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送去官府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舒乘风用茶碗的盖子轻轻划拉着漂浮的茶叶:“这几日闹的实在不像话。”

    雁南归笑了笑:“解决就好。不过倒是可怜了丁昭训。”

    她可懒得问那所谓送去官府的人。

    太子出手,替后院遮掩,还能为什么呢?

    罗良媛倒是多虑了,这事都不用牵扯她。

    舒乘风与雁南归说话,基本也不再说这件事了。

    刚坐了一会,就见问月轩来人,请太子殿下去呢。

    舒乘风蹙眉:“告诉叶良娣,好好反省,改日我再去。”

    来人也不敢纠缠,只好回去了。

    问月轩里,叶良娣已经气的摔了东西,此时只是气,又恨雁南归。

    “表哥竟是为她不给我面子!她哪里好?残花败柳,倒是还能叫表哥驻足么?狐媚子!”

    “好了好了,良娣息怒,殿下肯定是知道您无辜的。您就别生气了。怎么也要给太子妃面子不是?”月华哄着。

    月华也是叶家出来的,虽然不如流萤那么受叶良娣看重,但是也还是能说[520<ahref="http: www.biquge520.me"target="_blank">www.biquge520.me</a>]上话的。

    正是这时候,翠珠来了。

    她请安之后,挥手叫人出去,只留下了月华。

    “流萤明日就能回来了,多少也要受罪。如今既然是外头药店弄错了,也就没有流萤的事了。”翠珠道。

    “姑姑好糊涂!怎么可能是外头药店弄错了?殿下定然是被人蒙骗了!我请他来,他却不肯来。”叶良娣跺脚。

    翠珠也是为她这个不开窍的脑子头大。

    “良娣,这件事,就这样吧,您就不要追究了。”翠珠叹气:“既然是殿下亲自查证的,就觉无错处,再纠缠下去,没有好处。”翠珠道。

    “那就叫真正作恶的人躲过了?”叶良娣瞪大眼。

    “良娣!”翠珠叹气:“您要顾全大局。”

    叶良娣张嘴又闭上,许久才道:“我知道了。”

    见她不服气,翠珠只好又道:“您要知道,眼下您最该做的,是好好的生个孩子,如果能生出长子来,那就一切都好了。那时候,还有谁能对您如何?”

    “表哥一个月能来几次啊……”叶良娣说着,坐下来,眼圈也红了。

    “越是这样,您就越要稳住啊。如今争强好胜没用的。趁着正院还没孩子,您要能先生孩子,那就赢了。”翠珠道。

    叶良娣不说话了。

    翠珠给月华使眼色,月华点头。

    翠珠又安慰了几句之后便走了。

    翠珠真是头大,这能扶起来?

    宫里皇后娘娘日子本就艰难,全指望太子了,如今这叶良娣这样……哎。

    霁月轩里,太子在这里留了一日,夜里自然也没走。

    他也有几日没来了,此时搂着人,也是心猿意马的。

    做完了好事,舒乘风靠在枕头上抱着雁南归:“棠儿这几日做什么呢?”

    “没做什么啊,天太冷了,我贪睡。”雁南归笑了笑:“要么,就是看看书。”

    “棠儿到是能静心。”舒乘风摸着她光滑的长发。

    “天冷的时候就静心了,估摸这天暖了,我就不这么老实了。”雁南归翻身,压在他身上反手也勾起他的长发来。

    “殿下年底忙的很,妾要见一面也难。”

    “这么说来,我不来的时候,棠儿是想着我呢?”舒乘风箍住她的腰。

    “瞧殿下说的什么话?后院里,还有不想着您的?”雁南归咬他的喉结。

    被他一把掀翻压住:“既然是棠儿想念孤,孤自然要叫棠儿好生享受……”

    “那就多谢……唔……”

    雁南归的话没能说完。

    红烛高照,一夜酣畅。

    次日一早起,又下了雪,不过不是大雪,只是小小的雪。

    雁南归艰难的起身,就见舒乘风已经穿好了衣裳,坐着喝茶了。

    “殿下起来了?我睡过了。”雁南归说着一边是落葵伺候她穿衣。

    “无妨,棠儿累着了,孤等你就是了。”舒乘风口气温柔,好一副好男人样子。

    雁南归起身后,外头膳食也摆好了。

    今日算有点晚,吃完了早膳,舒乘风就走了。

    她去正院的时候,果然人都到了,就只有禁足的叶良娣,还有养病的丁昭训没来了。

    太子妃倒是还没来,不过就在众人互相见礼过后,雁南归刚落座,太子妃就来了。

    “妾今日来晚了,娘娘恕罪。”雁南归起身道。

    “无妨,这不也差不多。殿下昨夜在你那歇息,这一早上又下雪了,也是难免的。”太子妃笑道。

    “多谢娘娘谅解。”雁南归笑了笑坐回去。

    “天冷的很,我昨儿特地叫人去你们各处都查问了,不缺什么吧?至少不能叫冻着。”太子妃询问。

    众人都回答不缺。

    “丁昭训这回……哎,也是可惜了。她小月子,且要养着。日后你们谁在有了身孕,可千万不要乱来。这回要不是她自己胡乱吃药,也不会出事。”

    众人又都应和。

    雁南归忽然问了一句:“有个事,妾不解,那翠珠……不是前院里的姑姑?”

    太子妃眼神闪了闪:“妹妹有所不知,那翠珠原本是宫中皇后娘娘跟前的宫女。之前太子开府就带了出来,原意是照顾太子殿下的。因那时候太子殿下年幼。”

    “是啊,这翠珠是个能干的,将前院里的人调理的极好。”苏良娣也笑着说了一句。

    “原来是这样,要不是岁数不同,我都以为她是殿下乳娘了。”雁南归一笑。

    “促狭的,怎么会呢,殿下的乳母是仇嬷嬷,素来不管后头的事呢。”苏良娣笑着接口。

    “原来是这样啊……”雁南归摇摇头:“这虽说叶良娣……罢了罢了,这也不该我说。”

    太子妃看了雁南归一眼,并没追问,只是若有所思。

    等请安差不多结束的时候,太子妃一笑:“雁良媛进府也一个多月了,我还没细细问你那霁月轩如何呢。你且留一步吧,反正这天气也没事做。”

    “是。”雁南归笑着应了。

    等众人散了,她们两个进了里头,暖和的坐在软榻上说话。

    “你那霁月轩,虽说是我布置的,不过到底没细细问你喜好,住着可还顺心吗?”太子妃问道。

    一秒记住【17作品集 17xwq.com】,更新快,免费读!

章节目录

二婚必须嫁太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雪中回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中回眸并收藏二婚必须嫁太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