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这个女子就是失踪了许久的师妃因。 “夫君,这位就是寒烟姐姐吧?” 师妃因冲着杨五郎甜甜一笑,然后目光在赵寒烟脸上打量了几眼,之后对赵寒烟施了一礼,脆生生道:“师妃因见过姐姐。” 师妃因也愣了,她听杨五郎提起过师妃因,但是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是一个修为高到让她仰望的女子。 “这……” 她只能够一脸迷惑的望着杨五郎,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真是假。 “师姐,你现在是什么修为?” 杨五郎一脸震惊的问道。 “我也说不好,不过,应该对付几个仙王不成问题吧?” 师妃因思考了一下,接着便是笑道。 瞬间安静,周围人不少人都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出。 眼前的这个女子,竟然是堪比仙王的大能! 这……简直太骇人听闻了。 赵振瞬间面如土色,整个人吓得身躯颤抖,这个女子明显是帮助杨五郎的,以她的修为,要想杀自己,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扑哧。” 看到杨五郎一脸痴呆的表情,师妃因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把拉住他的手,笑道:“夫君,我失踪的时候,找回了自己的记忆,也找到了你和姐姐应该的去处。” 她说着便是莲步轻抬,带着杨五郎和赵寒烟一步跨越了不知道多少的空间,来到了忘川之底。 杨五郎目光向着四周看过去,就见到这忘川之底,有着一处山洞,那里面无尽的时空在变幻,有着无数的未来在演变。 “夫君,这山洞,便是你的来处。你进去了,就会明白一切。” 师妃因脚下一朵朵的白莲花盛开,直接延伸到了山洞里。 杨五郎深吸了一口气,此刻他的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似乎是瞬间将一切都遗忘了,可是在这空白之中,又有无数熟悉的记忆在生成着。 “我的来处么?” 杨五郎口中喃喃,脚下踩着一片片的莲花,走进了山洞。 “姐姐,你明白了吗?” 看到杨五郎走了进去,师妃因忽然笑着看着赵寒烟。 赵寒烟眼睛猛然射出一道精光,接着她的娇躯慢慢变淡,似乎融化在了这忘川之中。 “你是白莲,我是忘川!妹妹,好久不见。” 那海水深处,有一个声音在回荡着,师妃因脸上的笑意浅浅,在那洞口轻轻坐下,眨眼间,只留下一朵盛开的白莲花。 …… 一百年之后。 大千世界,除了忘川,所有的地域都被仙界收复。 万归仙岛,曾经的司徒世家早就灭了一百年,这里是整个忘川的核心。 九十九年前,百花夫人,吕祖,至尊魔神,终结神王四位大能一统忘川,四位大能定居在万归仙岛。 这一天,忽然有一个白衣飘飘的年轻人带着两位神仙美眷从海中走了过来。 他们所行之处,天华坠落,虚空中有赞美的声音响起。 他们一步步,走到那新建的百花宫门口,大门打开,百花夫人,吕祖,至尊魔神,终结神王四位大能,直接跪拜,痛哭流涕。 “主人,您回来了!” 四位大能极尽谦卑。 “我来恢复至尊神界的荣耀。” 那个年轻人说着,就带着四位大能来到中土。 “快快,给仙界报信,不对,通知鸿蒙仙尊!” 曾经的造化仙山之中,到处都是真仙,还有一位绝代金仙大能,此刻感觉到了什么,忽然脸色一变。 “不用了!你们该死!” 那个年轻人站立虚空,一掌拍下,整个造化仙山被他的手掌拍平,那里面所有的真仙包括那位绝代金仙也没有逃得出来。 “道尊?道尊恕罪!” 那造化仙山禁地,自称造化老祖的人,此时已经是真仙高手,连连跪地求饶。 年轻人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看了他一眼,造化老祖便是忽然全身着火,烧成了灰烬。 自此,大千世界再无仙界之人。 又过了十年,年轻人对着两位妻子说了句:“我去办件事。你们在此等我回来。” 两位妻子点点头,但是目光中带着一丝担忧。 然后年轻人便是离开了大千世界,来到了仙界。 他在仙界中行走,每到一处,山崩地裂,不少敢于抵住他去路的人,都瞬间魂飞魄散。 年轻人来到鸿蒙仙宫的最深处,那里有一处小木屋,推开门走进去,里面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老鞋匠正坐在地上修鞋。 老人嘴里咬着几枚生锈的钉子,手里拿着榔头叮叮当当的钉鞋,额头冒着汗。 年轻人走到老鞋匠面前,极有兴致的看着老人钉鞋,眼睛里面闪着一道光。 两人一句话都没有说。 终于做好了眼前的这双鞋,老鞋匠一擦额头的汗,把鞋递给年轻人,笑呵呵道:“五郎,试试看合不合适?” 年轻人没有接,只是笑呵呵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