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往后拖,终于快到了王潇忍耐的极限。 “我说……你是不是在耍我?失败的原因怎么可能在这里找?” 橘枳没回答她的话,看了看时间,感觉差不多了,橘枳说:“跟我来!” 说着,在惊讶的王潇的注视下,他伸手握住王潇的手,拉着她穿过人群到另一边去。 “我说你……” 被抓着手,怪异的感觉从和橘枳肌肤接触的地方传来,王潇有点心乱,这家伙真是太过分了,这么随便的嘛!自己可还是第一次被家人以外的男人拉着手。 到了另一边,不知出于什么想法,橘枳从一边的架子上拿下来两顶帽子,完全不顾忌王潇那好像是要杀人的目光,把帽子戴她头上。 ——这帽子丑死了,真难看! 这是王潇的真实想法,只是橘枳没给她抗议的时间。 在吧台对面的一边有一扇门,通向迪厅的包间,橘枳就拉着王潇坐在过道的沙发上。 往四周看看,包间里应该都有人,而过道上很安静,只有他们两个人坐在这里。 “你的手……” 自己的手还被橘枳抓着,王潇挺无语地抖抖嘴唇,这家伙应该是没注意吧……应该是这样吧…… “呃……抱歉!” 发现自己的行为不妥,橘枳马上把手松开,他倒是忘记了。 心情复杂的王潇甩了甩手,也没说什么,她对和橘枳发生肢体接触也不是很排斥,能让她认可的男人毕竟是少数。 “你带我来,到底想让我看什么?” “你马上就知道了……” 橘枳这话说完,一边的包间突然开了门,王潇的注意力还没转过去,面前的橘枳就侧过去,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头也顺势贴过来,鸭舌帽的帽檐形成的阴影将王潇的视野盖住。 ——我……你过分了吧! 被拉手也就算了,这家伙竟然还想着吻自己,这么占人便宜,太过分了吧! 就在王潇准备狠狠在橘枳肚子上招呼一拳时,橘枳说话了,那靠近的唇也没有吻下来,鼻息可闻,但也只是做出正在接吻的假象。 “别动!注意从那个房间里出来的人!” 根据心理学,越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种不合时宜的行为,就越是不会让人注意到。 皱一下眉头,被橘枳的味道萦绕在鼻尖,王潇稍稍有点不满,但看橘枳这副严肃的样子,她也就姑且忍耐一下,视线往橘枳说的那边瞟过去。 不看不要见,一看到那边,王潇差点喊出来,这让橘枳只能用大拇指按住她的唇,并把自己的唇贴上去。 “别!出!声!” 橘枳也是服了,虽然知道这家伙看到这情况的时候多半不会平静,但他真没想到这家伙会这样差点叫出来。 王潇看到了什么,他看到弟弟王尧从包间里出来,而最后站在门口的人是杨子涵。 杨子涵且不说,王尧应该是不可能出现在这种低端地方的,他们两个人更是不可能在这种地方同框出现。 王尧出来的时候,很明显心情很好,脸上洋溢着笑容,从橘枳和王潇身边经过时,他也只是余光扫了一下,然后记忆里就把这事当作没发生过,带着他的人走了。 王尧走了,杨子涵那边把包间的门关上,不知道在里面干啥。 没有危险了,橘枳赶紧松开王潇,他实际上也不敢和王潇这样乱来,他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没把持住…… 两只手往前把橘枳推远些,王潇低着头,问:“这就是我们失败的理由吗?带我来这里,让我看到这些东西,你还真是个残酷的人啊!” 就算橘枳对这个问题给出近似于狡辩的回答,王潇也都能不在意似的收下,唯独这个,唯独守望者战队内部出现问题这个,她不能忍受,也无法接受! 不为所动,橘枳自顾自地往下说:“已经到这里了,他就在里面,进去问问他就能知道全部真相。” 橘枳把选择的权力给了王潇,他相信她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呵呵,你说的对,已经到这里了,如果不是把全部的真相揭开,前面的一切就都没意义了!” 说完,王潇站起来,往包间那边去,把门推开,橘枳当然是跟着她进去。 见门被打开,里面正在给自己灌酒的杨子涵愣住了,看到来人是王潇,他惶恐异常地站起来,脑子也彻底清醒了! “会长……队长……你们怎么……” 遭遇背叛,王潇就差没把“要吃人”三个字写脸上,当然不会有半点好脸色给杨子涵看,径直去一边坐下来。 看到王潇和橘枳这样子,杨子涵也明白事情已经败露了,垂头丧气地坐下去,可脸上表现出的却是轻松的样子……一切都被揭开了,愧疚也好,后悔也罢,终于不是藏着掖着,当然轻松啦! “会长,这里面发生什么,你应该有了想法,不知道你还愿不愿意听我说说呢!” 他不是想为自己辩解什么,只是想把这件事从头到尾说出来。 看着这个从第一届woe全国大赛开始前就跟着自己的“老部下”,王潇吸了口气,说:“行,你说吧!” 于是,杨子涵开始将这件事从头到尾说出来。 “在我们刚来到京城的时候,王尧那边就让人跟我接触,说有事情希望跟我谈一谈。我们和他们是敌对的战队,而且大战在即,没什么可谈的,我当时就断然拒绝了他。” “可在第一天的比赛结束后,家里人跟我联系说家里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信,像是恐吓信的样子,说让我小心点!我当时全当作是恶作剧,没理会,没想到王尧的人又来了,还跟我说,不想让信上的东西变成现实的话,就老老实实跟他碰个面!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根本就不是恶作剧,而是王尧一手安排的!” “没办法了,我只能去和王尧见面,他向我表示,他要让守望者输,要我配合他!这种事我不想答应,也不能答应,可他就用我家人来威胁我,还说,如果我不配合,让我家人发生个意外,出个车祸什么的还是很轻松的!” “我虽然知道他很可能只是在吓唬我,但我不敢跟他赌,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我这辈子都别想好过啦!” “所以……在和龙起对战的那一场,我把人头送掉了……”

章节目录

网游之至强剑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右边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右边人并收藏网游之至强剑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