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的时候,魏昭欣被人送了回来,蓬头垢面,衣衫不整。 …… 下午的时候,魏楚欣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时,她就看见了坐在床头的芮雨晴。 芮雨晴见她醒了,眼泪就忍不住下来了,侧过头擦了去,握着她的手道“你可算是醒了,醒了就好了。” 被点穴点到浑身酸疼,魏楚欣连胳膊都抬不起来,身上没有一点子力气。她眼见着芮雨晴偷偷的抹眼泪,一时心里还想得是魏孜博怎么了,开口说话,声音都是哑的,“大哥哥不曾有事吧?” 此时魏孜博也进了来,先时被几个小厮撕扯拖拽到柴房,干净的脸上被划出了两条血道子,他手里端着药,眼见着魏楚欣看着他,便是如什么都不曾发生般的,欣慰的笑着,“身上可是难受?郎中说你穴脉被滞堵的时间太长了,是要难受几日的,喝了药,休息几天疼痛就可缓解了。” 眉姨娘和魏二也在屋里,也看着她,笑着说道“让晴儿喂你,趁热把这药喝了吧。” 魏楚欣被几人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一时间心里就有点慌。才欲说话,就又听见外屋有人哭的期期艾艾。 “是张妈妈么?哭什么?”魏楚欣听出来是张妈妈在哭,要侧身坐起来,只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也起不来。 一旁芮雨晴扶魏楚欣躺好,魏楚欣一时就抓过她的手,“张妈妈哭什么,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么?” 不问还好,一问出来,几人纷纷的躲闪了开来,皆是不敢直视她的样子。 魏楚欣就更是慌了,想起魏孜博刚才的那一番话,她又试图挣扎着站起来,“是不是我的腿怎么了,再下不了地,走不了路了么?” 几人答不是,魏楚欣见几人的表情,倒也不像是骗她。 她没怎么,魏孜博也完完好好的,这一时就让她松了口气。 芮雨晴喂她喝药,她也一口一口眉毛都不蹙的咽下了苦药。 药喝下了半碗,芮雨晴又盛出一勺来,轻吹了吹,递送到嘴边时,魏楚欣便是猛然反应了过来。 心里跟漏了一拍似的,魏楚欣使劲的清了清嗓子,环视着屋里众人,终于在魏孜博那里停了下来。 魏楚欣知道魏孜博向来不会骗人,她便看着他眼睛,一眨都不眨,生怕眨一下会略过什么讯息般的,开口试问道“大哥哥,你告诉你,我是怎么回来的?” 魏孜博瞬间便把眼睛躲闪开了,侧过头去,好半天都没说出来话。 “大哥哥,你看着我?”其实魏楚欣已然是明白了,为何昨日他点了她穴,肯费时间在魏昭欣面前胡诌八扯那一番话,原是当日是她传出了讯息,萧旋凯赶到西州下了他的兵权,害得他不得不回京,做不成西州王,所以现今遇到这样的事情,他用这样的方式,给她好看,也给萧旋凯好看么? “是不是羿亲王送我回来的?”魏楚欣看着几人,“他可有说什么?” …… 屋里静默了好是一会后,芮雨晴开口劝慰魏楚欣道“楚儿,还是先把药喝了吧。” 魏楚欣便是不再问了。 安安静静的喝了剩下的半碗药,闭眼,侧过了头去。 屋子里陷入到了沉寂,也不知几人默坐了多久之后,先后退了出去。 魏楚欣躺在床上,屋里异常的寂静,这更有利于让她冷静下来。 其实也没发生什么,至少她没被两个彪形大汉欺负,高承羿也不曾对她怎样,这些事情和在西州生死存亡时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 最坏的结果,便是萧旋凯嫌弃她而不要她了。 只是,这又能怎样呢。她还是安安好好的活着,她还是有很多很多的钱。一个女人就非要用嫁个好男人来体现自己的价值么? 为今之计,最不能的是自己否定自己,最不该的是让失败击垮自己。 当日蒋氏派过来监视她的双喜和梨儿两人还在兰蕴居服侍,只不过在两人心里,她们的主子已经真真正正的变成三姑娘了,三姑娘宽宏大量,明知道两人是细作,还肯原谅接纳两人。 魏楚欣便喊道“双喜进来。” 外头侍立着的双喜闻声赶紧进了屋来,魏楚欣吩咐她给自己倒一杯茶。 茶倒来了,魏楚欣便问“今日上午,是谁送我回来的?” 双喜把杯放在了床头柜上,一面要扶魏楚欣起来喝茶,一面回道“是……是一个带了很多侍卫的亲王。” “他可有对老爷讲了什么?” 双喜见魏楚欣问了下去,怯懦的不敢说了,“奴婢什么都不知道,三姑娘就别问了……” “是不是大少爷吩咐你们什么都不许对我说?”魏楚欣看着双喜,“凭心而论,我自来对你如何,你什么都不说,不是帮我而是害我,还不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三姑娘对奴婢有再造之恩,奴婢不敢害三姑娘!”双喜已然是跪在了地上,抬眼看着魏楚欣,“京里来的亲王临走的时候对老爷说,十日之后,他要带三姑娘到京城!” “还有么?” “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亲王抱……抱姑娘回来的消息就在常州传了出来,人们就都说三姑娘你……水性杨花……”说到这里,双喜惴惴的看着魏楚欣,不敢再往下说了。 “都怎么说的,讲给我听听?”魏楚欣竟然是笑了出来。 双喜见魏楚欣没事人一般的,才敢继续讲,“人们都传,说三姑娘年纪不大,仗着自己有些姿色,一门心思的攀高枝勾引男人,先时对总督萧大人投怀送抱,眼下萧大人被调回京里了,就又攀附上了京城里的亲王,书香门第里养出这样的姑娘来,真是丢尽了人……” “还有说老爷的,说当初老爷从靖州升到省里,就是三姑娘攀附萧大人的功劳,眼下老爷又要从省里升到京里做侍郎,也还是姑娘又被王爷看上,为老爷多多效了力。” 魏伟彬要升到省里做侍郎了? 魏楚欣压下这个事情,只追问下去,“家里老太太和老爷都是什么态度?” “王爷肯带姑娘走,老太太自然是同意,老爷那里……老爷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书房,一直就没出来,中午的时候大姑娘被人送了回来,一进了家门,直跑到老太太那里告姑娘的状,说是姑娘已经和王爷在……在一起了……” 。

章节目录

重生之魏氏庶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疆芜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疆芜阿飞并收藏重生之魏氏庶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