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臂上那一块块乌青格外的醒目,林小慧记得,昨晚上他的手臂也没有这些乌青啊。 这个时候,厉加勤想藏已经来不及了,他神色顿了顿,移开了星眸。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林小慧直接这个肯定和蒋元柏有关系,他今天一天都在安侦局,肯定也是为了蒋元柏的事情奔波。 厉加勤“嗯”了一声,调整了姿势,靠着床头搂着林小慧。 片刻之后,他缓声说道,“蒋师兄失去控制,连我们都不认识了,我的眼睛就是他用头撞的。” “什么?”林小慧惊愕,这说明蒋元柏中毒很深了。 厉加勤摩挲她的肩头,示意她安心,“只是被撞了一下,放心吧,手上这个也是他掐的,那失控的样子,我真是……” 他没说完就闭上了眼睛,一声短叹之后,才睁开。 林小慧想象那个失去控制的画面,可是她无法像厉加勤那样感同身受,她只能抱紧他安慰他,“这是最艰苦的时候,只能靠他自己了。” 厉加勤点了点头,握住她的手,侧首朝她望过去,那微微上扬的嘴角让刚才低沉的气氛稍微好一些,“我庆幸自己躲过这一劫,慧儿,是你让我挺过最难的时候,我现在就想,如果我当时和蒋师兄一样放弃了自己,是不是情况会比他更糟。” 林小慧不敢去想那个画面,这样对自己太残忍,她只想一家人健健康康合合美美地生活下去,“我爱你,加勤。” 她缩在他的怀里,像一直寻找温暖的小猫。 厉加勤揉了揉她的肩头,转身拉了灯…… 半夜,有人敲门。 厉加勤开了台灯。 詹雪峰应声的声音响起,接着是下楼的声音。 很快,林小慧听到自己家门敲响了。 “你躺着,好好睡觉,看样子是外头有事情了,我出去一趟,”厉加勤连声交待,利索地穿了裤子,拿了外套,风风火火地出去了。 下楼梯的时候,詹雪峰已经在和他禀报刚才发生的事情了,“安侦局来的人,说是蒋师兄自残,让我们马上去一趟。” “什么?”厉加勤脚步一顿,看詹雪峰没有夸大事情,便加快了脚步。 汽车疾驰而去。 林小慧只感觉今夜比平常还要冷一些了。 是发生了很重要的事情吗?她静站了片刻回到床上,毫无睡意。 厉加勤感到安侦局,看着已经被包扎过的蒋云柏,手紧握成了拳头,他犹如一头隐忍的雄狮一般横向张继聪,“这就是你所谓‘保护’吗?” 蒋云柏的头包只露出五官,奄奄一息地,毫无生气。 “我们已经二十四小时派人看着了,他在里面悄悄自杀,我们也是防不胜防,你有什么事情就问问他吧,医生看过了,可能过不了今晚,”张继聪手一挥,若无其事地走出了房间,他的那些下属也跟着出去了。 病房里只剩下厉加勤和詹雪峰。 “加……加勤,”蒋元柏微微睁开眼睛,他咧着嘴角,好似在笑,“我解脱了,我终于解脱了,请你为我高兴,好不好?” 厉加勤握住蒋元柏艰难伸出来的手,眼眶泛红,“说要挺过去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太辛苦了,加勤,我熬不过去了,”蒋元柏费尽心力,接着说道,“或许这是我的报应,害了那么多的战友,我活着也是心里难安的。” “不是说好了,等你好了,我们再向组织说清楚的么,其实你……你也不想……”厉加勤说不下去,他们已经因为这件事情是去了很多的战友,蒋元柏撑不下去的话,他又会失去一个战友。 蒋元柏摇了摇头,说道,“我求你一件事情,好吗?” 厉加勤“嗯”地应了一声。 “我走了之后,把我火化了,然后带我回家,我想……我想……”蒋元柏话还没说完,五官开始流血,他仰躺着,没有一丝挣扎,那脸上有着满足的笑容,“我想我儿子和爱人,我会在天上看着他们……的……” 蒋元柏的气息渐渐弱了下去。 厉加勤双手蒙住眼睛,肩头微微颤抖,他们俩在最艰苦的时候都扛过来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到了眼前这个地步,蒋师兄还会想不过。 詹雪峰上前安慰厉加勤,“老大,节哀。” 厉加勤印去了泪水,努力平息心中的哀声,和詹雪峰话说道,“把张继聪叫进来。” 张继聪就站在门口,他听到话后双手插兜,悠闲地走了进来。 厉加勤起身,朝他的肚子便是重重一拳。 张继聪倒地后,他上前便往他的腰身踢了好几脚。 张继聪一味护着头,无路可逃。 “老大,别打了,”詹雪峰从身后抱住厉加勤,把人往后拖。 张继聪爬了起来,抹了下嘴角,手指上有了血丝,他皱着眉头的瞪厉加勤。 厉加勤神怒之下,一个过肩摔将詹雪峰给摔在了地上,然后阔步逼近张继聪。 张继聪看着虎虎生风的拳头,闭上了眼睛。 拳头在他耳畔的墙上落下,瞬息间,他闻到了血腥味。 他睁眼看厉加勤,嘴角微翘,露出丝冷笑,“你把这笔账算在我的头上,是吗?” “你说呢!”厉加勤牙关紧咬,三个字几乎是从齿缝里硬生生给逼出来的。 “你先看看这个,”张继聪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抖了下送到厉加勤的面前。 上头的字歪歪扭扭,但是可以看出是一个连比都握不稳的人写的,而这个人便是蒋元柏。 纸上寥寥数语,写满了交代,其中有对组织的愧疚,对被他连累的战友的忏悔,还有对妻子儿子的深深眷恋。 “就算我们帮他走出这个难关,他也一定会寻死,今天的事情……”张继聪正视厉加勤,一字一句说道,“今天的事情,绝对是我们之前没有想到的,我们安侦局是破案心急,可绝对没有到要害同仁的地步,还有,你觉得他就会恢复了,以之前那些见不得的过往,他敢回去和妻子儿子团圆吗?” 厉加勤怔住,想起蒋元柏的临终遗言,心仿佛裂开了,蒋师兄也太狠心了,居然连最后一面都不见了……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之悍妻有点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红裤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裤头并收藏重生七零之悍妻有点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