半:

四鬼只剩下辛海客一个,他虽断去一臂,仍和房谦战了个平分秋色。

突见李来右手一扬,一道金光,电射般奔去,金镖正中辛梅客前胸,再向后腰穿出,一镖两个洞。

辛海客只叫了半声,便倒地死去。

片刻工夫,四鬼已全部就歼。

高岗上的席荒,既怒又悲,两眼凶焰暴射,正要跃身掠下,却听彭翼叫道:“席门主暂缓亲自出马,让彭某新收的前锋使者下去试试!”

蓝面人闻言之后,双肩一抖,立时像只巨鸟般由高岗飞下,轻飘飘落在场中。

拜月教三位长老盖松山、温自耕、庞缺娘为报日前兵刃被削之耻,齐齐涌了出来。

这次他们已顾不得武林规矩,决定三人联手,把蓝面人由三个不同的方向围住。

蓝面人面对拜月教三大长老,似是依然毫无惧色,手中的长剑斜横胸前,蓄势待敌。

只听盖松山道:“小子,两次相遇,还不知道你姓甚名谁,先报出万儿来,再送你归西!”

蓝面人咧开獠牙,淡淡一笑,并不作答。

拜月教三长老不愿多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齐发动,霎时如风雷骤起,分三个方向攻向蓝面人。

蓝面入不慌不忙,身形有如闪电,黑长剑招式怪异,飘忽莫测,任凭三长老如何施袭,始终伤不到他。

大约半盏热茶的工夫过去,双方至少已拆了七八十招,三长老还是无法逼退蓝面人半步:

群豪正在大感骇异之间,突闻一阵暴响,火星进射之下,蓝面入已跃身急退。

奇怪的是三位拜月教长老却并不追袭。

群豪定睛凝视,终于发现此时盖松山、温自耕、庞缺娘三人手中的兵刃,早又只剩下短短的不到半截。

李来扬腕一甩,一枚金镖向蓝面人射去。

蓝面人举剑拔掉金镖,人已跃回高岗。

另一人影由高岗飞掠而下,竟是彭翼的座前左鹰使陆长青。

房谦随即迎了上去,但战不到三五回合,已被对方杀得险象环生。

这时金镍客李来决定亲自出阵,他自逃出古墓后,仅是发过几次金镖,尚不曾面对面的与高手正式拼搏。

哪知李百灵动作比他更快,身形像电射般掠到陆长青身前,猛起一剑,将陆长青荡开三尺,一面叫道:“房壮士退下,让我来收拾他!”

房谦心知李百灵身手比自己高出甚多,迅即退回阵中。

陆长青成名江湖多年,岂把李百灵放在眼里,当即使出浑身解数,展开一轮猛攻。

李百灵自知内力不如对方,并不硬拼,剑走轻灵,采取游斗方式,身形有如飞蝶,忽左忽右,忽前忽后,忽上忽下,又恰似一只幽灵。

奇怪的是陆长青虽然用尽看家本领,却始终伤不到对方分毫,手中兵刃,竞连人家衣角都沾不着。

他盛怒之下,攻势更猛。

岂知这一来正中了对方计算,李百灵轻呼一声“看剑”,那柄剑随即扬腕掷出,正插进陆长青左肩锁骨下方,刺了个前后皆通。

陆长青剧痛之下,攻势一缓,李百灵右手早多了一条七八尺长的丝带。

丝带乍展,像一条银蛇般,已缠上陆长青的脖子,她抖手一搅一带,陆长青站身不住,随势倒了下去。

待李百灵收回丝带,丝带上沾满血迹。

再看地下,陆长青肩上竟然少了人头,那人头已滚出丈余之外。

彭翼大惊之下,正要掠身飞下高岗,却见远处一条紫色身影,飞也似的来到跟前。

群豪也为这快速的身法所惊,直到在跟前停下,才看清原来是一位全身紫衣,面目娇娇的中年女子。

李百灵失声叫了一声“师父”,急奔几步,向那女子盈盈拜了下去。

不败头陀也带着沈小曼奔了过去,激动无比的叫道:“翠仙,你在这里!这就是我们的孩子曼儿!”

沈小曼噗咚一声,跪倒在紫霞荷女云翠仙膝前,眼泪像断线珍珠般夺眶而出,半晌说不出话来。

紫霞荷女云翠仙也激动得身子有些发抖,眼眶里满含泪水,先扶起李百灵,再凝神端详着沈小曼,许久,才拭泪问道:“孩子,三十年来,你想得娘好苦,是娘对不住你,使你多少年来,一直无亲无依I”

沈小曼只顾伏在云翠仙身前哭泣。

云翠仙轻拂着沈小曼的长发:“孩子,别哭,待事情办完以后,咱们母女要好好聚上一聚,还有你父亲,三十年来苦行生活,他也够可怜的了!”

不败头陀满含热泪,伸手拉起沈小曼道:“别哭,你娘还有一件大事要办。”

云翠仙只得暂时把不败头陀和沈小曼撇下,缓缓来到高岗下,望着玉娘子高玉秋道:

“师姐,将近四十年不见,想不到你还容颜未改,小妹先向你请安了!”

高玉秋娇颜抽搐了几下:“翠仙,你来做什么?”

云翠仙长长吁一口气:“在师姐面前,小妹不敢放肆,师姐离开隐湖秘屋将近四十年,总该回去看看才是。”

高玉秋冷笑道:“你说的可倒轻松,隐湖秘屋早已把我视为欺师灭祖的叛逆,我若回去,只有死路一条,师妹,我会傻到那种地步么?”

云翠仙摇摇头:“师姐,你错了,人总有做错事的时候,知过能改,善莫大焉,这次小妹来,是奉湖主之命,希望你能随小妹一同回去,湖主一向宽大为怀,定会不究既往,从轻发落。”

高玉秋冷冷一笑:“这话骗得了别人,但骗不了我,隐湖秘屋一向门规森严,我若回去,岂不等于自投罗网。”

云翠仙叹口气道:“小妹怎敢欺骗师姐,师姐又为什么不肯相信小妹,这些年来,湖主她老人家,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师姐,你若回去,她老人家定会宽恕你的,师姐你要三思……”

忽听身后一个沙哑而又激动的声音高叫道:“玉秋,三十多年不见,你好么?你看看我是谁?”

众人吃惊的回头看去,不知什么时候,竺忍也由奇冤狱墓口来到这里。

竺忍的声音虽不大,却震得高玉秋的身子有些站立不住,一时之间,脸色骤变,身不由己的从高岗上跃了下来,颤声道:“竺大哥!是你?三十多年来,我找得你好苦,想不到竞在这里又看见你了!”

竺忍长长吁一口气,苦笑道:“我又何尝想到,原来玉娘子就是你,若江湖中人早知你的姓名,我又何至隐姓埋名,呆在马家三十年!”

高玉秋呆了呆道:“原来你在马家呆了三十年,怪不得我到处找不到你,而且也一直打听不到你的消息。”

竺忍再叹口气:“玉秋,当年我们相爱时,你是多么温驯,多么善良,我怎能想到被此不幸分手后,你竞变成宇内三凶之一,纵然我打听出你玉娘子的真正姓名,也不可能相信是你。”

高玉秋惨然一笑:“过去的事,不提也罢,大哥,这也许是情势造成的,若我们当年能一直在一起,相信我会永远保持那份善良温驯的本性,就因为失去了你,我才恨尽天下男人,不知不觉被江湖冠上了字内三凶的名号,其实这又何尝是我的本意。”

竺忍凝视着高玉秋的脸色,带点儿自惭形秽地说:“茫茫苍天,悠悠岁月,三十多年的时光,竞不会在你脸上留下丝毫痕迹,依然朱颜未改,美艳如昔。”他摸了摸苍白的胡须:“而我,却已老态龙钟了!”

高玉秋伶借的偎依在竺忍身前,摇摇头道:“不,在我心目中,你和当年也丝毫不曾改变,大哥,不记得么,当年你和钱逸大侠,并称江湖两大美男子,你潇洒倜傥的丰姿和气质,三十年来,每一想起、依然历历如在目前。再说小妹颜面虽能留驻青春,但是心里上早已万念俱灰,又如何能不老呢……”

竺忍自我解嘲地耸了耸肩:“一切都过去了,还提它做什么。”

高玉秋深情款款地道:“小妹自信对得住大哥,三十多年来,我不曾对任何一个男子用情过。”

竺忍道:“刚才云女侠和你所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好好回隐湖秘屋向湖主请罪,相信湖主必可原谅于你,我也决定陪你一路同行。”

高玉秋沉吟了半晌,点点头道:“好,小妹决定回秘屋向湖主请罪,顺便也看看那些多年未见的姊妹,如果湖主能恕罪从轻发落,只求大哥千万别再离开我,让我们能追遥自在的在一起度过下半辈子。”

竺忍还要再说什么,却听席荒大喝道:“好哇!玉娘子,咱们三人好不容易凑在一起,如今你竞中途背叛盟誓,和他们这些不知死活的人缠在一起!”

高玉秋望了席荒一眼,也厉声道:“席荒,你现在已是穷途末路,识时务者为俊杰,乖乖地下来负荆请罪,也许还有活命可能,看在昔日一份交情,望你别再执迷不悟了!”

席荒梁莱一阵放声怪笑,双臂一抖,人已像苍鹰般掠下高岗,大声道:“哪一个不怕死的,只管上来试试I”

群豪略一迟疑,李来、不败头陀、朱虚谷、房谦四人立即冲了上去,各仗兵刃,展开联手合攻。

席荒手中并无兵刃,只凭一双肉掌和宽大的袍袖挥舞扫动,劲风呼呼,势道有如排山倒海。

李来、不败头陀等四人,一出手就感到大不对劲,每一靠近席荒,就觉得冷风袭人,寒气刺骨,似乎连血脉都要凝住。

好在不大一会儿,四人便已稍感适应,两柄长剑,一把长刀,一根铁禅杖,狂风暴雨般袭向席荒全身各处。

席荒却像故意露破绽,任凭刀剑刺向全身各大要穴,连不败头陀一杖击中他脑门,他都毫不在意,反而房谦被他击中一掌,当场摔出丈余开外。

朱伯驹料知席荒必已练成枪刀不入的神功,不败头陀等三人若再打下去,只怕非死即伤,而自己的玄精剑,是名列神兵谱的利器,对付席荒,或可有效,正想下场,席荒却已双臂一张,倒飞回高岗之上。

席荒的这一式轻身工夫,看得群豪莫不目瞪口呆。凭轻功跃上岗,在场高手,不少人都有些本领,但能倒飞上去,却是世所罕见,当真令人大开眼界。

席荒在高岗落下,哈哈大笑道:“你们这些无用的东西,想胜过席某,那是妄想!

席某这些年来,早巳练就钢筋铁骨,你们手中的那些废铁,纵然剁上席某千刀万刀,又岂奈我何!”

朱伯驹沉声道:“朱某不信世上就没有利器宰得了你!”

席荒指着鼻子又是一阵大笑:“当然有,可惜你们得不到,一件是藏在马家的九骷髅魔音叉,一件是百年前天外飞星杨岩所用过的天铸剑!”

不败头陀立时想起天铸剑在小关手中,若小关此刻在场那该多好。

只听竺忍朗声道:“席荒,也许你想不到吧,九骷髅魔音叉正在老朽手里。”

席荒不屑地哼了一声道:“席某不信!”

竺忍打开搭在肩上的长形布包,取出一个长可两尺有如佛如意形的东西,再解开外面包着的几层黄绢,立刻,那缀有九颗骷髅形状的金光闪闪的魔叉在阳光下耀眼生辉,而且发出阵阵的嗡嗡之声。

朱伯驹掏出一粒血精丹为他眼下,一面吩咐阿庭和飞凤来到近前,再找来两名官兵,由阿庭飞凤押送着先抬回向阳村疗伤。

群豪一举尽数歼灭了血尸门,朱伯驹再率众进入奇冤狱。

奇冤狱中虽仍有不少血尸门徒众,却不敢再作抵抗,朱伯驹也就网开一面,任由他们自行逃生。

被囚禁在奇冤狱中的各地武林高手,不下百人,很多失踪多年的有名人物,各大门派的掌门,都在此处出现。他们对朱伯驹等人的大力相救,都一叠连声的千思万谢。

当然,朱伯驹最关心的,还是彭一行和彭香君兄妹,好在他们两人都安然无恙,彭香君和房谦相见,难免又是一番激动感人场面。

朱伯驹把从奇冤狱中救出的武林同道,请拜月教三位长老暂时领到向阳村休息,另外不败头陀、小曼和紫霞荷女云翠仙,竺忍和玉娘子高玉秋,房谦和彭一行彭香君兄妹,也先行回了向阳村。

朱伯驹再招来商城捕头刘忠,交代他通知前来支援的千余官兵回衙缴令,并把古墓附近现场完成善后清理,然后才与李来、李百灵、房二姑、朱虚谷、茅焕、蒲真、阿庭、飞风等人赶回向阳村。

岂知就在离向阳村不远处,路边又响起金铁交击之声。

李百灵眼尖,看到其中之人是三恶之一的霜龙公子,朱伯驹也认出另一人是拜月教首席长老九面阎罗金同。

两人打得难解难分,一时之间,很难分出高下。

朱虚谷在许昌城外土地庙夯和霜龙公子曾交过手,知道此人作恶多端,自动上前助阵,终于,十余回合后,霜龙公子被朱虚谷一剑戳透前胸,倒地死去。

朱伯驹望着金同抱拳一礼道:“金长老,想不到在此处二度相遇,大驾不是要到新郑么?”

金同摇摇头道:“金某本来是要找小关的,走到半路,才想到小关必已离开新郑,心想还是回来看看益松山、温自耕、庞缺娘他们好些,不想在这里遇上了三恶之一的霜龙公子,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

朱伯驹笑道:“那很好,金兄不但可以看到贵教三位长老,更可以看到小关。”

金同大为惊喜:“小关也来了?”

朱伯驹叹口气道:“他伤得很重,这次若没有他事先假意投靠金翅膀彭翼,事情哪会如此顺利?所以,沦功行赏,他应该得到第一大功。”

金同急道:“走!快去看看他!”

朱伯驹正要带金同同行,大树后一个婀娜人影奔了出来,跪倒在李百灵身前,却是庐州名妓小荷花。

李百灵吃了一惊:“小荷花姑娘,你怎么又来了?”

小荷花幽幽一叹道:“我是被霜龙公子掳来的,还好,遇见了李仙子,那颗奈何丹,也该还您了!”

她说着从怀里摸出一只玉瓶、恭恭敬敬的双手递上。

李百灵急切地问道:“你弟弟的病可好了么?”

小荷花娇颜绽开一丝笑意:“感谢老天、霜龙公子的那瓶解药,已经救活了我的弟弟。”

李百灵接过奈何丹,扶起小荷花道:“你也够辛苦了,走,先随我们到前面村里休息一下再说。”

当晚,朱伯驹在向阳村里设筵款待群豪及由奇冤狱中救出的武林同道。

光州王知府也和商城县令杨青云当晚带了-大批礼物前来慰问,使得位于荒郊僻野的小小向阳村,呈现出从未有过的欢乐与热闹。

三天后由奇冤狱被救出的各门各派武林人物,已陆续归去。

朱伯驹带自己的儿子朱虚谷,总管洪圭,先回玄剑庄去准备,接待群英回庄的事宜。

玉娘子高玉秋和紫霞荷女,在竺忍、不败头陀、沈小曼的陪同下,踏上返回隐湖秘屋的途程。

李百灵现在的情形很为难,他要随同师父回隐湖秘屋与昔日的师长姊妹们小聚。但却放心不下受伤的小关。

小关在金同等人的悉心照料下,伤势已大有起色,由于行动不便,仍由金同照料着暂在向阳村养伤。

小荷花愿意自动的留下来协助金同照顾小关的伤势,大家都认为小荷花服伺男人,男人的伤势一定可以早日复原。

“小荷花你照顾小关,可要细心照料到无微不至的地步,但有件事情不能迁就他,就是……就是……”听到这话的人,大家当然知道,就是……就是……是指那回事,但是谁都想不到讲这话的人会是小关。

一阵哄堂大笑冲淡了离别的愁绪。

小白驴也跟着李百灵走了,临走时它连拔了十几把草甩到路边去。

(全书完)

章节目录

飞羽天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司马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翎并收藏飞羽天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