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冠冢?” 酒气浓郁,酒瓶掉落在地上,空气中都溢满了酒香,殿内有乐师弹奏,乐声欢快,一片祥和。 兰池穿着一件玄色长袍,露出白皙的胸膛,怀里搂着一个曼妙女子,身周还有另外两个伺候的女人,只是姿色平凡些,萧霁进来的时候,兰池正与她们调笑,听见宫人来报,直接点头让萧霁进来,却丝毫没有要收敛的意思。 他是海离的王,自然能高高在上,不必在意旁人眼色,可他的王后新丧未久,宫中却夜夜笙歌,没有半分丧气。 此时已经天黑,海离的月亮似乎总是又亮又圆,宫中点满了各处的灯火,兰池的寝宫更是灯火明亮,加上女子的笑闹之声,这处宫禁真是没有半分王后新丧的氛围。 萧霁带着梨黛去梨山祭奠,下山后将梨黛和顾繁衣先行送回了客栈,自己带着常嘉进了宫,他虽有迁坟之意,但阿姐毕竟是海离王后,纵使兰池对阿姐已经没有一丁点儿情义,他也不可能同意萧霁将王后的尸身带回灵州。 逝者已逝,入土为安,将阿姐迁回灵州过分惊扰,回灵州之后建一座衣冠冢最合适不过。 兰池没什么理由拒绝,自然是允了,王后宫中还存着不少旧物,“宫里存着一堆,放在海离也只能积灰。” 语罢,兰池又开始专心地跟身边的女子调笑亲热,萧霁只是过来走个过场,就算兰池不答应,也不影响他的决定。 萧霁脚步匆忙地跨出大殿,左转往王后的宫中去了,迎面走来一个穿着青色道袍、蓄着胡须的人,这道士打扮的人能够自由出入宫禁,想必他就是海离的国师。 只是他虽贵为国师,但却敢在夜里进宫叨扰,足见其对兰池的重要。 不过这都是海离自己的事情,跟他一个灵州的世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萧霁带着常嘉去了王后的寝宫,因为王上的允准,宫婢十分配合,萧霁取走了阿姐生前的部分旧物,好生装好之后便即刻出宫,想着若是梨黛和顾繁衣觉得连日疲累,便休整两日再走,至于萧霁自己,他是片刻也不愿多待。 “啪——” 出宫的路上必然会经过兰池的寝宫,一声碗碟杯勺破裂的声音响起,萧霁的脚步没有为之停留半步。 时间是最可怕的东西,犹记得多年前的兰池还是个温和有礼,还有几分腼腆的人,可现在,皮相还是那副皮相,内里的灵魂却不知道遭遇了什么。 或许跟阿姐有关,可阿姐过世不到一个月,他已经新欢在怀,又或许是因为做了海离的王上,人的心境也会发生变化,他现在已经比两年前更加阴晴不定了。 生气发火摔个东西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片刻之后,一个凄厉的女声响起,旋即越来越弱,最后渐渐没了声音,紧接着却是兰池狂妄的笑声传了出来。 萧霁顿住了脚步,折返回去同兰池“道别”。 “老五?收拾好了?王后一定非常欣慰,她真有个好弟弟。” 殿内的地板上躺着一个气息奄奄的女子,正是之前那个在兰池怀里的人,此刻躺在地上微张着嘴,眼神涣散,衣裳凌乱,血水顺着嘴角淌在地上,汇集出一股小小的血流,殿内的人噤若寒蝉,生怕自己的动作和气息哪怕比别人稍微明显那么一点儿,以至于被发现之后跟那女子有了同样的下场。 而那位国师大人,就立在女子的脚边,血流弄脏了他的脚尖,他却没有抬脚,漠然地看着这一切,手里白净的浮尘与这刺目的鲜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仿佛站在不可触碰的两端,一端安然,一端暴烈。 “老五,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海离的国师,商玄,商大人!他从前也是在你们灵州修道,是真正的得道高人!” 商玄冲着萧霁拱了拱手,“世子安好。” 仅此一句,便没有别的话,连敷衍的客套也没有。 萧霁盯着地上快要咽气的女子,沉声道:“她要死了。” “所以呢?”兰池打着赤脚走下石阶,一步步逼近萧霁,“老五啊老五,你怎么就是学不会不要多管闲事呢?你阿姐就从来不多管闲事。” “哼——兰池。”兰池已经坐上了海离的王座,人人呼其“王上”、“大王”,萧霁却在海离的王宫,冲着海离的王,大不敬地直呼其名。 “难怪阿姐不喜欢你。” 这句话像一根锋利的铁刺,猛地扎进了兰池的心,割开皮肉,刺进血脉,他瞬间变得暴躁起来,额上的青筋爆出,仿佛下一刻便会将萧霁撕个粉碎,“你什么都不知道!” 他克制住了对萧霁的愤怒,却转而去架上拔出一把剑来,朝跪在地上的女子刺了一剑,那女子即刻晕死过去,连声挣扎的呼喊都没有。 “你真是疯了……”萧霁的神情凝重,“或许海离将来就不姓兰了。” “哈哈哈哈哈哈……老五,你的心不好,不要忘了你的外甥也姓兰,他将来会坐上我的位置,海离永远都会是兰氏的海离。”兰池幽幽地说道。 婴孩的啼哭凑巧地响了起来,一个嬷嬷抱着孩子进来,似乎已经见惯了今夜这般血腥荒唐的场面,嬷嬷神情淡定,没有丝毫慌张。 原来兰池定好了每日查看孩子的时辰,时辰一到,嬷嬷便会把孩子抱过来。 兰池从嬷嬷手中接过孩子,戴上一张慈爱的神色开始逗弄怀里的孩子,“国师,他又长大了,你看看……” 商玄一板一眼地应道:“公子康泰,王上安心。” “老五,这是你阿姐的儿子,你的外甥,不抱一下?” “你不怕我直接抱走的话……” “你不会的。”兰池斩钉截铁地道,“除非你想牺牲灵州海边的那些百姓。” 兰池此刻逗着孩子,说的话都心不在焉,可萧霁知道他不是随口说说而已,如果抱走阿姐的儿子,兰池绝不会善罢甘休,海边的百姓何其无辜,要遭受这个疯子的侵扰,灵州在海边的驻防再牢靠,也不能因为瑄王府的家事浪费兵力。 一片乌云飘过,遮住了高悬的明月,夜空中的星点逐渐闪耀,萧霁不再多言,头也不回地出了宫门,身后的声音渐渐远去,而那些年少的悠闲时光也早已经随着时间的洪流消逝,离得越来越远,连轮廓都模糊不清了。

章节目录

世子妃跑路指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茄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茄子并收藏世子妃跑路指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