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若晴表情古怪,打量着老杨头:“爷,别说对你这个相好了,就算是对你,我要是动了杀心你坟头草齐腰深,还能保证神不知鬼不觉你信不?”

    老杨头一脸忿忿的把云伢护在身后,眼神出卖了他的内心,他是信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杨若晴又指着被他护在身后的云伢说:“我的剑,叫莫邪,她的血太低贱,它不爱喝。”

    这下,老杨头气得脸发红了,“满口胡言,仗着有身本事就侮辱人,我可告诉你,要么你把我们都杀了,休想分开我们!”

    杨若晴胃里又开始一阵翻涌。

    云伢这时却轻轻拍了拍老杨头的手背,柔声道:“爷你放心,我相信骆夫人那么尊贵的身份是不屑杀我这种手无寸铁的妇人的,我且跟她进屋说几句话,不碍事的。”

    在老杨头揪心的注目下,云伢跟随杨若晴进了堂屋。

    进了堂屋后,云伢还要张罗着给杨若晴倒茶,杨若晴摆了摆手:“行了行了,这里就咱俩,你用不着搞那些虚头巴脑的玩意儿来讨好我,我也不会被你讨好的,咱开门见山说吧!”

    云伢于是笑眯眯站在桌边,望着杨若晴。

    “骆夫人想问小妇人啥?”

    “还能问啥?自然是问你到底看中了我爷啥嘛。”

    杨若晴拉了把凳子坐下,指着外面,“你也看到了,我爷今年七十五,过完年就七十六,人生七十古来稀指不定啥时候一觉就醒不来。”

    “你跟了他,且不说女人被窝里那块的乐趣你享不了,你还得像个丫鬟似的服侍他拉屎拉尿,他身上那点钱全都是我大哥给的,撑死了也就管他吃吃喝喝的钱,我大哥不可能分他啥家产和房子,你跟了他,到时候他两脚一蹬归了西,你能得到啥?”

    云伢手指摩挲着八仙桌上的纹路,跟杨若晴这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只笑不语。

    杨若晴又接着说:“看你这穿着打扮,还涂脂抹粉的,显然是想要收获男人的目光和关注,你年纪也就四十出点头,为啥不去找个年轻些的好好过日子呢?守着这么个随时都能嗝屁的老汉,你就那么喜欢嗅棺材板的气味吗?”

    这回,云伢有了反应。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还是笑。

    “骆夫人,要是我说,不想找个年轻的,就想要找个你爷这样的老汉,你肯定是不信的。”

    “那你说说你的理由,看能不能让我信服啊!”

    云伢又笑了笑,接着道:“找个年轻的有啥好?年轻的心思野,肩上担子也重,我还得陪着他吃苦,我这个年纪还得给他生儿育女,累死累活不说,一辈子都不得清闲。”

    “年轻些的家里破事儿多啊,七大姑八大姨,上有公婆下有叔姑。”“”

    “老汉多好啊,老汉事儿少,不用伺候公婆,不用生儿育女,陪着老汉吃吃喝喝,谈谈心呱啦呱啦家常,老汉沉稳,晓得疼人,像我男人又像我爹,跟着老汉我心里踏实。”

    “老汉不打我不骂我,老汉虽说七十有五,腿脚不利落,可老汉身子骨还健朗,有时候也能让我做回真正的女人,跟着老汉,我乐意啊!说句不怕你见笑的话,我就觉得我前半生像条小船似的,风吹浪打的,老汉就是港湾,我恨不能早些遇到他,要是再早十年遇到他,我拼了命也会给他生个一儿半女的。”

    云伢说到这儿,还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摇摇头。

    杨若晴有点凌乱,敢情这是个前半生浪够了,后半生找个老汉养老的?

    “我爷这把年纪了,也过不了几年,他归西了你咋整?我们老杨家是不可能给你养老送终的。”

    “我走一步看一步吧,我还有个儿子呢,若是我儿子也不要我,我就随了老汉去,又或是剪了头发做姑子去。横竖,我这辈子就两个男人,一个是我那死鬼孩子爹,最后一个就是老汉了。”

    说到这儿,云伢的眼眶竟然红了。

    “骆夫人,我晓得你们是瞧不起我的,觉得我是贪图老汉的棺材本,可我真不是,我身上这些首饰都是杨永仙送的,杨永仙说倘若单独请我做仆妇服侍老汉也得开工钱,如今这样他工钱就不开了,给几件首饰我傍身。”

    “骆夫人,我求求你们不要赶我走,只要能留在老汉身边服侍他,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我就满足了。”

    杨若晴原本是来兴师问罪的,就想把这个云伢给劝服让她迷途知返。

    这么一番交谈,我勒个去,人家竟然不是冲着金钱来的,而是一个心累心伤冲着爱情来的。

    这是绿茶吗?

    啥都不图,就图老汉这个人,以及这个老男人给她的归属的感觉?

    若是绿茶,这可是个高段位的绿茶啊,杨若晴已经多年没跟绿茶打过交道了,此刻鸡皮疙瘩起了满胳膊,而且还有些不知该从哪里下嘴的无奈。

    如果这世上的任何难以解决的事情,能够一巴掌拍死就好了。

    但这个女人如今是老杨头的妾。

    在大齐这个鼓励生育的国家,男人三妻四妾是正统,只是在庄户人家大家伙儿温饱都没解决的前提下才觉得纳妾是稀罕事儿。

    在老杨家的家规里,也不赞同纳妾,但是,不赞同是个人观念,大环境的主流思想是一夫多妻的男权社会。

    也就是说,即便骆风棠纳妾,她杨若晴都不能闹,闹到公堂始终都是骆风棠占优势。

    同理,老杨头纳妾这件事倘若老杨家子女大闹,只要老杨头或者杨永仙他们把这事儿往上捅,一旦被骆风棠或者大安的那些实力相当的竞争对手知晓了,这件事完全可以拿来让大安和骆风棠喝一壶。

    这才是杨若晴不敢硬来的顾忌所在啊!

    “云伢,收起你的眼泪吧,在我面前演戏,你的火候太浅。”杨若晴压下心里繁复的思绪,冷冷说。

    “痛快点,开个价,拿了银子离开这里!”

    既然大棒打不动你,那就用金元宝来砸,总有一款适合你这老绿茶!

    一秒记住【17作品集 17xwq.com】,更新快,免费读!

章节目录

锦绣农女种田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巅峰小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巅峰小雨并收藏锦绣农女种田忙最新章节